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一十八章我要你們全家死光!

第一百一十八章我要你們全家死光!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16 12:54  字數:3747

「秦烈!你好大的膽子,竟敢來我們杜家行兇,你這趟必死無疑!」

杜飛厲聲驚叫著,卻不敢真正接近秦烈,反而連忙往院子外面逃,要喚更多杜家族人過來,一併將秦烈襲殺。

「海天的藍葉劍!」

屋子內,杜嬌蘭小腹鮮血淋漓,狼狽萬分的躲過致命一擊,猛然發現秦烈手持的利劍,竟然是藍葉劍,立即尖叫起來。

一身鮮血的秦烈,身披獸皮甲衣,神『色』瘋狂,他見杜嬌蘭側身躲開,又見杜飛沖向院子,不由微微皺眉。靈域118

「咻!」

手中藍葉劍陡然飛出,如一道冷光刺破暗夜,電一般『射』向杜飛後心。

「你敢!」杜嬌蘭披頭散髮衝來。

可藍葉劍的劍勢,已經不是她能阻止,只聽「噗」的一聲,那藍葉劍就從杜飛後心穿過,將杜飛給釘在了一棵樹上。

「飛兒!」

杜嬌蘭歇斯底里凄厲慘叫,不顧腹部的鮮血橫流,拚命朝著秦烈衝殺過來。

秦烈之所以先殺杜飛,就是要『逼』杜嬌蘭瘋狂,就是要她喪失理智!

一見她過來,秦烈將木雕取出,迎著杜嬌蘭揮動。

「嗤嗤嗤!」

縝密電網交織出來,細密電流中夾雜著狂暴雷力,瞬間將杜嬌蘭的身子兜住。

在她痛叫之時,秦烈臉『色』冷峻靠近,拳如雷霆,暴雨般狂烈落來。

「轟轟轟!」

杜嬌蘭身軀被接連轟中,周身雷力爆開,骨骼紛紛炸碎。七孔都流出鮮血來。

「秦烈!海天會殺了你!一定會!」杜嬌蘭滿嘴鮮血。眼中神采逐漸潰散。口中還不忘威脅。

「他已經死了。」秦烈冷聲回應一句。

杜嬌蘭渾身突然一顫,「不可能!」

「我是先殺的他,拿了他的藍葉劍,然後才過來殺你們母子。」秦烈捏拳,趁著杜嬌蘭被電網裹住,又是一擊轟在她心臟處,繼續說道:「你們一家子都該死,下一個會是杜恆。我要你們全家死光。」

「嘭!」

杜嬌蘭胸口傳來轟鳴聲,她所有生命波動,隨著秦烈的最後一擊停止。靈域118

「別殺我們!別殺我!」

屋內,赤身『裸』體的幾個妙齡女子裹著薄紗衣,縮在床角瑟瑟發抖。

在她們眼中,血人般突然冒出來的秦烈,如同煞星臨門,血腥殘忍,她們怕已經殺了杜嬌蘭、杜飛母子的秦烈,會將她們隨手殺掉。

秦烈回頭看了一眼。微微皺了皺眉頭,在杜家族人的叫喊聲中。身影隱沒進牆角陰影。

「小蘭!小蘭!你們叫喊什麼?」

幾十秒後,杜家的現任家主和幾名長老,大聲叫喊著趕了過來。

一到來,就發現了杜嬌蘭和杜飛的屍體,這些杜家族人當即驚叫起來,都在喊人追殺行兇者。

「有人殺了嬌蘭和杜飛!行兇者應該沒有走太遠,都給我去追!」杜家家主厲聲喝道:「立即派人去星雲閣,以最快速度將這個消息通知海天,讓海天帶領星雲閣高手全城追殺行兇者!」

「杜家主!」就在此時,在杜家門外傳來方統的聲音,他帶著幾名星雲閣武者過來,揚聲喝道:「杜家發生何事?」

「方堂主你來的正好!」杜家家主急忙叫道:「有人沖入我們杜家,將海天的堂妹和侄兒殺了,我們現在正要派人通知海天!」

「秦烈!他竟然還敢來杜家行兇!」方統駭然變『色』,「發生了多久?」

「剛剛杜飛還在叫呢。」杜家家主道。

「肯定沒有離開太遠!」方統神情一震,大聲喝道:「兄弟們以這裡為中心,給我分頭去找,他受了重傷,身上應該會有鮮血滴落,都給我注意血跡!」

「遵命!」

「方堂主,發生了什麼事情?」杜家家主叫道。

「杜副閣主在醉香苑門前的街上,被秦烈挑戰,當場被他給斬頭了。」方統神『色』焦急,隨口解釋了一句,旋即喝道:「大家都立即行動起來,閣主下達了死命令,天亮前定要見到秦烈的項上人頭!」

話罷,方統帶著麾下兄弟四散飛掠起來,從各個能來這裡的道路搜查血跡。

杜家家主則是嚇的一屁股坐地,臉『色』驚惶,「海天死了,海天竟然被殺了,他今天才坐上副閣主的職位,怎會被人所殺?」

所有杜家族人,此刻也是紛紛臉『色』驚變,有點不敢相信聽到的事實。

就在一個時辰前,他們還坐在一塊兒歡慶杜海天榮登星雲閣副閣主一職,都覺得杜家終於出了一個能人,整個杜家都洋溢在興奮激動之中。

然而,一個時辰後,忽然得知杜海天死了,杜嬌蘭、杜飛也被人找過來一一格殺……

「怎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杜家家主喃喃低語,不能接受這個事實,直到聽見方統一聲聲吆喝,才忽然驚醒,喝道:「都配合星雲閣去追,一定要殺了來人,所有煉體七重天以上的族人都給我叫醒!」靈域118

一時間,杜家也是雞飛狗跳,配合起方統的人追殺秦烈。

「方堂主!這邊有血跡!」夜『色』下,一名星雲閣武者大叫起來,「天哪,竟然不是往城門方向,這血跡……這是往城內去的!」

「快點給我追!」方統怒喝。

十來道身影旋即飛速掠來,沿著血跡追了過去,要趕在天亮之前,將秦烈給殺了,好提著秦烈的人頭去見柳雲濤。

已是深夜。

沿河的一條小道上,秦烈臉『色』蒼白,正忍著疼痛,咬著牙快速行進。

他身上細密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