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百零七章接手煉器殿

第一百零七章接手煉器殿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10 18:50  字數:3703

離冰岩城數百里外的一座深山中,坐落著七個山谷,七個山谷隱隱呈北斗七星形狀分布著,暗含某種呼應天地的奇妙。

其中一個陰氣較重的山谷中,有著一個冰涼的水潭,潭水清澈見底,潭面水霧氤氳。

此刻,一道動人的身影,穿著薄衣正坐在水潭中。

隨著靈力運轉,她周邊的水流凝為一個個眼睛大的水珠,每一個水珠都晶瑩剔透,內部靈力精純濃郁。

一個個水珠,奇妙的圍繞著她,水晶一般在潭水中滴溜溜旋轉著。靈域107

在『乳』白水霧中,她用心修鍊著靈訣,運轉著靈力,聚集更多的水珠,身上的波動也越來越強烈。

陸璃的身影悄然而至。

她一身翠lusè裙裝,臉『色』漠然,雙眸冷冽,盯著水潭看了一會兒,她忽然說道:「其實你的修鍊天賦要比你妹妹好。」

水霧散開,一個個水珠失去靈力束縛,重新化為冰冷水滴融入潭中。

凌語詩睜開眼,模樣清幽脫俗,微笑說道:「師姐好。」

「這是師傅讓我送來的丹『葯』。」陸璃將一個瓶子放下來,旋即皺眉說道:「你不要再偷偷將丹『葯』私藏下來了,下次我未必還會為你包庇,我會告訴師傅,她脾氣可不好……」

凌語詩坐在水潭中央,幽幽一嘆,「師姐,對不起,師傅送來的丹『葯』對我來說太多了,根本就用不掉,我只是不想浪費而已。」

「不想浪費?」陸璃冷著臉。「作為師傅的親傳弟子。我們在修鍊靈材的使用上都可以奢侈。那些靈丹就算多服用了一些,也絕不會對身體不適。」

頓了一下,她哼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私藏的丹『葯』都去了何處?」

凌語詩垂頭,並沒有辯解。

「那個叫秦烈的小子,根本無法跟上你的腳步,正常情況下,他要突破到萬象境,進入和七煞谷等階的森羅殿至少需要十幾年。」陸璃一點不客氣。冷道:「這還是按好的情況來算。如果中途有了意外,在戰鬥中受傷了,他還需要更長的時間邁入萬象境。而且,開元境到萬象境的突破並不易,有人一生都未必能夠跨過!」

「你難道要等他一輩子?」陸璃輕喝。

「師姐覺得我應該怎麼做?」凌語詩抬頭,神『色』自然,並不受她的話影響。

「忘記他。」陸地道。

凌語詩柔柔笑著,輕輕搖頭,「要是忘不掉呢?」

「殺了他也行!」陸璃冷著臉,「以你的天賦和資質。將來成就不可限量,不要因為一個男人『亂』了心神!如果我是你。我會殺了他,將所有精力用在境界的提升上,以追逐師傅的腳步為目標!」

「算了,我們不要討論這個話題了。」凌語詩哭笑不得,在她眼中陸璃是個瘋狂的女人,一個為了境界的提升可以捨棄一切的修鍊狂人,「師姐,你馬上就要代表谷內去極寒山脈了,還請師姐幫我看看凌家現在怎麼樣了。嗯,如果有可能,也順便幫我看一眼秦烈,我想知道他的情況……」

「你真是無可救『葯』!」陸璃冷著臉,沒有繼續多言,轉身離開了。

凌語詩淡然輕笑,在她離開後,才低聲喃喃道:「那是師姐你從沒有為男人動過情,所以你無法理解,所以你能心堅如鐵……」靈域107

星雲閣。

秦烈正前往煉器殿堂,思量著如何藉助姚泰的熔爐,好將那寂滅玄雷給淬鍊出來。

在李記商鋪待了一個多月,他將寂滅玄雷所需的複合靈陣圖,成功的在靈板上構建出來,李牧也將冰魄蟒的獸核分成了十小塊,供他以真材實料去嘗試。

嘗試將寂滅玄雷給真正煉製出來!

如今萬事俱備,只差真正的淬鍊了,所以他要藉助於煉器殿堂內的熔爐。

他打算和姚泰溝通一番。

好久沒過來,他尚未踏入殿堂,就聽到劉婷的責備聲,「你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到底能夠幹什麼?星雲閣養著你,以那麼多靈材供你煉器,你連我的千幻鏡都修不好,要你還有什麼用?」

「小姑『奶』『奶』,我說了多少次了,你的千幻鏡一開始材質就有衝突,不管修復多少次,還是容易損壞。這是結構上的問題,我沒辦法徹底修復成功,你到底想怎麼樣?」殿堂內,姚泰聲音有氣無力,「而且我最近累病了,短時間無力為任何人修復靈器,你就算是想繼續修復,也要等我恢復過來才行。」

「你累什麼?修復個靈器都能累倒下?那我們呢?我們才剛剛從極寒山脈外沿回來,我們都和靈獸戰鬥過了,我們都冒著生命危險!你就在閣內修復靈器也算為難你嗎?」劉婷冷聲叫嚷起來。

秦烈搖了搖頭,捂著耳朵進來,他一眼看到姚泰臉『色』灰暗坐在那兒,在他旁邊聚集著劉婷、魏立幾名青年。

「杜恆!」視線掃視到後面,秦烈忽然輕喝一聲,臉『色』微沉。

「秦烈!」杜恆眼神也冰冷下來,猛地盯著他,像是一頭被捆縛著的野獸,似乎想要衝過來和他拚命。

凌家鎮的時候,秦烈當著眾多星雲閣武者的面,將杜恆轟成重傷,被杜恆視為奇恥大辱,當成人生最憋屈的一刻。

為了能擊殺秦烈,杜恆苦修一年多,如今邁入了煉體九重天境界,一心想伺機報復。

「杜恆,別衝動。」魏興的兒子魏立低聲制止,然後斜著眼看向秦烈,冷言冷語道:「人家做小白臉做的成功,攀上了一個森羅殿巡察司的女人,不但成功突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