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四十二章創造靈技!

第一百四十二章創造靈技!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27 20:46  字數:3665

「你想說什麼?」唐思琪黛眉一蹙。

秦烈沒有立即答話,而是沉吟了一會兒,在唐思琪快要不耐煩的時候,才說道:「唐師姐,我們之間恐怕有些誤會。」

「誤會?」唐思琪回頭看向他,就在屋內的椅子內坐了下來,美眸灼灼,揚聲道:「你指的誤會是什麼?」

「考核的時候,我並不知道你來我身前,是想挑選一名助手,是在定力上對我進行測試。」秦烈斟酌著用詞,「我以為你故意搗亂。由於我想更加專心在器物的淬鍊上,所以才會以火星子潑濺向你,我本以為你會躲閃,然後不會繼續煩我……」

頓了一下,秦烈道:「我沒想到你不閃不避,沒有留意到火光的飛濺,讓火花點燃了你的衣衫。」

「這麼說,你不是故意的了?」唐思琪美艷的臉上,流露出迷人的笑容,「你難道根本不知道新入門的外宗弟子,會被內宗弟子選為助手?你對器具宗的規矩,真就一無所知?」

「的確一無所知。」秦烈點頭,「確切地說,在我來器具城之前,對整個器具宗都沒有什麼認識。我只聽說過器具閣……」

他說的是實話。

在冰岩城的時候,他真的就只知道一個器具閣,壓根就不清楚在器具閣的背後,還有器具宗的存在。

直到李牧將他帶到器具城,告訴他器具宗、器具城、器具閣三者間的聯繫,他才明白器具宗乃是一個由煉器師組成的勢力,和森羅殿、七煞谷一樣,也是黑鐵級的。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唐思琪揚眉,「每一個來器具宗參加考核的人,都會提前一兩年做準備,你如果對器具宗一無所知,怎麼能通過器具宗的考核?」

秦烈默然,他是聽從李牧的建議,在姚泰身旁學習了一年多,對煉器的基礎有了一定認識,然後才能順利通過考核。

但在當時,李牧並沒有說明器具宗的情況,沒有告訴秦烈他的想法。

他在極寒山脈地底苦修三個月,醒來後,李牧直接帶他瞬間到了器具城,然後交代了一番話,就和岩冰雪狼王匆匆離開。

一切都太突然了,秦烈幾乎是一瞬間到了器具城,真對器具宗的規矩一點不了解。

「你到底從何而來?」唐思琪神情一凝,「我讓人查過你。森羅殿、七煞谷、暗影樓和周邊勢力,甚至他們下面的青石級勢力,都沒有一個修鍊寒冰之力,懂得煉器知識,名叫秦冰的人!」

秦烈心底暗驚,他發現他的氣勢完全被唐思琪壓制了,忽然覺得處處被動。

「剛剛你自言自語的時候,我身體雖然被冰封著,但思想還在。」秦烈突地話鋒一轉,「你所說的那些話,我都聽的很清楚,你以為我來器具宗是為了你,使用種種手段都是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為了能夠追求你……」

唐思琪美眸浮現異色,「你都聽見了?」

「都聽見了。」秦烈吸了一口氣,平靜道:「唐師姐,你真的想多了,我來器具宗是因為我對煉器有興趣,是為了學習煉器而來,並不是為了誰。而且,在我心裡早就有了一個人,我曾經答應過她,會在某天去找她。」

他看向唐思琪,肯定地說道:「請唐師姐放心,我來器具宗,並非為你!所以你不需要處處謹慎提防,也請不要一味針對我!如果唐師姐對我還不滿,你可以向童長老言明,可以換一個助手,甚至直接剔除我,我都沒有意見。」

他講話的時候,唐思琪沒有多嘴一句,很認真地聽,等他這番話落下,唐思琪沉默了。

好一會兒後,她看著秦烈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話罷,她扭頭走向石門,直接就推門離開了。

秦烈愣在那兒,不知道唐思琪究竟做出了什麼決定,不知道她所謂的明白意味著什麼。

「柔姐,我們走吧。」唐思琪神色不太好看地來到蓮柔身旁。

「他說了什麼?」蓮柔立即追問。

「沒什麼。」唐思琪一皺眉,還沒等蓮柔動身,就往焰火山的山上行去。

蓮柔只能在後面跟著。

以淵錯愕的看向兩女一併回山,撓了撓頭,心裡充滿了好奇——他回頭去找秦烈了。

「秦兄,感覺怎麼樣?」不多時,以淵走了進來,笑著說:「你和唐師姐說了什麼?她剛剛臉色不太好看,一副好像被你非禮過的樣子……」

「沒說什麼。」秦烈漠然道。

……

一天後。

器具宗外宗,童濟華專屬的修鍊室中,一名器具宗武者躬身進來,沉聲道:「龍河死了。」

童濟華本閉目靜坐,聞言立即睜開眼,喝道:「怎麼死的?」

「被人一劍穿透了喉嚨,好像沒有任何防備的,就被人突然下手殺了。」此人躬身,道:「殺了龍河的人,應該和他頗為熟識,或許還在和龍河講著話,趁著龍河沒有任何防備,瞬間就刺穿了他的喉嚨。」

「最近半年時間,只有龍河從南邊返回,我們也調查清楚了,龍河的確帶了幾隻陰蝕蟲回來。」童濟華皺著眉頭,「我們才開始追查此事,龍河就被人殺死,可以肯定陰蝕蟲定然來自於龍河了。就從這條線索去查,弄清楚最近一段時間龍河都和誰來往,尤其是外宗的那些弟子,都給我弄清楚了。」

「屬下明白。」這人點了點頭,躬身退走。

……

夜晚,月如星盤。

秦烈如一塊冰石,站在他樓上那間小小的修鍊室內,在窗戶旁邊看著廣場。

廣場上,十二根靈紋柱在月光的照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