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二十二章後果自負

第一百二十二章後果自負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18 13:50  字數:3703

元天涯本不欲搭理這等小事,他沒有將杜海天的死放在心上,自然更加不會把秦烈放在眼裡。※※

然而李記商鋪突現異常,冰封三十米的霜凍,倒是真正讓他上心了。

他站到冰塊厚厚覆蓋著的街道上,望著面前的李記商鋪,問道:「閣下何人?」

謝靜璇、陸璃、屠漠、潘珏銘一眾大大小小的人物,分散在李記商鋪外沿,也都凝神看向商鋪,神情關注。

所有人都想知道這個答案。靈域122

鋪子里,李牧悠然躺在搖椅中,自在地慢慢搖晃著,無視環伺周邊的星雲閣武者。

那條通體雪白的大狼狗靜靜蹲在他身旁,同樣眼睛淡漠,似乎根本沒有將外面的威脅放在心上。

秦烈則是被放在桌面上,身上滿是濃烈的酒味,鼻息漸漸均勻。

「請問閣下究竟是何人?」外面,元天涯皺眉,又一次沉聲詢問。

「你管我是誰。」李牧不耐地回應了一句。

這句話落下,那緊閉的店鋪之門忽然敞開,將他的身影顯現出來。

眾人眼瞳都是緊鎖,一束束目光齊齊投『射』過來,有的人更是高高仰著頭,焦急去看李牧,想知道李牧到底長成什麼樣子。

這裡的很多人都經常出沒靈材商街,也有不少人曾路過李記商鋪,但真正走進鋪子的並沒有幾個。

所以也就沒有多少人真正見過李牧。

「秦烈不按星雲閣的規矩行事,在挑戰中斬殺了杜海天,被星雲閣擒拿期間,又前往杜家莊園行兇,將杜嬌蘭、杜飛母子襲殺,旋即返身長街『射』死杜恆。這殘暴行徑已經大大超出星雲閣的容忍極限!」

柳雲濤上前一步,陰沉著臉,喝道:「逃竄期間,殺方統,殺裴安,殺了數十名星雲閣的人,他理當按照星雲閣的刑法被當場誅殺!」

「什麼?杜嬌蘭、杜飛、杜恆也被擊殺?」很多人驚叫起來。

前來此地者,很多並不知道後半夜發生的事情,一聽說秦烈斬了杜海天的頭以後。不但沒有立即逃走,竟然又去杜家將杜嬌蘭、杜飛格殺,最後還重返行兇地,把最後一個杜恆給『射』死……

如此殘暴瘋狂的殺戮,讓所有初聞此事者驚駭欲絕。簡直不敢相信名聲不顯的秦烈,竟然有如此暴戾的一面。

「殺了就殺了,你想依照星雲閣的規矩行刑,那不妨進來試試。」李牧眯著眼,相隔三十米瞥了一眼柳雲濤,微笑道:「我就在這裡,誰想要到我店裡行兇。後果自負。」

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涯,在商鋪門敞開後,就沒有繼續講話。

他只是深深看向李牧,凝神觀測起李牧的一舉一動。還悄悄釋放出精神意識,想要感知李牧的真實境界。

然而,他精神意識蔓延過來,卻感覺如處在浩浩冥冥的雲端。感知力如被濃霧阻礙,硬是無法滲透到李牧周邊區域。

自然也就不能確定李牧的修為。靈域122

所以元天涯繼續沉默。不敢輕舉妄動,而是示意了柳雲濤一下,讓他派人試探一下李牧的深淺,由他再進一步的查探,然後決定下一步該如何行事。

「葉長老!」柳雲濤沉喝,回頭去找葉陽秋。

葉陽秋和高宇一眾刑堂的人,也在人群之中,這時候高宇陰沉著臉,正低頭向葉陽秋說些什麼。

葉陽秋頻頻點頭,眉頭深鎖著,似乎正在頭疼中。

聽聞柳雲濤的喝聲,葉陽秋硬著頭皮出來,他看了一眼那幾具凍成冰雕的屍身,微微躬身道:「刑堂葉陽秋在此。」

「依照星雲閣的刑法,秦烈該當何罪?」柳雲濤冷聲道。

「罪該萬死。」葉陽秋回應。

「那刑堂為何還不行動?」柳雲濤瞪眼。

「刑堂不想全軍覆滅。」葉陽秋沉『吟』了一下,臉『色』漸漸陰冷下來,「如果閣主執意讓刑堂去白白送死,葉某當會帶領刑堂兒郎脫離星雲閣!」

此言一出,場內一片喧嘩聲。

誰都沒有料到葉陽秋會當面違命,以脫離星雲閣為代價,來抵抗進入商鋪的行動。

潘珏銘陰陽怪氣的聲音,這時候悠悠傳來,「葉長老,星雲閣如果呆不下去,你可以來器具宗,我可以代為引見。」他又看向韓慶瑞、康輝兩人,笑道:「韓長老和康副閣主也可前來,器具宗一直廣納人才,正缺少你們這樣的人物。」

「潘先生,你當著我的面挖人,不太好吧?」元天涯皺眉。

在褚衍身死後,星雲閣勢力減弱,如今杜海天也被擊殺,如果康輝、韓慶瑞、葉陽秋也全部脫離星雲閣,那星雲閣實力將又連番暴跌,可能都不配繼續成為青石級的勢力,這對元天涯來說也不是好事。

「我器具閣在靈材商街,你讓人在這裡動手,也不太好吧?」潘珏銘哼了一聲。

「這件事我會向你們交代清楚。」元天涯似乎也頗為顧忌器具閣背後的器具宗,「以後冰岩城不會再有爭鬥,靈材商街的生意會更加好做,街上定然不會再起爭端,我也可以保證器具閣的安全。」

這邊交涉時,李牧忽然從搖椅內起身,讓外圍眾人神『色』一緊。

「別緊張,我只是起來弄點東西吃。」李牧神態隨意,徑直往後院行去,聲音不急不緩傳出:「只要不進入我的店鋪,我才懶得去管你們的破事……」他真就去後院廚房張羅去了,將一眾圍觀者愣在那兒。

「大殿主?」柳雲濤騎虎難下,也吃不準李牧深淺,只能再次請示。

元天涯回頭看了一眼身後。

他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