|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四十九章踏入內宗

第一百四十九章踏入內宗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30 12:12  字數:3737

「阿海,怎麼回事?」秦烈、唐思琪兩人離開後,馮蓉立即疑惑問道。

墨海捏著秦烈刻畫凝形靈陣圖的玉石靈板,眯著眼,還在專心感知,窺視內部靈線凝結而成的圖案。

過了一會兒,墨海停了下來,沉聲道:「這個叫秦冰的小子,如果以前真的不曾學習過凝形靈陣圖,那他的天賦極其驚人。」

馮蓉暗暗動容。

她很清楚墨海有煉器上有多麼的心高氣傲。

這些年來,拜訪過墨海的煉器師不知道有多少,但他甚少說過誰天賦驚人,最近的一次,也是他評價唐思琪,說她很有煉器上的天賦,將來能堪重任。

就連這次過來的梁少揚,他也沒說天賦多麼厲害,只說還算是可以而已……

而梁少揚可是引發了靈紋柱的奇變,讓宗主和三大供奉都驚動的人物,對他,墨海的評價都僅僅還是可以,卻說秦烈的天賦驚人?

馮蓉如何不驚?

「我去見一下宗主,去和他談談這秦冰。」墨海想了一會兒,突然又道。

馮蓉更加驚異了,「他值得你專門跑一趟?」

「你不會明白。」墨海沒有解釋,丟下這麼一句話後,便匆匆離開,往焰火山山頂的方向行去。

半個時辰後。

墨海出現在焰火山的山巔,這裡坐落著一棟棟修建華美的建築群,很多石樓房屋呈奇特的鼎形和爐子形狀,非常的怪異。

「見過大長老。」

「見過大長老。」

山巔。不少器具宗的武者都是點頭致意,眼中布滿敬畏之色。

墨海臉色平靜,一路來到山巔宗主大殿,在門口說道:「我要見宗主。」

「大長老這邊請。」一人主動帶路。

很快。墨海來到一間密室,在那密室中,應興然臉色蒼白,正大聲咳嗽著。不住往痰盂內吐著帶血的濃痰。

見墨海進來,應興然喝了一口灰褐色的葯汁,神色稍稍恢復了一點精神,苦笑道:「我身體越來越差了,你真就對宗門這麼狠心,不去坐這個宗主之位?」

十多年前,他在一次煉器中過於執著,結果出了岔子,被焰火山的地心之火傷了心肺。

又因為靈陣圖的突然崩潰。導致他還傷了心魂。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能醫治好。

他的重傷只有宗門內的三大供奉和墨海知道。平常他都是以閉關煉器來掩飾,每次出來也是強撐著。

——他以此來安定軍心,讓宗門長老和內外弟子能專註在煉器上。

「還請宗主不要再勉強我。我早已下定決心,一旦煉出了地級靈器來。就會和蓉兒離開這裡,去外面更廣闊的天地看看。」墨海沉聲道。

應興然大聲咳嗽著,「阿海,以我現在的狀況,恐怕撐不了太長時間。如今宗門內有唐思琪,現在又有了梁少揚,這兩個人天賦都極佳,未來一定能讓宗門興旺。我別的不要求,我只希望你在他們成長之前好好教導他們,等他們真正能獨當一面了,你再離開宗門不遲。」

「宗主,你看看這個靈板。」墨海沒有說答應,也沒有說不答應,而是將秦烈煉製的玉石靈板遞給應興然。

應興然接過靈板,以靈魂意識逸入,在內部靈陣圖內仔細看了一會兒。

「這是凝形靈陣圖的一部分,繪刻的很精細,靈線的寬窄和粗細上,沒有一絲偏差。但對靈力的把握不行,應該是沒有得到相應的法決,只有知道每一根靈線在刻畫中,以多少的靈力運轉,才能真正將這靈陣圖刻畫出來。」

應興然抬頭,看著墨海說:「是梁少揚刻畫的吧?他在你那邊呆了一個多月,能這麼精準刻畫出凝形靈陣圖,我一點都意外,他絕對有這個能力。」

「不是梁少揚,而是一個叫秦冰的外宗弟子。」墨海深吸一口氣,輕喝道:「他也沒有跟著我學習過一天,我只是撕了凝形靈陣圖的一頁紙,讓他自己揣摩著來刻畫,我也只給了他三個時辰!」

「三個時辰?!」應興然驚叫起來。

「嗯,只有三個時辰!」墨海沉喝。

「這怎麼可能?」應興然搖頭,不相信地說道:「除非他以前學習過凝形靈陣圖,不然只是三個時辰的時間,絕不可能那麼細緻將這凝形陣圖描繪出來,我看的很清楚,除了在靈線的靈力掌控上他沒有獲得方法,別的地方都沒有什麼偏差紕漏,三個時辰的學習時間,是絕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

一般而言,學習一種新的靈陣圖,往往需要數個月的時間。

秦烈當年初學聚靈陣圖,也用了大半年時間入門,經歷了一次次的失敗,最終才在凌語詩離開凌家鎮前,成功製作出一個聚靈牌來。

在器具宗,內宗弟子學習一種靈陣圖,也都要耗費三個月到半年不等的時間。天賦強悍如唐思琪,也需要至少一個半月的時間,才能真正熟練刻畫出一種靈陣圖來。

「若非親眼所見,我也不相信這是真的。」墨海能理解應興然的驚駭,道:「我也不太相信,所以安排他成為內宗弟子,來進一步的確認,好看看他以前是不是學習過凝形靈陣圖。如果他以前沒有學過,真就在三個時辰達到了這個程度……」

墨海抬頭,眼睛明亮至極,「那他將是器具宗有史以來最有煉器天賦的人!」

應興然身軀猛然一震。

……

唐思琪帶著秦烈下山,一路上都沉著臉,一句話沒有說。

秦烈不知道什麼地方得罪了她,心裡暗暗疑惑,也沒有去問。兩人就這麼保持著沉默,一直來到焰火山的山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