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三十七章特別禮物!(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七章特別禮物!(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25 02:14  字數:3748

一個時辰後,三名器具宗外宗弟子來到了秦烈的石樓內,來稱量那些骨粉的斤重。

五天前,將兩大箱骨材運送過來的,也是這三人。

「七十五斤,一斤一個貢獻點,秦冰,你一共獲得七十五個貢獻點。」名叫汶的一人冷眼看著秦烈,瞄向秦烈的手臂,小聲了嘀咕一句:「竟然沒怎麼傷到……」

另外兩人將裝有骨粉的木桶擰了出去,要把骨粉送到唐思琪那邊,這時候站在外面。

秦烈聽到汶的嘀咕聲,臉色一寒,「你們將骨材運來時,就應該提醒我那些骨材的來歷,告訴我裡面有磷毒。而且,你們應該將特製的手套給我拿來!」

「什麼手套?」汶裝傻問道。

「他說什麼啊?」外面兩人也附和,「聽不懂他什麼意思。」

秦烈早知道一部分外宗的弟子,將他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只要逮著機會定會針對他,從三人的面目表情他就知道,應該發送過來的特製手套,就算不是被他們剋扣下來的,他們三個也絕對脫不了干係。

「沒什麼。」

秦烈眼神冷厲,隨手將身旁一個以獸皮蓋住的瓷碗端了起來,在汶三人不解的目光下,那瓷碗上的獸皮被他猛然掀開。

手臂一抖,瓷碗中磷光潑濺出來,點點綠幽幽磷火如鬼火閃爍,往汶三人身上落去。

「磷毒!」

汶三人大驚失色,尖叫著紛紛往後退去,眼中也都是恐懼之色。

點點磷火濺射。一股令人心智失控的氣味瀰漫出來。讓秦烈都不得不凝神對待。

從以淵口中獲知有磷毒的骨材需要帶著特製手套研磨骨粉起。秦烈就做了準備他將一部分磷毒收集了起來。

專門用來對付那膽敢私藏特製手套的人!

磷毒如火星子濺射,即便是汶他們退到了門外,還有一些磷毒濺到了他們身上。

具有不弱腐蝕力的磷毒,一在他們身上落下,他們衣衫立即腐爛,皮肉也都馬上潰爛開花。

三人禁不住慘叫起來。

周邊廣場上,十二根靈紋柱下,不少外宗和內宗弟子在活動。聽到慘叫聲都望了過來。

「這就是我五天來品嘗到的磷毒滋味。」秦烈目露冷厲之意,聲音冰寒道:「下次我如果再承受什麼痛苦,我也會讓你們都一一品嘗一遍,讓你們和我一起感受感受!這磷毒,就是我專門為你們準備的特別禮物!」

「秦冰!你竟敢蓄意傷人,我們絕不會放過你!我會告知長老,讓長老懲治你!」

汶胸襟和肩膀上磷毒如斑點,將他皮肉融爛,他一邊齜牙咧嘴呼疼著,一邊惡狠狠口出威脅。

「隨便你。我倒器具宗的長老,是不是都不講道理。」秦烈冷著臉道。

汶三人身上多處被磷毒腐爛。這時候也不敢多言什麼,提著裝有骨粉的木桶趕緊離開,要儘快處理一下身上的傷口。

秦烈知道按照器具宗的規矩,一個任務完成後,多少會有一兩天休息的時間。

他在汶三人離開後,將自己的石樓關了門,要離開器具宗,去李牧留下來的小宅子,以寒冰之眼去那冰寒之地修鍊。

廣場上,一根根靈紋柱下方,很多器具宗外宗和內宗弟子都在。

很多人都沒有自知之明,都心存幻想,覺得自己天命所向,也能看明白靈紋柱上圖紋的奇妙,能引起靈紋柱的反應。

二十幾名新加入的弟子,知道靈紋柱的神奇後,自然也都想試試,所以很多人都在。

在秦烈手中吃過虧的田建豪,暗影樓的梁少揚,七煞谷的歐陽菁菁,就連言明對煉器沒有興趣的以淵,竟然也人模狗樣端坐在一根靈紋柱下面,一副用心體會的認真模樣……

秦烈要離開器具宗,就要穿過這片廣場,很多人見他過來後,都是側目留意起來。

龐峰的妹妹龐詩詩,內宗弟子尹浩,梁少揚和田建豪,也都瞧向他,似乎想看出他的弱點和真正的性情。

「你要出去?」他來到以淵身旁時,以淵笑著問。

秦烈停了下來,點了點頭,然後皺眉道:「你不是說對煉器沒有興趣嗎?」

「是沒什麼興趣。」以淵臉色有些尷尬,「但我也想試試啊,想試試能不能看懂靈紋柱上的圖紋,看看能不能引起靈紋柱的變化。哈,能通過考核的,誰都會認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認為自己智慧超群,都想試試看,就算是對煉器興趣不大的我,也不能免俗。」

「助你成功。」秦烈留下這麼一句話,腳步加快走出了這片廣場,離開了器具宗。

以淵呵呵笑笑,又將注意力放在靈紋柱上,皺著眉頭苦思著什麼。

「他來器具宗也有幾天了,好像真沒看到他來靈紋柱下面觀望過?難道他就不動心?不想試試自己的天賦?」

「沒有誰能真正不動心,只要能看懂一根靈紋柱,引發靈紋柱的反應,就能立即踏入內宗,得到宗主和各大長老的青睞,獲得種種特權。還有什麼方法,比這個更快?更直接?更能真正成為宗門核心?」

「那這傢伙為什麼沒有參與進來?」

「因為他被唐師姐纏住了,被分配了艱難的任務,抽不出時間來此參悟。」

「別管他了,他分明是為唐師姐而來,對煉器估計沒什麼興趣的。這傢伙……手段非常高超,我還是非常佩服的。」

「嗯,的確手段高超,別人追求唐師姐,都是希望贏得唐師姐歡心,讓唐師姐高興。這傢伙卻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偏偏要惹唐師姐生氣。惹唐師姐恨他……沒料到效果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