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四十四章無妄之災

第一百四十四章無妄之災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28 12:25  字數:3726

器具宗的每一個內宗弟子,都會在焰火山分配一個專屬岩洞,岩洞內不但標配煉器的熔爐,還導引了地火火源,供應著種種煉器的靈材。

尹浩自然也不例外。

在尹浩的岩洞中,龐詩詩一臉的驚惶失措,忙著解釋:「我缺少流雲石,所以來找尹浩師兄借幾塊,在洞口我喊了好幾聲,尹浩師兄都沒有應答,我試著推了一下洞門,洞門直接就開了,我進來後尹浩師兄就是這樣。」

岩洞中,尹浩渾身呈暗青色,僵硬地倒在一個熔爐旁邊。

「陰蝕蟲!」

蓮柔和唐思琪到來後,只是看了一眼,便禁不住驚叫起來。

在尹浩的身上,也有幾個黃豆大小的甲蟲,他身體也是暗青色,這和秦烈幾天前的癥狀一模一樣。

「尹浩怎麼了?」岩洞外面傳來喝聲,身穿青衫,瘦瘦高高的潘軒走了進來。

「大師兄。」他一現身,蓮柔、唐思琪、龐詩詩齊齊行禮,同聲問好。

潘軒三十來歲的模樣,是現任宗主的徒弟,在眾多內宗弟子中頗有點威望,他徑直走到尹浩屍體旁邊,低頭一看,臉色不由沉重起來,「陰蝕蟲!」

他扭頭,看向了蓮柔、唐思琪兩人,皺眉道:「我聽說前段時間有個外宗弟子,也被陰蝕蟲咬過,那傢伙被蓮柔師妹你給救活了。如今尹浩也被陰蝕蟲咬了,這兩者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繫?」

「大師兄,童長老最近都在調查陰蝕蟲的來歷,根據他的說法,陰蝕蟲是被外宗客卿龍河從南邊帶回來的。」蓮柔心情沉重,「龍河也死了,他被人一劍刺穿了喉嚨,按照童長老的調查來看,近期就尹浩師兄和龍河來往較多。」

「童長老懷疑尹浩殺了龍河?那又是誰殺了尹浩?」潘軒暗驚。

蓮柔搖頭,「我不清楚。」

講話的時候,更多附近的內宗弟子漸漸聚集過來,也都來了岩洞,一個個神情凝重看向尹浩屍體。

秦烈停下腳步,注意聽了起來,等他聽到「陰蝕蟲」三個字的時候,他眼顯冷光。

本不欲多事的他,也往尹浩的岩洞走去,他探頭探腦地進了洞,想仔細看看尹浩的情況,希望能摸到點蛛絲馬跡來。

「你是誰?」尹浩屍體旁邊的潘軒,眼見一個陌生人進來,臉色陡然一沉,突地喝道。

「外宗弟子秦冰。」秦烈微微躬身。

「外宗弟子?」潘軒神情一冷,揮手不耐道:「出去!這裡沒你的位置!」

秦烈臉色漠然,瞳孔卻是微微一縮。

「大師兄,秦冰是我選定的助手,先前正幫我送一批靈材上來。」唐思琪忙解釋,「外宗那個被陰蝕蟲咬中的弟子正是他。」

「尹浩死的蹊蹺,也是被人以陰蝕蟲害死的,這段時間在山上的外宗弟子很是可疑。」潘軒陰沉著臉,去問蓮柔,「你對陰蝕蟲的習性有所了解,你看尹浩大概何時被咬的?」

「肯定昨夜就被咬了。」蓮柔檢查了一下,說道:「他今天早晨應該就被毒素給毒死了。」

潘軒又看向唐思琪,質問道:「這個叫秦冰的外宗弟子,昨天有沒有來過山上?」

「沒有,他今天早上才上來的。」唐思琪有些惱怒,「大師兄,你難道懷疑是秦冰?他也被陰蝕蟲咬過,兇手肯定是一個人,你出於何種理由才會懷疑到秦冰?」

「報復。」潘軒沉著臉,「按照童長老的猜測,只有尹浩和龍河來往最緊密,龍河手中的陰蝕蟲可能被尹浩收走,那麼……秦冰被咬的陰蝕蟲,就可能是尹浩所為。他自己也被咬死了,怎麼就沒有可能是有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話罷,他看著秦烈厲聲道:「是不是你做的?」

「師兄的想像力真豐富。」秦烈冷聲譏諷。

秦烈發現這個內宗的大師兄,似乎從一見面就對他處處針對,這讓他很是莫名,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得罪了此人。

「秦冰,你早點下山吧,這裡的事情自然會有人處理。」唐思琪對他使了個眼色。

「他暫時不能下山!」潘軒沉著臉,冷冷道:「如果真是他做的,一旦給他下山了,說不定就直接畏罪潛逃了。潭福州,你去下面一趟,將這邊的事情通知童長老,讓他速速前來。」

一名內宗弟子點頭出了岩洞。

「先把這秦冰扣下來,一會兒交給童長老,讓童長老仔細檢查檢查。」潘軒繼續吩咐。

兩名器具宗內宗弟子,立即走上前來,一左一右站在秦烈兩邊,其中一人拿出枷鎖,就準備套到秦烈頭上。

「無憑無據,你們憑什麼扣下他?!」唐思琪美眸簡直要冒出火來。

「思琪,你就少講兩句吧。」蓮柔輕喝一聲,然後急忙從一人手中接過枷鎖,「我來吧,我來把秦冰扣下來,不勞兩位師弟費心了。」

那兩人夾在潘軒和唐思琪中間,正左右為難,一看蓮柔主動承擔下來,趕緊主動將枷鎖遞了過來。

蓮柔接過枷鎖,靠近到秦烈身旁,壓低聲音道:「你先忍一下,童長老心中有數,不會為難你的……」

先前目顯厲色的秦烈,聽她這麼一說,又安靜了下來,配合地讓她將枷鎖套到身上。

這時候,他也算是看明白了,那唐思琪越是為他爭辯,潘軒就越是針對他,恨不得把他往死里整。

這還不明顯?

潘軒明顯對唐思琪有意,一聽說他搬運靈材進入了唐思琪的岩洞,這人就開始沒事找事,處處找他麻煩,偏偏唐思琪還很配合的不斷爭論,這自然愈發激起了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