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三十九章陰蝕蟲

第一百三十九章陰蝕蟲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25 18:24  字數:4247

「少揚,這是你要的東西。」

夜幕落下,尹浩鬼鬼祟祟在梁少揚的石樓現身,小心將一個玉盒取出來,放在了石樓內的桌子上。

梁少揚眼中冒出淡淡銀光,他伸手拿起玉盒,低頭看了一眼,點頭道:「多謝師兄。」

「不客氣,呵呵,當年樓主對我有恩,我能進入器具宗,成為一名內宗弟子……也都是樓主早早安排好的。」尹浩笑容帶著諂媚,「只希望少揚能完成樓主的囑託,能為暗影樓引入強援,讓暗影樓實力倍增。」

「我會用心。」梁少揚說道。

尹浩笑了笑,沒有繼續多言,起身告辭後,一路上避開可能有人活動的區域,走小路回了焰火山的岩洞。

「秦冰……」

梁少揚拿著玉盒,嘴角顯出陰森之意,低低冷笑了兩聲。

初始時,他並不想前來器具宗,對他父親的安排很是抵觸。

然而,為了顧全大局,為了暗影樓的未來,他還是過來了。

他第一次見到唐思琪,被唐思琪靠近後軟聲細語講了幾句話後,忽然就不再抗拒他父親的安排。

——他對唐思琪真正有了想法。

真正動心了,梁少揚就變得極其認真,在他的想法中,唐思琪必然會挑選他為助手,以後他自然就會有機會和唐思琪時常相處,慢慢就能以自身魅力打動佳人,從而抱得美人歸,順利完成他父親的交代。

他的美好算盤被秦烈殘酷摧毀……

秦烈突然冒了出來,點燃了唐思琪的衣衫,讓唐思琪惱羞成怒,含恨將秦烈選定,破壞了他的計劃。

他想當然的認為,秦烈的種種手段,都是為了引起唐思琪的注意……而且還很成功。

「不管你是什麼出身來歷,想要和我爭搶女人,都只是痴心妄想。」梁少揚看著夜色,等候了一會兒,如暗夜鬼影飄忽出去,閃掠了幾下就沒了跡象。

秦烈石樓中,還有「咔嚓咔嚓」的聲音傳來。

樓下的小作坊中,秦烈正在打磨龍骨玉,專心致志地要將龍骨玉表層粗糙的石質磨光滑,渾然不管外界的動靜。

他似乎聽到輕微的腳步聲從他樓前經過,但他並沒有在意,依然將注意力放在手中的龍骨玉上。

他知道很多外宗新入門的弟子,都對十二根靈紋柱不死心,有人覺得在月光下靈紋柱可能會形成某種奇妙,從而更加容易引起呼應。

所以時常有人深更半夜還在靈紋柱底下,徹夜不眠地領悟上面的圖紋奇妙,期望一步登天踏入內宗,成為宗門各方大佬眼中的天才,被當成未來宗主的種子人選來培養。

也是如此,半夜三更時分,外面常常還有動靜傳來。

他早就習以為常了。

時間在悄然不覺間流逝,漸漸地,秦烈覺得兩腿有點酸麻僵硬……

他只當坐的久了,也沒有太在意,還在龍骨玉上敲磨著。

深夜時分,那酸麻感蔓延開來,讓他手臂變得越來越不適。

就連腦袋彷彿也不太靈光,想問題都覺得困難,整個人變得渾渾噩噩,困意如海潮般涌了過來。

在他意識模糊前,他看到幾個黃豆大小的蟲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到他雙腿和手臂上。

他覺得身體越來越僵硬,覺得渾身酸麻無力,連手指頭都無法動上一下。

他的眼皮子也變得越來越沉重,很想就這麼睡下去,想酣暢淋漓的睡上一覺。

「秦冰,今天又到了你交貨的時間了,你完成的怎麼樣了?」一大早,唐思琪就在秦烈石樓前嬌喝。

今天她換了一身暗紅色勁裝,長發紮成馬尾,顯得英姿颯爽,別有一番青春韻味。

「唐師姐早啊!」

「唐師姐你這麼早就下山啦?」

「唐師姐吃過了沒?」

很多外宗弟子,在前往飯堂的路上,瞧見她在秦烈石樓前站著,都諂媚地打招呼。

「一邊去。」眼見有幾人圍攏過來,唐思琪不耐的揮手,「秦冰,你到底在不在?」

見沒有聲音傳出,唐思琪也不客氣,直接推開石門,大大方方闖了進來。

——她平常也經常這麼干。

因為現在是早上,她怕秦烈衣衫不整,辱了她的眼睛,所以才會先吆喝幾聲試探一下。

推開門,她一眼看到秦烈倒在一地玉屑中,左手還拿著一根龍骨玉。

「啊!」唐思琪驚叫一聲,趕緊靠了過來,然後發現秦烈渾身呈暗青色,眼睛眯成一條縫,似乎想努力睜開,卻怎麼也沒辦法做到。

「陰蝕蟲!」

她美眸仔細掃了一眼,終於看到那幾個緊緊吸附在秦烈手臂、兩腿上的小甲蟲,然後艷麗的臉上突顯一絲驚恐。

「蓮柔!」她表情凝重至極,朝著前院的方向嬌喝。

和她一同下山的蓮柔,本準備先去童濟華那邊問點事情,聽到她的喝聲後急忙回頭,如一陣風般行來,「思琪,你大叫什麼?」

「秦冰被陰蝕蟲咬了!」唐思琪呼道,眼顯急切之意,「他屋內怎會突然冒出陰蝕蟲?」

「陰蝕蟲?!」蓮柔也是忽地變色,她湊上前來,盯著秦烈的胸口和臉面看了一會兒,眼神變得越來越嚴峻,「很糟糕!毒素滲透到心臟和臉上了,他腦子應該都被影響了。」

「怎麼辦?」唐思琪六神無主起來,「我對毒蟲和解毒一無所知,就知道陰蝕蟲非常可怕,只要中了陰蝕蟲的毒素,就會變得很麻煩,是不是這樣?」

「陰蝕蟲的毒素能麻痹血肉筋脈和思想,讓人一點點失去行動力,讓人渾身僵硬無力,最終昏睡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