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三十一章幸運兒

第一百三十一章幸運兒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22 15:35  字數:3695

秦烈換了一身衣服,重新來到他那煉器點的時候,新的火晶石也添加好了。

沒有多言一句,他站好位置,臉『色』漠然,又繼續著手新一輪的器物煉製,似乎剛剛發生的小波折和他沒有一點關係。

很多器具宗的外宗弟子,都冷冷看著他,神『色』不善。

童濟華也是表情怪異,目光從梁少揚身上轉移,開始認真打量起秦烈,這麼一看,他微愣後,不由朝著秦烈走了過來。

他眼睛看向秦烈身前熔爐的金屬球,看著秦烈在金屬球上打孔,在其中注入火焰汁水。靈域131

童濟華暗暗動容,終於也對秦烈來了興趣,認真關注起秦烈的動作。

他發現秦烈添加靈材,藉助火焰打磨金屬球的手法非常嫻熟,而且秦烈每一次拿靈材的動作都顯得賞心悅目,彷彿做這種事情做了千百遍的樣子……

這些發現讓童濟華眼睛漸漸亮了起來。

蓮柔的身影悄然出現,她抿著嘴輕笑,一路來到童濟華身旁,柔聲道:「見過童叔。」

童濟華將目光從秦烈身上收回,點頭一笑,「你見過思琪那丫頭了?」

蓮柔眼睛笑成月牙形狀,小聲問道:「剛剛怎麼一回事?是那個英雄好漢,竟讓思琪吃了個虧?」

「諾?就是這位。」童濟華指向秦烈。

蓮柔神情一動,也稍稍靠向秦烈的位置,和童濟華一樣留意起秦烈,旋即她也眼睛微亮。輕聲道:「這傢伙不錯嘛……」

「嗯。」童濟華和蓮柔離秦烈十來米遠。他壓低聲音。解釋道:「先前我也沒注意,現在一看,才發現這小子手法相當老道,絕對是有一定的熔器經驗。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他在分解靈材,在控制熔爐火候方面的造詣,要強過這裡絕大多數人。」

蓮柔愈發留心,她暗暗觀察著秦烈。看著秦烈一絲不苟打磨金屬球,不放過任何一處粗糙點,看著秦烈那專註到忘我的神情……

「早知道就不答應思琪了。」蓮柔嘀咕了一句,無奈地搖了搖頭,「她讓我為她預定下這個兩百三十號。這人運用的好了,一定會是個好幫手,能為我們省很多功夫,思琪肯定早看準了,故意找人家麻煩!」

「她看的倒是奇准。」童濟華也是點了點頭。

「這次還有什麼不錯的苗子?」蓮柔小聲問。

「前面三個也還不錯。」童濟華指向梁少揚、歐陽菁菁和以淵。

當他的手指點向以淵時,本來背對著他們的以淵。忽然回過頭來,朝著蓮柔『露』出潔白的牙齒。笑容燦爛道:「蓮柔小姐,我說過,我們一定還會見面的。」

「以淵!」蓮柔禁不住驚叫,清秀的臉上滿是驚愕,「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五年前的一番往事,忽然又在她腦海中閃現出來……

五年前,她和器具宗一名長老前往紫霧海,在紫霧海中她見到了以淵,之後一段時間內以淵作為帶路者,帶領他們參觀了紫霧海的種種奇異之地,採摘了不少紫霧海獨有的稀缺靈草靈『葯』。

也是那時候,以淵悄悄找了個機會,向她表『露』了愛慕之意。靈域131

她當時從沒有被陌生男子表白過,六神無主,立即拒絕了,然後惶恐躲避著以淵,直到離開紫霧海的時候,才又一次見到以淵。

當時以淵目送她離開紫霧海,只說了一句話,「我們還會再見。」

五年後,在蓮柔都快要遺忘他的時候,以淵忽然在此出現,以參賽者的身份踏入器具宗的宗門。

為了她。

「你們認識?」童濟華疑『惑』問道。

蓮柔臉『色』很不自然,點了點頭,聲音艱澀道:「在紫霧海見過。」

「還請蓮柔小姐選擇在下,在下心甘情願做蓮柔小姐的助手,願意為你去做任何事。」當著一百多號人的面,以淵燦然一笑,神情誠懇地躬身請求,大膽表『露』愛意,絲毫不介意眾人驚詫的目光。

「瘋子!神經病!」蓮柔低罵了一句,逃也似的匆匆離開。

童濟華愕然,他看著高聲吆喝的以淵,好半響才回過神來,嘀咕道:「這次真有趣了。」

正專心煉器的秦烈,也暫時停下手中動作,抬頭去看前方的以淵,看著以淵旁若無人求愛,看著他兩句話將蓮柔驚走,也是心生訝然,暗道:「這傢伙平常見人就笑,看起來這麼溫和的一個人,竟也有如此瘋狂一面?」

「秦冰兄,這蓮柔小姐我在五年前就瞄上了,你可萬萬不能和我爭搶。」以淵看向他,笑容燦爛,遠遠拱手行禮,道:「唐思琪小姐比她美艷太多,也火辣『性』感太多,還望秦兄精力集中一點,對我的蓮柔高抬貴手……」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嘩然,那些器具宗的外宗弟子,已經紛紛破口大罵起來。

「媽的,這從紫霧海過來的傢伙,先前看起來還是那麼一回事,怎麼一見蓮柔就瘋了?他當器具宗是什麼地方,他是過來找老婆的么?」

「唐師姐和蓮柔師姐是多尊貴的人物?他竟和那燒傷唐師姐的混蛋討論如果瓜分兩位師姐,還在大庭廣眾之下?老子在器具宗待了三年了,也都不敢對兩位師姐出言不遜,這都是從什麼地方蹦出來的混蛋啊?」

「老子也長見識了,這兩個傢伙最好別進來,不然我非玩死他們不可!」

器具宗弟子叫罵起來,一個個義憤填膺,好像以淵和秦烈把屬於他們的寶貝給奪走了一般。

梁少揚也目『露』異光,也留意起以淵,仰著頭瞄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