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二十四章冰晶世界(求推薦票

第一百二十四章冰晶世界(求推薦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19 10:31  字數:3629

木雕?爺爺!

秦烈神情一震,猛然看向手中雕像,呼吸忽然變得急促,「李叔,他是我爺爺,我想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你爺爺?」李牧眼睛亮了一下,幽幽道:「你爺爺是個能人啊……」

在秦烈急切想知道其中緣由的時候,李牧對岩冰雪狼王說道:「這裡離冰岩城有段距離了,嗯,可以過去了。*文學館xguan.*」

岩冰雪狼王化身的大狼狗,人『性』化地點了點頭,旋即吐出一口銀白『色』寒霧。靈域124

濃濃寒霧如帳子,將秦烈和李牧身子一併裹緊,炎炎烈日下,秦烈、李牧和大狼狗都迅速結成厚厚冰晶。

不多時,冰晶又一次沒有化水的蒸發,重擴散成寒霧消散。

秦烈和李牧、大狼狗則是消失原地,詭異地失去了蹤跡。

……

秦烈如同從幽寒冰窟中醒來,睜開眼,他倏然變『色』,喝道:「這是哪裡?」

入目所見都是厚厚的冰塊,他像是處在冰川世界深處,一座座數十米、百米高的冰川聳立著,冰川內部隱隱可見封印著什麼。

腳下為冰冷的岩石,身旁堅冰處不在,他被夾在很狹窄的冰道中,活動起來都不方便。

「這邊來。」李牧的聲音從前面傳來,他和岩冰雪狼王行在一條冰道中,正悠然踱步。

秦烈一腳踏出,忽然愣在那兒,他發現一層層形波紋充斥在他周邊,波紋層層疊疊,似乎在幫助他抵禦外面的極寒。

心中存著巨大疑『惑』,秦烈緊皺著眉頭,往李牧和岩冰雪狼王的方向追去。

就這麼一直走,慢慢往一座冰峰上攀爬。行了大半個時辰,他跟隨李牧和岩冰雪狼王攀上一座晶瑩冰川,站到了冰川之巔。

「仔細去看周邊。」李牧沉聲道。

秦烈依言認真端詳,望向臨近的一座小冰峰,看向冰峰內部……

一頭和金岩獸相似,卻比金岩獸大了近五十倍的恐怖靈獸,竟然被封印在那冰峰內部!

這頭放大了幾十倍的金岩獸,高數十米,如一座山巒般雄闊。周身金光耀耀,渾身結成厚厚冰晶,做出仰天咆哮的不甘姿態。

「再看看別的冰川。」李牧提醒。

秦烈心底發顫,又去觀察旁邊的冰川,臉上的駭異越來越明顯。眼中驚光越來越盛。

一頭如巨龍般的冰魄蟒,盤起的身子也有三十米高,一層層冰瑩晶光環繞著蟒身,讓它如浮在奇妙祥雲之中。

同樣的,這頭冰魄蟒也被冰峰給凍結,一樣動不得。靈域124

另一端,一座冰川內部。一頭巨獅瞪大眼睛,瞳仁內紫藍『色』光芒像是還在流動著。

秦烈看上一眼,就覺得肝膽都要裂了,生出一種被洪荒蠻獸盯上的恐怖感來。

「這三頭靈獸我也叫不上名字出來。大概金岩獸、冰魄蟒和如今的獸王紫睛炎獅王,就是由它們的血脈衍生變化而來。」李牧『插』話,指著遠處的一座座冰川,說道:「前面那些冰川內部。也同樣有著如此龐大的靈獸被冰凍著……」

「這是極寒山脈深處的那些冰峰?」秦烈深吸一口氣,沉喝道:「岩冰雪狼王和紫睛炎獅王修鍊的地方。是不是就是這裡?這裡的冰峰,沒傳說中那麼高聳入雲啊?」

「你說的也對,也不對。」李牧笑了笑,「此地的確是極寒山脈深處,但卻並非裡面的那些冰川,而是地底百丈下面的天地。」

「什麼?我們在地底下?極寒山脈深處的地底百丈?」秦烈驚駭欲絕。

「不錯。」李牧指向頭頂,「你自己不會看嗎?」

秦烈猛地抬頭,只見頭頂幾百米處,竟然是一根根倒垂下來的冰柱。

頭上沒有天,只有利劍般往下刺的鋒利冰柱,只有一望際的冰川冰晶冰石,看不到有生命存在的跡象。

這竟是極寒山脈地底的世界!

「當年,我也曾經在極寒山脈裡面待過,可惜並不知道地底深處另有神奇。」李牧幽幽說道:「我離開後,小冰福緣湊巧闖入此地,它本是雪狼,正好可以藉助此地森寒之氣修鍊。所以許多年過後,我再次找來的時候,它已經成了岩冰雪狼王,成了極寒山脈的獸王。」

李牧看向秦烈,「小冰能夠有今天的成就,皆是因為這片被極寒氣息繚繞的奇地。」

秦烈驚奇看向岩冰雪狼王。

「你爺爺也來過這裡。」李牧話鋒一轉,「他在極寒山脈走動了幾年,似乎一早就知道有這麼一個地方,他過來後就在找,一直找了好幾年。按照小冰的說法,你爺爺是個有很有原則的人,他在找這裡的時候,並沒有隨意擊殺極寒山脈的靈獸,沒有四處破壞極寒山脈的環境結構……」

秦烈凝神傾聽。

「你爺爺最終來了我們頭上的冰川,他找到了入口,而入口……一直都被小冰給看守著。」李牧臉上浮現一絲驚奇,「他在入口處戰勝了小冰,從而順利進入這裡,來到了地底深處的冰川天地,也見到了這些被封印的靈獸。」

這時候,岩冰雪狼王的眼中,流『露』出敬畏的神情。

「你爺爺在這裡游『盪』了一圈後,什麼都沒有動,什麼都沒有拿,又走了出來。他似乎很失望,好像這裡並不是他要找的地方,他好像找錯了,所以……他空著手出來了。」李牧深深看向秦烈,「他和小冰聊了一會兒,旋即離開了極寒山脈,之後就再也沒回來過。」

「他去了什麼地方?」秦烈急道。

「呵呵,這我們就不清楚了。」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