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三十六章高超伎倆?

第一百三十六章高超伎倆?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24 13:32  字數:4242

石樓內,如下過一場冰雪,石凳、石桌上、石地上冰霜凝結,酷寒氣息讓人通體冰冷。

外面陽光高照,湖水波光浩淼,氣溫宜人,樓內如嚴冬時分,簡直和外面就是兩個世界,讓唐思琪神色一變,禁不住驚叫起來。

結凍的小作坊中,秦烈眼神漠然,沒有一絲情感波動,似乎根本不知她的到來。

秦烈依然在利用簡單工具敲碎骨頭,碾磨骨粉,從頭到尾也沒抬頭看她一眼,當她是空氣……

唐思琪從小到大都在關愛中成長,來到器具宗後更是受所有人矚目,是所有男青年的夢中情人,她走到那裡都是焦點,惹火美艷的身影往往被一束束目光追隨著,從不曾被人如此無視過。

從秦烈身上,她沒感受到正常男人應有的炙熱目光,秦烈眼中的冷漠之意,讓她非常不舒服,讓她覺得像是受到羞辱。

然而,她垂頭去看木桶內骨粉的時候,明眸又是微微一亮。

木桶中,秦烈碾磨出來的骨粉如黃紙燒成的灰燼,是真正的粉末,沒有一個顆粒狀。

唐思琪忍著樓內的冰寒,來到木桶處,伸出一根晶瑩玉指探入捅中,輕輕攪拌了一下。

她眼睛愈發明亮起來,心中輕呼:「完全符合我的要求!就算是我親自研磨,也就只能做到這種程度!」

她最近的確需要一批優質骨粉來融入幾件靈甲。

身為器具宗內宗弟子,就算是天賦出眾的她,也需要按時為器具宗煉一些靈器,一方面是為了保持煉器的手法嫻熟,另外一方面,也是為了增加器具宗的收入。

器具宗分發到各大器具閣的靈器,都是器具宗弟子和長老煉製出來的,得來的靈石又用在宗門上,購買各種各樣的稀缺靈材,以供門內弟子長老們鑽研煉器,提升煉器師的品階。

唐思琪原先讓秦烈幫忙碾磨骨粉,並沒有抱有太大期望,她讓人送來的骨粉來歷也比較特殊——大多來自於玄陰之地。

玄陰之地的骨頭,內部容易形成磷毒,容易傷害到磨粉者,還容易讓磨粉者精神失控。

對秦烈碾磨的骨粉,她本來沒打算採用,因為她知道在五天時間內,要將那麼多的骨頭碾磨成粉末有多麼的不容易。

就算是成功了,磨出來的骨粉也絕對不可能達到她的要求。

所以,她其實另有安排——她已經讓童濟華另外找了幾個老一點的外宗弟子,幫她來碾磨骨粉。

來這邊前,她先看過那些原來的外宗弟子磨成的骨粉——也達到了她的基本要求了。

她這趟過來,主要是為了羞辱和刁難秦烈,要讓秦烈付出代價。

——對秦烈的骨粉,她一開始就沒有想法,根本就沒有準備採用。

然而,如今她的一根玉指,在秦烈木桶內的骨粉中攪拌了一會兒後,唐思琪瞬間就改變了主意——她要用秦烈磨出來的骨粉!

秦烈這裡的骨粉,要比那些人磨出來的質量好了太多,大大超過了她的要求,也最為符合她靈甲的製作。

「有好的用,幹嗎還要差的?」

她小聲嘀咕了一句,仔細去看小作坊內的骨材,發現運過來的兩廂骨材,如今只剩下九根,其餘都被磨成骨粉,她又檢查了另外幾個木桶內的骨粉,發現所有骨粉都是那麼優質。

「倒是個認真的人,在煉器上的態度……還算是可以,比很多敷衍了事者強了太多。」唐思琪暗暗點頭,對秦烈的觀感稍稍有了一點改變。

也在此時,秦烈從無法無念的境界醒轉過來,滿屋子的森寒氣息,隨著他眼神的變化迅速收斂起來。

「唐師姐。」秦烈冷漠道。

唐思琪嬌軀一顫,被他的忽然出聲嚇了一跳,旋即哼了一聲,點了點頭,說道:「你磨出來的骨粉質量還算可以,但你還有九根骨頭沒有完成,我先前說過,我要你五天內將所有骨頭都磨成粉!」

「還不到五天,我還有半個時辰。」端坐著的秦烈,抬頭冷然看向她,眼神嘲弄:「你好像記錯了時間?」

唐思琪被他漠然眼神一看,心中怒火騰騰就冒了出來,又忽然想起了那天的場景,「你,你什麼態度?」

「我就是這個態度。」秦烈將兩手上纏繞的紗布解開,手臂和手背上的血口子顯現出來,「研磨帶有磷毒的骨粉,原本應該有專門的手套分發,以免磨粉者傷到自己。」他看向唐思琪,臉色更冷了,「我的手套呢?」

唐思琪看著他手上的血口子,氣勢忽然一弱,「我,我不知道,我只是給出任務,相應工具的分發我才不管,也,也懶得去管。」

秦烈皺眉,低頭沉默了一會兒,忽然揮手,如趕蒼蠅一般滿臉不耐,「請你離開這裡,不要浪費我的時間,打攪我的工作。我還有半個時辰,我要在半個時辰內,將剩下的活做完做好。」

「你,你很好!秦冰!老娘算是記住你了!」唐思琪跺腳,艷麗的臉蛋漲的通紅,咬著牙退了出去。

如一團火,她來到蓮柔的雅緻閣樓,怒氣沖沖坐下,「氣死我了,那混蛋氣死我了!」

「秦冰?」蓮柔手拿一塊木質靈板,正在內部刻畫靈陣圖,見她滿倆怒容而來,就放下靈板笑問起來,「今天你是要去收貨的對吧?怎麼樣?他是不是以最消極的態度研磨骨粉,弄幾桶碎骨頭給你?」

蓮柔和她想的一樣,都當秦烈不會認真對待,會敷衍了事,以碎骨頭來抵抗她的針對。

「不是那樣,那傢伙碾磨出來的骨粉,比我讓童叔找人弄的優質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