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一十三章有人笑有人哭

第一百一十三章有人笑有人哭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13 19:44  字數:3750

兩天後。

葉陽秋和高宇也都回到星雲閣,還有赤炎會的熊霸和水月宗的那諾一行人,都從極寒山脈回來。

屠漠和柳雲濤的交接儀式,也是要等葉陽秋回來,然後當著所有長老的面完成。

屠澤、卓茜兩人等儀式完成後,第二天一早就和屠漠一道離開,從此會在森羅殿修鍊。

早上」「小說章節。

「秦烈,今天我哥會和柳雲濤交接,我們明天就走了。」屠澤來到秦烈住處,說道:「晚上我們兄弟再聚一次,就去冰岩城最熱鬧的醉香苑,以後我們未必能時常見面,今夜我們不醉不歸。」

「你自己留神一點,最好明天就去靈材商街,以後盡量別回星雲閣了。」卓茜道。

秦烈點了點頭,說道:「晚上見。」

……

凌家的四合院中。

一道清冷身影走了進來,她看向院子內死氣沉沉的凌家族人,微微皺了皺眉頭,「凌家誰在主持事務?」

「是我。」凌承志臉色灰暗走出來,一看到來人,神情陡然一震,驚道:「陸璃小姐?」

來人正是鳩琉瑜的首徒,陰煞谷的陸璃,她曾經去過一趟凌家鎮,所以凌承志印象深刻。

「陸小姐!」一眾凌家族人,都從四面圍了過來,一個個悲切叫喊,「請陸小姐為凌家做主!」

「陸小姐,我大哥和眾多凌家族人,都被星雲閣的柳雲濤、杜海天害死,請陸小姐給凌家討個公道!」凌承志直接單膝著地。老淚橫秋。喝道:「請陸小姐做主!」

凌峰也單膝跪下。眼神懇切看向陸璃,希望她能幫凌穎、凌鑫、凌霄眾人報仇。

「我幫不了你們。」陸璃臉色漠然,對他們的懇求無動於衷,「陰煞谷管不了星雲閣的事務,我也不是師傅,無法給予柳雲濤、杜海天壓力。而且,就算是我師傅在,恐怕也不能幫你們報仇。」

「為什麼?!」凌承志紅了眼睛。

「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涯就在星雲閣。有他護著柳雲濤眾人,我師傅也無能為力。」陸璃看向跪下一大片的凌家族人,想了一下,冷聲說道:「看在兩位師妹的面子上,我來通知你們,你們凌家明天一早與我離開冰岩城,而且還要悄悄離開,最好別弄出太大動靜。」

「凌家是星雲閣的附庸勢力,我們悄悄離開,會不會有麻煩?」有人問道。

「凌家繼續留在冰岩城。將會很快被滅族。」陸璃皺眉,「至於和星雲閣的交涉方面。我們陰煞谷會出面調和,不勞你們費心。」

她懶得多言,道:「我明天會在城門口等候,你們來就來,不來就算,我不會久等。」

話罷,她不顧凌承志的多問,掉頭冷然離開。

她去了星雲閣。

一個時辰後,她出現在秦烈的小屋,第二次見到秦烈。

「來之前,凌師妹囑咐我讓我看你一眼,看看你現在的情況。」秦烈簡陋的小屋中,陸璃看到秦烈先前拿著一個靈板,似乎在刻畫著什麼,她臉色冷漠,眼神沒有一絲波動,「一年多的時間,你竟然從當時的煉體八重天,直接進階到開元境了。」

停頓了一下,陸璃一臉鄙夷,「看來你沾了凌師妹不少光。」

她想當然的認為,秦烈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因為凌語詩偷偷送些丹方和靈藥的緣故。

秦烈沉著臉,將手中靈板收起,不耐道:「沒什麼事就請你離開,我正在忙,沒閑工夫理你。」

「當時凌家鎮的時候,你將我的齊元丹都給拒絕,我還當你真有多硬氣。」陸璃冷笑,搖了搖頭,「原來只是裝出來的,如今還不是要靠著凌師妹偷藏的丹藥,靠著我們陰煞谷的靈材和藥方進階?」

秦烈懶得解釋,冷聲道:「你是來廢話的?」

「柳雲濤、杜海天將凌家家主和族人害死,你似乎沒什麼反應?」陸璃深深看著他,「我是應該贊你理智呢,還是說你沒有血性呢?我聽說你和凌鑫他們也並肩作戰過,他們的死,難道絲毫沒有影響你?」

「夠了!」秦烈霍然站起,臉色陰厲,一副要殺人的模樣。

陸璃冷著臉,哼了一聲,「我是受邀來星雲閣,過來見證柳雲濤接管星雲閣閣主一位,只是順便替凌師妹看你一眼。」

話罷,她搖了搖頭,丟下一句:「你讓我很失望。」旋即飄然離開。

秦烈深吸一口氣,逼迫自己冷靜下來,不受陸璃話語的影響,也不想今日柳雲濤、杜海天的得意。

他將儲靈牌重新取出,聚精會神,將靈力往裡面輸入。

最近兩天,在試過寂滅玄雷的威力後,他暫時停止了修鍊,而是一等靈力滿溢,就往儲靈牌內輸入多餘靈力。

如今,手中這一塊增幅的儲靈牌內,已經存儲了一股不弱的靈力。

能隨時被他吸取調用。

「秦烈。」一身漆黑長衫,臉色陰森冷厲的高宇,忽然間在門外出現。

「什麼時候回來的?」秦烈不得不再一次停下來,抬頭看向高宇,道:「看你精神狀態不錯,在極寒山脈應該沒少積累貢獻點吧?」

「我現在有四千貢獻點。」高宇點了點頭,道:「而且還突破到了開元境。」

「恭喜你。」秦烈真心道賀。

「比你還是慢了一步。」高宇過來後自顧坐下,沉吟了一下,陰聲道:「當年在天狼山的時候,你和凌家人看我的目光很厭惡,是不是聽過一些關於我的負面傳聞?」

秦烈訝然,他不明白高宇為什麼忽然說起這件事,「嗯。聽人說你性格扭曲變態。曾經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