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二十六章器具城

第一百二十六章器具城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19 18:32  字數:3543

冰川之巔,秦烈神『色』冰寒,一股冷冽森冷氣息從全身流『露』出來。

李牧眯眼,清晰看到一絲絲一縷縷冰寒細線,從八方湧來,如蛇纏繞在秦烈體表,如水『液』滲透他四肢百骸。

「寒意,寒意在逐漸消失,消失在秦烈體內!」半響後,李牧悚然動容。

岩冰雪狼王的狼眼光芒明亮,也深深凝視著秦烈,看向周邊寒冰之意的詭異變化。

它感覺這片冰天雪地,如失去了靈魂,失去了最根本的東西……靈域126

李牧沒有多言,而是和岩冰雪狼王在一邊冷眼旁觀,七日後,這片冰晶天地繚繞不散的寒冰之意,終於真正消失殫盡。

秦烈隨之睜開眼。

他雙瞳冰冷,身上氣息發生巨大變化,整個人透『露』著一股讓人不適的寒意。

「喀嚓!」

他活動了一下臂膀,那厚厚冰塊突然碎裂脫落,一塊接著一塊,紛紛從他身上跌落在地。

「李叔。」秦烈低呼一聲。

他從長久的境界體悟中緩緩蘇醒過來……

凝神觀想,他發現在他眉心的鎮魂珠內,那片藏有儲靈、聚靈、增幅、固韌四種靈陣圖的蒼茫空間中,多了另外一幅新奇的圖。

與其叫圖,不如叫畫。

一幅寒冰晶瑩,冷厲之意酷厲,由冰晶凝成的畫卷,寒冰天地。

畫卷由一條條晶瑩光線勾勒而成,白雪皚皚,冰晶聳立。天地一片霜白冰凍。充斥著冰涼荒寂之意。

只是看上一眼。秦烈就如墜冰窟,通體都覺得冰寒徹骨。

鎮魂珠的寒冰天地圖畫,由這地底冰川世界內的寒冰之意凝聚而成,此地繚繞多年不散的寒冰之意消散了,他腦海鎮魂珠內卻多出一幅畫……

秦烈慢慢明白過來。

精神意識一動,他又見丹田靈海內靈力涌動,發現兩個新元府的形成。

兩個巨大冰球形狀的元府,在靈海內滾『盪』著。其中一個冰球寒意濃烈精純,另外一個冰球剛剛形成,冰寒之力尚未涌滿。

他嘗試運轉力量,立即聽到雷鳴之音,雷霆之力從雷電元府內湧入周身『穴』竅。

冰球內的寒冰之力,沒有一絲變化,明顯不受他天雷殛的調動。

他又凝聚靈力,發現冰球內的寒冰之力,同樣不起波瀾……靈域126

不能調集寒冰之力,他就無法運用兩個新元府的力量。他眉頭微皺,很快意識到他並沒有完全掌握寒冰之意的精妙。所以還不能掌控元府內的寒冰之力。

「此地寒冰之意消失,而你的氣質卻陡然一變,如同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李牧深深看向他,「至於你身上發生過什麼,我並不想去檢查,但你氣質的忽然變化,倒是有利於你以後的生活……」

「李叔,這冰川之地的寒冰之意,在我腦海形成了一幅圖畫,像是一幅靈陣圖。」

丹田靈海形成了兩個冰球元府後,他氣質變得冷漠起來,態度似乎沒了以往的熱情,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

他臉『色』漠然,一時沒有能適應,道:「我丹田靈海內,也形成兩個寒冰元府,感覺……有點奇怪,我剛醒來還不太清楚狀況。」

李牧點了點頭,「沒事,你有時間慢慢適應。」

頓了一下,他又道:「……寒冰之意凝為圖畫,烙印在你腦海之中,看來在你小子身上有不少秘密啊。」

話罷,李牧沖岩冰雪狼王示意了一下。

岩冰雪狼王吐出一枚冰球,冰球拳頭大小,晶瑩透亮,一層層冰光流轉著,釋放出極寒能量。

秦烈、李牧和它迅速結凍,被寒冰覆蓋,一會兒寒氣消散,三人皆是消失。

再次現身時,三人在一個小庭院,庭院處在一座比冰岩城繁華熱鬧數倍的城池器具城!

庭院和原來李記商鋪的布局一模一樣。

「這裡是器具城,隸屬於器具宗的城池,也是周邊森羅殿、七煞谷、暗影樓等各大黑鐵級勢力的交易中心。」李牧指向身後半空,那裡有一座赤紅『色』的巨大火山,火山口濃煙滾滾,不時有火苗噴『射』出來,「器具宗的宗門就在後面的火山上。」

赤紅『色』火山山腰,鑿出無數大小不等的洞『穴』,許多洞『穴』口都彷彿有人活動。

「器具宗和森羅殿、七煞谷一樣,也是黑鐵級的勢力,但他是由煉器師組成的勢力,這個宗派以煉器為主,宗門內出現過很多著名的煉器師。」李牧介紹,「周邊森羅殿、七煞谷、暗影樓各方勢力的靈器,幾乎都是由器具宗煉製出來,也是如此,器具宗在各大勢力中地位超然。」

秦烈渾渾噩噩,對李牧的話聽的不是特別專心,而是沉溺在巨大驚奇之中。

第一次在冰岩城外,他被冰晶凍住,連意識念頭都停滯了,醒來時出現在極寒山脈地底冰川之中。

他當時以為他被凍結後,被李牧、岩冰雪狼王用了很長時間,才帶到極寒山脈地底。

這一次,他被冰晶凍住時,靈魂意識並沒有一併被封住,所以他知道……僅僅只是過了一霎。

他自然聽過器具宗,知道這個超然的宗派勢力,知道器具宗的大致方位。

它離極寒山脈有千里之遠!

也就是說,在剛剛一霎那間,他從千里之外的極寒山脈的地底冰川之地,直接挪移到了器具宗下面的器具城!靈域126

他轟然一震,喝道:「李叔!我們,我們是直接從極寒山脈地底過來的?」

李牧點頭。

秦烈臉上表情精彩之極,想努力說些什麼,卻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