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一十章失勢

第一百一十章失勢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12 13:25  字數:3788

星雲閣,屠漠書房。

「大哥,你喚我和卓茜過來有事?」屠澤進來後,看到屠漠沉著臉,坐在椅子上正看著一封信。

長老韓慶瑞在一旁站著,眉頭緊皺,神『色』也不太好看。

「小澤,你和卓茜不能在星雲閣久待了。」屠漠放下手中的信,抬頭說道:「父親讓你們和我一起前往森羅殿。」

「為什麼?」屠澤不太能接受,「大哥,你是在星雲閣一步步修鍊,慢慢磨礪到萬象境,才堂堂正正進入森羅殿的。我才開元境,現在和你一起進入森羅殿算什麼?」靈域110

「對呀。」卓茜也附和道:「我爹的意思,也是讓我在星雲閣突破到萬象境,然後再回森羅殿。」

屠漠無奈一嘆,「韓叔,你來給他們解釋吧。」

韓慶瑞點了點頭,「閣主先前曾經許諾過,康輝副閣主和柳雲濤副閣主誰能在和靈獸的戰鬥中表現突出,誰就是下一任的閣主。柳雲濤和杜海天設計滅殺了眾多靈獸,在極寒山脈算是立下大功,深得大殿主的賞識,連七煞谷、暗影樓也都對他讚許有加……」

一提起這件事,屠澤、卓茜都紅了眼,都是叫了起來:「這也叫大功?」

「褚衍長老和麾下犧牲了,但卻換來了大勝,在森羅殿、七煞谷、暗影樓那些高層眼中,這些犧牲完全值得。而且,他們都認為柳雲濤行事狠辣果斷,能擔大任,會是星雲閣稱職的新領袖。」韓慶瑞說道。

「為什麼會這樣?」卓茜聲音無力道。

「大哥。父親是二殿主麾下的統領。二殿主和大殿主向來不合。柳雲濤和大殿主是不是刻意走近的?」屠澤臉『色』一邊。

「你說的很對。」屠漠點頭,「一直以來星雲閣都歸我們屠家掌管,因為父親在二殿主麾下任職,所以星雲閣算是二殿主那邊的勢力。這趟閣主之爭,本來不論柳雲濤、康輝誰勝利,也都會二殿主那邊的人,算是我們屠家的……」

他沉默了一下,繼續道:「柳雲濤顯然不想被屠家『操』控。他趁著靈獸和我們的戰鬥,在極寒山脈搭上了大殿主那條線,和大殿主走到了一塊兒。這趟,大殿主在極寒山脈表現出眾,正是風頭無兩的時候,二殿主也只能暫避鋒芒。」

「因為碎冰府也是大殿主那邊的,上面為了緩和星雲閣和碎冰府間無休止的暗鬥,也算是默許了柳雲濤和大殿主的親近。上面覺得讓柳雲濤執掌星雲閣,雙方同為大殿主的人,碎冰府和星雲閣就不會繼續死斗下去了。」

他看向屠澤。「說白了,碎冰府恨的是我們屠家。如果星雲閣不再屬於屠家,碎冰府也不會有那麼大的仇恨了。」

話到這裡,屠澤卓茜都明白過來,都覺得心中微寒。

「二殿主呢?他難道……」卓茜輕呼。

「沒辦法,這趟大殿主在極寒山脈表現突出,據說最近就要和靈獸之王重訂契約了。」屠漠搖頭,「在這個當口上,二殿主沒辦法去爭取。而且上面不想碎冰府和星雲閣繼續斗下去,算是默許了此事,父親也知道星雲閣以後屠家管不了了,所以……」

他將手中信交給屠澤,「你自己看吧。」

屠澤沉著臉,低頭將信上內容看完,然後繼續沉默。

「就這樣吧,等柳雲濤回來了,我就退位讓賢,你們倆和我一同前往森羅殿。」屠漠無奈的揮揮手,「你們倆最近就準備準備吧。」

柳雲濤一旦接手星雲閣,以後屠家對星雲閣就再沒有了影響力,屠澤、卓茜留下來以後不會有人給面子,說不定柳雲濤還會暗中使絆子。

與其如此,不如早早離開,也免得將來束縛重重。靈域110

「我們走了,韓叔、康叔他們怎麼辦?」卓茜低著頭,「褚衍長老的仇,又怎麼個說法?」

韓慶瑞一臉苦笑,搖了搖頭,「多謝茜小姐念著老朽,我這邊閣主都會安排,你們不用挂念。至於褚衍那邊……哎,你們就別想太多了,先把褚鵬情緒穩住,千萬別讓他這時候出來添『亂』。」

「如今大殿主風頭正勁,和大殿主走近的柳雲濤、杜海天也是處在得勢的時候,此時我們無力和他們正面抗衡,只能先避其鋒芒了。」屠漠沉聲道。

……

「聽說了么?柳副閣主在極寒山脈立下大功,會接管星雲閣閣主之位。」

「以褚衍長老他們幾乎全軍覆沒為代價換取的功勞……簡直卑鄙至極,真沒想到他能這麼心狠手辣。」

「但他成功了,據說森羅殿的大殿主非常賞識他,好像會在和靈獸之王定下契約後,隨著他一起來星雲閣一趟呢。」

「不得不說,柳副閣主是個能人,手段要比屠閣主厲害很多。」

「哎,還是屠閣主好,公正公平。如果柳雲濤上位了,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你沒看劉婷這幾天的神情呢,簡直得意的要上天了,已經不正眼看人了。」

「魏立也是,還有一個新來的杜恆,這幾人最近真是威風呢。」

「誰讓人家的爹得勢了呢?」

在藏經樓、藏器樓、各大修鍊室內,最近都傳『盪』著此類的議論聲,幾乎所有星雲閣的武者都收到消息,知道等柳雲濤他們返回星雲閣,就會直接躋身閣主一位,而屠漠將會離開前往森羅殿任職。

柳雲濤、杜海天、魏興的麾下,最近在閣內都是耀武揚威,氣勢紛紛提了起來。

劉婷、魏立、杜恆等人,一個個更是了不得,平日里走在路上都哈哈大笑,生怕人家不知道他們的暢快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