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四十六章快速進步

第一百四十六章快速進步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28 18:32  字數:3556

「我之前和你們三個說的話,你們都忘了吧,就當我從沒有提過。」

修鍊室內,童濟華沉著臉,對秦烈、唐思琪、蓮柔吩咐。他眼神頗為複雜,似乎也沒有預料到就在他準備拿下樑少揚的時候,突然起了這種驚人變故。

蓮柔心情還處在劇烈動蕩中。

梁少揚竟然悟透了靈紋柱的玄妙?

宗主提前破關,三大供奉一同下山,各大長老齊齊現身,這陣仗讓她回想起當年唐思琪引發靈紋柱形成的盛況。

秦烈皺著眉頭,臉色也不太好看,他也被這變故打蒙了。

看那應興然的架勢,已將梁少揚當成了新的瑰寶,言明了會傾盡宗門靈材大力栽培,將他當成未來的絕對種子來看待……

三大發須皆白的供奉,也都滿臉紅光,都像是忽然年青了幾歲。

就算是知道梁少揚殺了人,這時候又能如何?真要對梁少揚興起發難,宗主應興然和三大供奉可能會率先制止,這一塊渾金璞玉的顯現,讓那些德高望重者一個個欣喜若狂,此時誰敢和梁少揚過不去?

至於殺了尹浩,針對他秦烈一事,就算是宗主他們知道了,應該也是睜隻眼閉隻眼了。

「是我小瞧了那梁少揚。」童濟華有些感概,「此子果然非同尋常,不但心機陰狠,而且手段當真了得。如果我沒看錯,他應該是先有了把握來悟透靈紋柱玄妙,然後才果斷擊殺尹浩,免得尹浩多嘴說出點什麼來。」

「真就對他無可奈何了?」蓮柔輕嘆。

「有什麼辦法?」童濟華一臉無奈。「宗主和三大供奉的對他的態度你們也看到了,別說他只是殺了尹浩,沒有將秦冰真正害死了,就算他真的殺了秦冰。殺了幾個外宗弟子,宗主看在他那驚人天賦上,也會佯裝不知的。」

「嗯,宗主對宗門未來的傳承。看的比任何事都要重要。以我對他的了解,他就算真知道梁少揚殺了尹浩,也不會繼續追究下去。」唐思琪黛眉深鎖,她扭頭看著秦烈,頹然道:「你就當不知道梁少揚曾要殺你,以後自己小心一點就是了,還有,後面盡量不要和他起衝突,只要你和他有了糾紛。不管是誰引起的。肯定都是你來承擔責任。」

秦烈臉色陰寒。「器具宗的規矩這就沒用了?」

「別說你僅僅只是外宗弟子了,就算是你和尹浩一樣是內宗弟子,現在見到梁少揚也要退避三舍了。」蓮柔也是出言寬慰。「如今整個器具宗的宗門弟子,也只有思琪才能壓著梁少揚。除非梁少揚欲圖對思琪動手,不然宗主和三大供奉都不會太過責難他。」

「不管他是誰,真要來招惹我,我都不會客氣。」秦烈冷哼一聲,直接出了這修鍊室。

「這小子倒是狂妄,區區一個外宗弟子,真要敢和此時的梁少揚衝突,吃虧的肯定會是他。」童濟華搖了搖頭,對蓮柔和唐思琪說道:「你們最好勸勸他,這時候該忍就忍,就當不知道梁少揚暗算他,以後也盡量避免和梁少揚接觸,這樣對他來說才是明智的做法。」

「我盡量吧。」蓮柔回應道。

唐思琪點了點頭,也沒有繼續多說什麼,和蓮柔一併離開了。

三人消失後,那名先前進出的武者,又悄然在童濟華身前出來,請示道:「童長老,關於梁少揚襲殺尹浩,暗算秦冰一事,要不要告訴一下宗主?」

「不必了。」童濟華搖頭,「宗門這些瑣事,宗主只要稍稍了解一下,就能知道真相。就算我們不說,最遲明天傍晚,他應該也能知道梁少揚做過什麼。可這也改變不了什麼,對他而言,一個人的心性還能後天雕琢,但天賦卻無法後天培養,為了宗門的興旺,他肯定不會對梁少揚進行任何的懲治。」

「屬下明白了,屬下就當完全不知情。」此人恭聲道。

童濟華嘆了一聲,揮手讓他退下,自己一個人沉思著,臉色越來越沉重。

「來也沒什麼,可梁少揚是因為思琪殺人,他來器具宗的目的,應該也是為了思琪。而思琪,則是宗主和墨海長老都看重的另外一個最有天賦的人,也是原先內定的宗主人選,現在梁少揚冒頭了,宗主人選就又多了一個,而且他還欽慕著思琪,而思琪對他則是有些厭惡……」

童濟華越想越覺得麻煩,總有預感將來唐思琪和梁少揚會起大衝突,從而導致宗門發生巨變。

……

秦烈從童濟華那邊出來,在返回石樓的時候,看到廣場上人潮湧動,幾乎大半器具宗的弟子都在一根根靈紋柱下方站立。

以淵、歐陽菁菁、田建豪等人也在其中,連龐峰和龐詩詩都沒有例外。

這些人,在宗主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離開後,並沒有退走廣場,相反,他們都是興緻高昂,都聚精會神地看向靈紋柱。

他們對靈紋柱的熱情,突然數百倍的攀升!

「秦冰,這邊還有一個位置,要不要也來領悟一下?」以淵看到他後,遠遠揮手,「說不定今天靈紋柱恰恰有靈了,興許我們也能沾點光,從靈紋柱上瞧出點什麼奇妙,你說呢?來,過來看看吧,我原來還當什麼引發靈紋柱的奇變,只是器具宗騙人的說法,沒料到竟然是真的。」

「算了。」秦烈來也真想仔細研究一下,然而看了一眼後,就直接放棄了。

實在是因為太擁擠了。

十二根靈紋柱下方,密密麻麻的都是人,那些人都仰著頭,目光中全是期望,還有人相互擁擠著,在大聲爭吵,差點就要動起手來。

這要他如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