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一十四章當街挑戰!

第一百一十四章當街挑戰!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14 12:20  字數:3667

醉香苑對面的明月樓中,秦烈和屠澤、卓茜、康智一行人靠窗坐著。

明月樓也是冰岩城有名的歡場,就在醉香苑對面,但名氣和奢華程度都要遜色醉香苑一籌。

來屠澤也是訂了醉香苑,然而因為柳雲濤得勢,將整個醉香苑都給包下來,所以醉香苑的老闆就將屠澤的訂單給單方面取消了。

「媽的,那老狗也是狗眼看人低的角色!」康智罵罵咧咧,「以前我們去醉香苑的時候,老狗都是巴結著,生恐有一絲怠慢。如今閣主和你要離開了,我爹也沒有爭上閣主一位,他立即換了一副嘴臉,竟然敢將我們的訂單給取消!」

「做生意的人最是現實,算了,都看開一點吧。」屠澤看著對面燈火輝煌的醉香苑,默默喝酒。

隔著一條長街,眾人隱隱能看到對面窗戶口的杜海天意氣風發,正在歡笑著高談闊論,和赤炎會、水月宗的長老不斷碰杯。

「秦烈,明天起你小心一點。」卓茜反覆叮囑。

秦烈垂著頭,一口口喝酒,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聽到她的話,也只是微微點頭。

「康智,讓你打聽的消息準不準?」他忽然想起什麼,抬頭問道。

「秦烈,你問杜家人住在什麼地方幹嘛啊?」康智神色疑惑,「我的消息自然準確,那杜嬌蘭和杜飛不能進入星雲閣,如今都在我說的地方,但管你什麼事?你難道要找這兩人報仇?你以為杜海天殺不了你?」

「秦烈,你千萬別衝動!你要敢對杜嬌蘭杜飛下手,杜海天必然帶領麾下堂主滅殺你!」屠澤臉色沉重,「現在是杜海天氣焰正盛的時候,你可別在這時候招惹他。不然你絕對死路一條。」

「是啊,這時候不能衝動,一定要忍耐下來!」卓茜道。

「我爹都要被逼走了,我都在忍耐,你也必須要忍著!」康智道。

韓楓等人也紛紛勸說,讓他不能衝動,免得被杜海天逮到機會,將他給直接殺了。

「陸師姐,怎麼不動筷子?沒你喜歡的菜?要不要小弟幫你重新換一桌菜肴?」醉香苑另外一間靠窗的雅室內。李中正和幾名七煞谷的青年男女,也在圍桌飲酒,李中正看向窗邊陸璃,討好地問話。

陸璃臉色清冷,沒有睜眼去看李中正。漠然道:「明天一早記得在城門口等候,凌家族人應該會早早過去,這也是你唯一能為凌師妹做的事情。」

「陸師姐放心,我一定辦的妥妥噹噹,定會安全將凌家族人帶到我們七煞谷的地界。」李中正笑著保證,「多謝陸師姐提醒,不然小弟還想不到如何討好凌師妹。呵呵,這趟事了,凌師妹應該會正眼看我了。」

陸璃冷著臉點了點頭,「至少你比那秦烈有點用。」

「秦烈?」李中正哼了一聲。「他算什麼東西?他能和我比?那種小角色一輩子也休想踏入黑鐵級勢力,他能給凌師妹什麼?」

「的確不是東西。」陸璃嘀咕了一句。

……

「哈哈,今天就這樣了,我回去還有點事。只能先走一步了。」醉香苑門前,杜海天滿臉紅光。歉意的沖葛弘、羅薇說道:「明天,明天諸位如果不走,在下一定捨命陪君子,定要喝個爛醉如泥。」

劉婷和杜恆、魏立一行人,在醉香苑另外一間雅室內,陪著熊霸、那諾一眾小輩講話。

這時候見杜海天要離開了,劉婷等人也都湊到窗戶口,往下面長街看去。

「杜副閣主是要趁著碎冰府的嚴彥府主在星雲閣,聽聽大殿主有什麼新指示吧?」赤炎會的葛弘一臉羨慕,理解地說道:「定然不能耽誤杜副閣主的正事,今天很盡興,以後赤炎會和星雲閣還要多多走近。」

「那是那是。」水月宗的羅薇也笑著點頭,「跟著大殿主,以後柳閣主和杜副閣主前途不可限量啊。」

「過獎了。」杜海天拱手道謝,然後和十來名麾下踏上長街,要往星雲閣而去。

「瞧他那得意的樣子?」康智沉著臉,「卑鄙小人!以褚衍長老的犧牲,和凌家族人慘死換來的功勞,早晚會讓他有報應的。」

「那也是以後了,至少現在沒人能怎麼樣他。」卓茜無奈道。

「我倒要試試!」

就在此時,一直默默飲酒,很少插話的秦烈轟然站了起來。

一股凌厲氣勢,陡然從秦烈身上湧現,讓屠澤、卓茜、康智眾人都是神情驚愕。

在他們呆愣之際,秦烈飛身跳上酒桌,穿過窗戶口猛然落向長街。

「嘭!」

如一桿筆直標槍,他身子插在長街正中央,擋在杜海天等人的正前方,揚聲暴喝:「杜海天,我秦烈在此向你發起挑戰!」

醉香苑和明月樓兩邊的窗戶口,突地全被打開,從二樓三樓的窗沿上,猛然探出一個個腦袋出來。

陸璃,李中正,劉婷,熊霸,那諾,葛弘,羅薇,屠澤,卓茜……

所有人都湊到長街兩邊閣樓的窗戶口,在兩邊紅艷艷的燈籠下,在皎潔的月光下,震驚地看向長街正中央的秦烈。

「秦烈!」

「秦烈你幹什麼?」

「你搞什麼鬼?」

「這小子瘋了吧?他為什麼挑戰杜副閣主?」

「好像杜副閣主犧牲的人中,有凌家鎮的族人,有他的朋友在裡面……誰知道呢?我也是聽人說的。」

「他什麼境界,竟然敢挑戰開元境中期的杜海天,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吧?」

「……」

長街兩邊的酒樓上,霍然沸騰起來,喧嘩聲嘈雜不迭。

那些知道內中詳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