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二十九章著火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著火了!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22 05:19  字數:3811

一道火紅身影,在院子內眾多考核者身旁穿梭著,像是一隻輕盈舞動的紅蝴蝶。

周邊許多器具宗的弟子,皆是目光炙烈,眼神不住晃悠著,去追逐那道動人身影,倒是漸漸忘卻他們站在此處的目的了。

「心神不堅定,煉器中還不能專心,又是一個廢材……」

唐思琪惹火的身姿翩然而動,醉人的香味飄散,讓一個個煉器者心神不寧,很難集中注意力。

唐思琪不住搖頭,嬌媚誘人的臉蛋上,滿是失望之『色』。靈域129

「思琪,有三人你可以重點關注一下,說不定能達到你的要求。」在她又一次來到童濟華身旁時,童濟華淡然一笑,伸手遙遙點向梁少揚、歐陽菁菁、以淵,低聲道:「他們來歷不凡,有一定的煉器經驗,肯定都能通過考核。」

梁少揚三人在院子前方,唐思琪先前轉悠了一圈,都在人群中央。

被童濟華提醒後,她低低輕笑道謝,然後帶著一陣香風,率先落向梁少揚的身前。

一股很明顯的殺伐之氣,在梁少揚周邊繚繞不散,唐思琪倏一站定,美眸就亮了起來。

她笑盈盈湊向熔爐前方,雙瞳忽然變得火熱,深情款款看向梁少揚,臉上凝現痴『迷』崇拜的表情。

——這是她慣用的手法。

火熱深情的注視,崇拜痴『迷』的目光,由她對男人施展出來,一直都是無往不利,很少有男人能抵擋得住。

煉器中,不能有一絲分心,只要心起一絲漣漪,就會從細微動作中表現出來……

她觀察著梁少揚的一舉一動。

和別的參與者相比,梁少揚要淡定太多,在她深情火熱的美眸注視下,梁少揚依然緊盯著眼前小熔爐,不急不躁地摩挲著靈材,每每卡在關鍵的時間點,將相應的靈材投入熔爐。

手法和動作沒有出現一點紕漏。

唐思琪暗暗點頭,心湖微生驚詫,她嬌艷的臉上,那明媚動人的笑容愈發燦爛,讓周邊一眾器具宗的注視者渾身燥熱。

本來正對著梁少揚的她,抿嘴嫵媚一笑,身姿翩然一動,倏地來到梁少揚左邊。

她火熱誘人的酮體,有意無意地湊上了上來,吐息如蘭地柔柔說道:「你和別的男人不太一樣呢……」

梁少揚眉頭一挑,心底突生波瀾,左手尾指禁不住微微一顫。

「啪。」

一塊指甲蓋大的藍光銅,被他不慎捏碎,裂成了一個個小塊。

唐思琪瞄了一眼,忽地又遠離了梁少揚,優美的嘴角勾出一個輕藐弧度,輕笑道:「但也強不了太多……」話罷,她沒有再看梁少揚一眼,又一次轉移了目標,往以淵的位置行去。

「還以為他能無視唐師姐的魅力呢?原來也不過如此,倒也正常,在器具宗內……還真沒幾個人能完全免疫唐師姐的誘『惑』。」靈域129

「那是,唐師姐可是最近十年內宗最有天賦的弟子,也是……近十年最美艷的那個。」

「要不是年齡尚小,唐師姐必然會是內宗第一人,她在煉器上簡直就是天才。」

「哎,真希望能夠被唐師姐看中,就是天天什麼都不幹幫她打磨靈材,我都心甘情願。」

「我也是。」

院子四周站立的器具宗外宗弟子,相近的幾人低聲私語,看向唐思琪的目光滿是痴『迷』。

模樣美艷,身姿高挑惹火的唐思琪,在他們竊竊私語的時候,忽然又在以淵身前出現。

以淵本來正用心熔器,此刻忽然停下動作,抬頭微笑看了一眼唐思琪,旋即閉上眼,暫時不去熔器。

他選擇停止一切。

調整了心境,正準備測試以淵定力心『性』的唐思琪,才將燦爛笑容擠出來,一見以淵閉著眼一動不動,立即呆愣住了。

「這小子……」那邊童濟華也是啞然失笑。

以淵閉眼,還停止了煉器,唐思琪自然不可能影響他,她這麼站著也是白站,只能狠狠瞪了以淵一眼,無奈作罷。

唐思琪又看向歐陽菁菁,輕輕搖頭,小聲嘀咕了一句,「是個女的,那就沒辦法了……」

她重新回到童濟華身旁,低聲評價:「梁少揚還能用一用。」

「其餘兩人呢?」童濟華笑問。

「只能等他們將器物煉出來以後再看了。」唐思琪一臉頹然,「到那時候,說不定其他的師兄師姐也來了,挑起人來就沒這麼方便了。」

「要不……我先幫你定下樑少揚?」

「再等等,我再看看,如果真沒有合適的,那就只能選梁少揚了。」

唐思琪好看地皺了皺眉頭,顯然對梁少揚還不是真正滿意,和童濟華簡單交流後,她又重新回到那一百多個煉器者中央,往先前沒有經過的幾個邊角處游『盪』,想碰碰運氣,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新的收穫。

她在一個個邊角晃悠著,美眸在一道道青年身上巡視著,時不時靠攏過來,以深情火熱目光盯著目標。

數秒後,她都會發現目標眼神躲閃,動作凝滯,旋即突然出錯。

她會立即走開,選擇新的目標下手,然後又一次失望,繼續下個目標……

一股冰冷寒氣,忽然從前方一道身影傳來,在熱量滾滾的院子內,那冰冷氣息讓唐思琪打了個寒顫。靈域129

「就剩下幾個人了,實在不行的話,只好選梁少揚了。」她嘀咕了一句,往前方身有寒氣的青年而去,繞過那青年的背影,她來到了對方身前。

她看向臉『色』冷漠的青年。

「賣相還不錯,就是氣質太冷了,修鍊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