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三十章摟著罵……

第一百三十章摟著罵……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22 05:19  字數:3661

「唐師姐!」

「唐師姐!」

站在周端的器具宗外宗弟子,也齊聲叫喊起來,都驚慌沖了過來。

童濟華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厲聲喝道:「傻蛋,去打一桶水過來!」

梁少揚、歐陽菁菁、以淵等一眾煉器者,也被嘈雜聲吸引,都從前方回頭看來。靈域130

唐思琪美艷的臉上,此時再也沒有了嫵媚笑容,只有驚慌失措,她玉手拍打著腰肢,眼神驚懼,連聲嬌呼:「著火了!」

一溜火光在她小腹和腰肢端燃起,她平坦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火辣辣的疼,薄薄的袍子禁不住火焰的焚燒,火勢兇猛。

她所穿的煉器師長袍是特別定製的,外面松垮,內部套著貼身紗裙,能勾勒出曲線。

如今這袍子外層著火,內層的紗裙也一下子『露』了出來,火勢一出,她腰部全都點著了。

唐思琪為器具宗的天才煉器師,修鍊火屬『性』靈訣,靈力運轉之間,周邊的火靈力會滋生,只會助燃火焰,絕對沒辦法熄滅火光。

對這一點她心知肚明,所以一點都不敢運轉靈力,只希望那些外宗弟子快點打水過來。

前來參加器具宗考核者,大多數修鍊的也都是火屬『性』靈訣,也沒有什麼人能夠幫助她熄火。

濺『射』到她身上的火星子,乃是從炎陽玉炸出的精芒,沾上身後還真不太容易滅掉。

唐思琪先前還在一個個熔爐旁邊徘徊,逗弄著那些參與者,身上衣袍早被烘烤的易燃至極,腰上衣衫一著火,火勢馬上就變得有些無法控制了……

炙熱火烤下,唐思琪腹部疼痛異常,眼睜睜看著火勢蔓延,要往腰上和腰下燒去。

她只能拍打著腰上著火的衣衫,大聲嚷嚷著,要器具宗弟子將水弄來。

她心急如火,早沒有先前的從容,一邊狼狽的又蹦又跳,一邊大罵秦烈著卑鄙無恥。

——她自然已經知道火光來自於秦烈的熔爐。

這時候,秦烈也回過頭來,森冷的臉上也顯出驚詫,趕緊也伸出手,要去拍打唐思琪腹部擴散的火苗。

他濺『射』出火光,只是要『逼』唐思琪離開,不想她繼續在這邊搗『亂』,並不是真想傷她。

然而,他並沒有料到唐思琪一門心思在想著如何逗弄他,根本就沒有第一時間發現火光的濺『射』……這才造成現在的難堪局面。

「你給我滾開!」見秦烈抬手,唐思琪連聲尖叫,美艷的臉上滿溢怒『色』。

「你胸前和下身的衣衫,就快要燒著了……」秦烈冷聲提醒一句。

唐思琪低頭一看,又大聲叫嚷起來,眼見打水的人還沒過來,她明眸一紅,嬌喝道:「老娘和你拼了!」靈域130

她霍然朝秦烈衝來。

一股冰寒的氣息,如嚴冬霜雪,從秦烈身上擴散開來。

出奇地,一接近秦烈,她立即發現燃燒的火苗火勢倏然一收,有要熄滅的趨勢。

秦烈身上那冷冽冰寒的氣息,竟能熄滅火焰!

這時候,她腰上肌膚被火燒的快要讓她疼出眼淚了,等小腹衣衫燃盡,她胸前和下身衣衫若是也被點燃……她豈不是*光全部外泄?

如今院子內有一百多號人看著她,要是衣裙都被燒了,她以後怎麼見人?

「我,我不會放過你的!」唐思琪尖叫一聲,腰肢火焰燃燒著,竟一頭撲入秦烈懷中,面對面將秦烈緊緊擁住。

周邊觀望者集體石化。

「這……」童濟華也是目顯詫異,臉上浮現出極為古怪的神『色』,心裏面想道:不放過他的方法是不是太火辣了一點?

「呃……」秦烈也呆住了。

一具豐腴惹火的酮體,當著一百多人的面,忽然湧入他懷中,並且將他緊緊抱住。

秦烈感受著那誘『惑』身子驚人的熱量和彈『性』,還有……一股焦糊味,他也懵了,站在那兒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

「嗤嗤嗤!」

唐思琪一摟緊秦烈,立即看到燃火的衣衫冒出濃煙,火苗被寒氣衝擊後,在迅速熄滅。

她馬上知道她做對了,從秦烈身上釋放出來的冰寒之氣,在她緊密貼近後,能讓她燃著的衣衫火苗都給澆滅!

她愈發摟緊秦烈,以秦烈身上徹骨的寒氣,來消減腹部的灼熱刺痛。

「兩百三十號,我不會放過你的!」她瞄了一眼桌面上的號碼,貝齒咬的嘎嘣直響,美眸蘊著濃濃恨意,「你給我等著,兩百三十號,我一定要讓你知道得罪老娘的下場!」她摟著秦烈大聲威脅。

「水來了!水來了!」

三名器具宗外宗弟子,提著水桶奔了過來,也不看清楚局勢,舀起一瓢水就潑了過來。

「嘩嘩嘩!」

三瓢水潑來,唐思琪和秦烈都被澆成落湯雞,衣衫瞬間濕透。

「唐師姐,你,你這是幹什麼?」一人水潑出去後,才看明狀況,驚異道:「你那麼緊的抱著他幹什麼?」靈域130

唐思琪恨不得找個地縫一頭鑽進去,她眼睛幾欲噴出火來,大聲嬌罵道:「你們給我有多遠滾多遠去!」

罵完之後,她才發現她薄袍濕透,濕衣緊貼著身子,將她凹凸有致身材都給呈現出來。

更讓她羞愧欲絕的是——她這時候還緊抱著秦烈,高聳**還貼著秦烈胸口,腹部也貼著秦烈的腹部……

一聲嚇人的驚叫後,唐思琪如被電擊的野貓般,一下子就逃的沒有了蹤跡。

秦烈臉『色』冷漠,渾身衣服也濕透了,就連身後小熔爐的火光也如風中殘燭,隨時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