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二十一章你讓他來!(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一章你讓他來!(求月票 (1/3)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17 18:20  字數:5531

朵朵妖艷的紫『色』鮮花,由最純粹的靈力凝鍊而成,如巨大雨滴般飄落下來。

一股封印大地,讓萬物凍結的氣勢,從漫天花朵中施加到秦烈身上,令秦烈渾身一緊,立即動彈不得。

鮮艷妖魅的花朵,落在他肩上,如生根般『插』入他血肉中,刺骨疼痛!

短短几秒時間,秦烈成了全身盛開了鮮花的怪人,只有臉龐還『裸』『露』在外,眸中衝天煞氣竟像是也被鮮花壓制覆蓋,眼神黯淡無光」「小說。

謝靜璇澄凈如水晶般的眼眸,沒有一絲情感波動,精美的臉上全是漠然之『色』,「噬魂獸絕不容在赤瀾大陸存在,否則這塊大陸將會生靈塗炭,你身上有噬魂獸的氣息,所以就算是錯殺,我也要將你毀去。」靈域121

她白皙玉手中鉤鐮刀一點點放大,森冷刀光熠熠,如惡魔嘴角的鋒利牙齒。

看著鉤鐮刀慢慢變大,秦烈一顆心沉入谷底,渾身都漸漸冰冷。

他深知謝靜璇的可怕……

石林中,他曾被紫『色』妖花捆縛住過,他曾全力掙扎,卻一點無法勒破妖花的枷鎖。

和那時候相比,他現今狀態甚至還要糟糕一些,這要如何抗衡謝靜璇的必殺之心?

「謝小姐,我店裡的學徒如何得罪你了?」李牧那懶散的聲音,忽然飄忽而來。

舉起鉤鐮刀的謝靜璇,臉『色』陡然一變,明眸中驚現一絲駭然之意。

她保持著舉起鉤鐮刀的姿勢不變,身軀詭異的僵硬著,她想動。卻動彈不得!

無形中。彷彿有萬鈞枷鎖罩來。將她四肢層層套住,讓她指頭都動彈不了一下,她只能直直看著秦烈。

秦烈身上,一朵朵妖艷盛開的鮮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凋謝。

片片花瓣脫落,尚未落地就散溢成紫『色』豪光,如輕煙般散掉。

秦烈恢復自由之身。

「大人,秦烈在那個方向!」身後。傳來魏興麾下的叫喊聲。

「還發什麼呆?還不快點回商鋪?」李牧的聲音飄飄忽忽而來,彷彿他就在一邊,可秦烈硬是無法感受到一絲李牧的氣息存在。

他皺了皺眉頭,奇怪的看向身子僵硬的謝靜璇,沉『吟』了一下,說道:「噬魂獸真死了。」

話罷,他匆匆離開。

在他身影消失後,謝靜璇身上如山枷鎖陡然一松,她旋即恢復行動力。

黛眉緊緊鎖在,她眼中流『露』出濃濃驚駭之意。遠遠看了靈材商街方向一眼,她暗暗思考著要不要跟向。

「謝大人?您怎會在此?」魏興帶著數十名武者行『色』匆匆而來。靈域121

「秦烈去了靈材商街的李記商鋪。」謝靜璇想了一下。冷冷丟下這麼一句話,便頭也不回的往靈材商街而去。

「靈材商街?」魏興目顯驚異,忽然猶豫起來。

「大人,關於靈材商街……森羅殿下達過命令,不準任何人在上面爭鬥。不管是還是星雲閣,都遵守這個規定多年,從不敢逾越。」一名星雲閣武者神『色』凝重,「現在該怎麼辦?」

「還有一會兒天就亮了。」魏興臉『色』難看,他看了看天『色』,突然沉喝道:「速回閣內!請示閣主該如何處置!」

「是!」

……

秦烈全身皮肉綻裂,鮮血一滴滴滲出,臉『色』越來越蒼白。

他一路狂馳,終於在力量徹底衰竭之前,來到了李記商鋪,進入了店鋪裡面。

商鋪內只點著一盞油燈,在幽暗的鋪子內,李牧縮在搖椅內輕輕晃『盪』,似乎根本不知道今夜全城的震動。

見秦烈一身鮮血回來,他點了點頭,笑道:「沒死就好。」

「我本來是準備利用剩下的一枚,將城牆轟出一個洞,然後趁機悄悄出城。」秦烈進來,苦澀的笑了笑,「沒料到不單單是城門,就連城牆邊上都有星雲閣武者駐紮,還有森羅殿的人看守著,我身上傷勢也有點重,沒辦法,只能先回店鋪躲躲了,等稍稍恢復了一些,然後會按照原來的打算出城,我盡量不拖累你……」

這句解釋的話才說完,秦烈便兩眼一黑,直接昏倒在地。

李牧臉『色』一變,忽然在他身旁出現,伸出一指點在他胸口,略一感知後又放下心來,「原來只是流血過多。」

他直接將秦烈放在桌面上,把那獸皮甲衣給剝掉,然後隨手拿起旁邊的酒壺,就將裡面的澆灌在秦烈身上。

刺鼻的酒味立即散逸開來,秦烈身上一道道細密的傷口,被酒『液』一潑,鮮血立即止住。

做完這一切,李牧又重新回到搖椅中,眯著眼看著秦烈,喃喃道:「真是個瘋狂的小子……」

那條通體雪白的大狼狗,從後院內溜了出來,充滿智慧的眼睛瞥向屋內。

它眼睛陡然一亮,直直看向昏『迷』中秦烈緊握的木雕,狼眼中竟有了一種無比複雜的神情。

半響,一股奇異的波動,從這條大狼狗身上『盪』漾開來。

也在眯眼看向秦烈的李牧,忽然愣住,旋即皺眉感應,好一會兒後,李牧忽然咧嘴嘿嘿笑了起來,點頭說道:「那還真是巧了。」

……

「去了靈材商街?」星雲閣內,柳雲濤臉『色』陰沉,喝道:「站在這裡別動!」靈域121

他穿過一條幽靜小路,來到星雲閣的貴賓樓,在一棟五層石樓旁邊站定,也不講話。

「什麼事?」元天涯的聲音,從石樓第五層內傳來。

「希望沒打攪到殿主休息。」柳雲濤慚愧的低下頭,「那秦烈……去了靈材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