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一十七章全城震動!

第一百一十七章全城震動!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15 18:25  字數:4157

長街深坑中,杜海天屍首分離,胸腔的血洞還在冒著血水。

秦烈早就趁機退走,這時候連影子都已不見,眾人只聽到杜恆鬼哭狼嚎著從樓上廂房衝下來,一路來到長街中央,來到杜海天屍骨旁邊。

「大人啊!」

杜海天麾下的武者,這時候終反應過來,紛紛失聲痛叫起來。

長街兩側酒樓中,一個個窗戶口探望的武者,臉『色』都是怪異之極,很多人神情震驚,似乎現在還不敢相信眼中所見的結果。靈域117

開元境中期境界,六個元府全部力量充盈的杜海天,竟然被秦烈斬殺,被割了頭……

這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精神衝擊!

先前一直冷言冷語的李中正,此刻沉著臉不吭聲,眼中浮現一絲驚異。

陸璃倚著窗戶口,神『色』依舊冷漠,她眺望著秦烈離開的方向,明眸泛出了一道異彩。

「這秦烈比我還的熱血澎湃,低喝道:「我真不敢相信,他竟敢將杜海天斬頭!他將成為全城追殺的叛徒,冰岩城再也容不下他!」

「瘋狂的人!瘋狂的做法!」那諾眼睛奇光熠熠,點了點頭,說道:「今天柳雲濤正式接管星雲閣,杜海天成為副閣主,這是他最意氣風發的時刻。沒料到,在他最得意的一天,竟然被秦烈給當街斬首!」

「太,太難以置信了。」小雀兒聲音微顫,似乎現在心情還沒有平復下來。

另一邊。

屠澤、卓茜、康智一行人,身軀顫抖著,似乎無法遏制內心激動。

「怎會這樣?怎會這樣?」卓茜低語著,臉上神采飛揚,嘴角笑容漸漸擴散。「他竟然殺了杜海天!老天!」

「他出不了城!」屠澤較為沉穩,興奮過後,立即又憂心忡忡起來,「柳雲濤絕不會容秦烈活過今晚!」

此言一出,沉溺在興奮狂喜中的眾人,都是臉『色』一變。

「小姐。」長街的街角,梁忠滿臉堆笑,「那小子不錯吧?」

謝靜璇皺眉,微微點頭。「還不錯。」

「但他恐怕沒辦法活著逃離冰岩城……」梁忠輕呼,眼神懇切道:「我們要不要幫他一把?」

「幫不了。」謝靜璇輕嘆一聲,「如果他沒有斬掉杜海天的人頭,由我出面交涉,元天涯興許會給我個面子。能保他一條命。但現在……」她搖了搖頭,似乎也有點遺憾。

「該死的小子!」梁忠大罵,「非要逞一時之快!如果他最後不補上一劍,他就算是在正常挑戰中獲勝,他完全能全身而退。」

「那一劍不補上,杜海天興許還能活下來。」謝靜璇語氣平靜,「我猜出了他會殺人。我早知道在他骨子裡有一種瘋狂被潛藏著,平日里可能不顯現,一旦生死交戰,他那種暴戾瘋狂就會顯『露』無遺。」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梁忠愕然。靈域117

「他應該活不過今晚。」謝靜璇轉過身子。往靈材商街行去,「如果他今天能不死,能逃離冰岩城,我倒是可以接納他進入巡察司。從今天的表現來看。他倒是夠資格來巡察司了,嗯。還算是不錯。」

「希望他能逃出去。」梁忠嘆道。

……

星雲閣。

柳雲濤的書房中,元天涯一行人還在說話,還在商討著碎冰府、星雲閣將來的布局。

「閣,閣主!」外面又一次傳來呼聲,這次聲音明顯有點驚慌急促,「出事了。」

柳雲濤神『色』一冷,「又有什麼事?」

「杜,杜副閣主被秦烈當街轟成重傷,被他斬掉了頭……」外面人結結巴巴道。

柳雲濤和魏興、嚴文彥轟然站起,齊聲叫道:「怎麼可能?」

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然依然端坐不動,只是微微皺眉,眼中顯出一絲好奇,也在奇怪杜海天為何會被低一級的小角『色』所斬殺。

「千真萬確!赤炎會、水月宗很多人都親眼所見!」外面那人急忙解釋,趕緊說明杜海天慘死的經過。

柳雲濤陰沉著臉,待到他說完之後,喝道:「立即封閉所有城門,閣內武者都給我出動,在天亮之前,我要看到秦烈的項上人頭!」

「你通知一下顏德武,讓他把北城城門也給封鎖,今夜不許任何人進出。」碎冰府的嚴文彥也吩咐了一句。

「通知刑堂葉陽秋,讓刑堂也全部出動!」柳雲濤再次喝道。

「屬下明白!」外面那人沉聲應答。

一個個命令被傳達出去,所有星雲閣的武者都接到通知,要在全城搜索秦烈,要將其當場斬殺。

一時間,冰岩城的南城到處都有武者活動,通往城門口的幾條路都被封死。

今夜,對很多人而言,都將是個不眠之夜。

「高宇快起來!秦烈在醉香苑門前長街上,將杜海天給擊殺了,如今全城震動,柳閣主下達了死命令,要在天亮前看到秦烈的項上人頭!」劉延沖入高宇的屋舍,眼中都是震驚之『色』,「葉長老下命令了,讓我們刑堂徹夜行動,在全城搜查擊殺秦烈。」

無窗的小屋中,高宇在黑暗中眼睛冒出幽幽邪光,看的劉延心底有些發寒,忙道:「你,你還沒睡?」

「我在修鍊。」高宇聲音冰冷地答了一句,似乎還沒有從修鍊中醒來。

過了一會兒,他語氣才恢復正常,他起來和劉延一起走向外面,陰沉著臉,口中喃喃低語:「沒想到他竟然真能成功……」靈域117

「高宇,我知道你和秦烈交情頗深,但我們畢竟是刑堂的人,所以還是要活動活動。」劉延沉『吟』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