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十二章所向披靡

第九十二章所向披靡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05 00:42  字數:3621

「銀焰蜘蛛的眼睛你要不要?」

「不要,蛛腳給我吧,可能有點用。」

「好吧,我要它吐出來的蛛絲,韌『性』很足,也算是不錯的靈材。」

「牙齒給我。」

「嗯。」靈域92

「……」

被溶解掉的銀焰蜘蛛旁邊,秦烈和高宇半蹲著,撥動著靈材,討論著分配的方式。

很快,兩人將這頭二階的銀焰蜘蛛給分完。

秦烈腰間的布袋鼓脹鼓脹的,已經裝滿了靈材,高宇也是一樣,隨身攜帶的布袋也塞的滿滿的。

幾根銀焰蜘蛛的蛛腳,還在地上,兩人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將其收走。

「如果我們有一枚空間戒,所有靈材都可以不浪費,而且攜帶還會方便的多。」秦烈看著一根玉質般的蛛腳,不無遺憾地說道:「現在真是無奈,明明也是不錯的靈材,就是沒辦法帶走。」

「整個冰岩城,也只有三個人持有空間戒,我們就別想了。」高宇打擊道。

「如果有朝一日,你們這兩個小子能進入森羅殿,能夠身居高位了,就能擁有空間戒。」梁忠的聲音忽然響起,聲方落,那玄冥獸倏然而至,「現在你們倆別給我浪費時間,都給我上來,我們要往裡面挺進了。」

玄冥獸身上,梁忠衣著暗褐『色』的甲胄,胸口、肩部、雙腿甚至連脖頸部位,都覆蓋著那種褐『色』堅硬的甲胄,那甲胄不像是金屬,而像是某種奇特木片。上面還有著細密的木紋存在。

覆蓋大半身的甲胄。讓梁忠猛一看氣勢森嚴冷峻。渾身流『露』出一股攝人氣勢。

「忠叔,你身上的甲衣很好看。」秦烈讚歎。

「好看?」梁忠神『色』怪異,「這褐木甲衣也是靈器的一種,由森羅殿的盧大師淬鍊,這靈甲不單單只是好看,防禦力也是不錯。我就算是站著不動,你們兩個小子全力出手,也未必能破開這褐木甲衣。信不信?」

「不信。」高宇搖頭。

「上來試試吧。」梁忠招手,示意兩人都坐上玄冥獸,「我們要衝向石林深處,快點!」

秦烈、高宇忽視一眼,不再囉嗦,先一起坐上了玄冥獸。

幽冥戰場的玄冥獸,要比最彪悍的馬還要大上一號,三個人一起坐上去也不顯得擁擠。

因為玄冥獸夠大,所以高宇坐在梁忠身後,秦烈在高宇之後。三者之間還有點縫隙,這讓他們並非胸背緊貼。空間相當充裕。

「褐木甲衣……我試試看。」高宇伸手,按在了梁忠背後的暗褐『色』甲片上,靈力突然湧出,如劍一般刺入!

「嘭!」靈域92

靈力如刺在厚厚的皮球上,竟然沒有刺破甲衣,反而猛地回彈,將高宇震的渾身搖晃。

他陰寒的臉『色』,忽然變得驚奇起來,「這褐木甲衣居然真的這麼堅硬,我都沒辦法刺破,秦烈,要不你來試試看。」

「好啊!」秦烈也興緻盎然,見高宇側過身子來,他也是凝鍊力量。

只見他掌心一團青幽電光漸漸熾烈,一個青蒙蒙的雷電球一點點成形,一股狂暴霸道的雷霆波動,悄悄浮現出來。

「換個位置,先換個位置!」高宇一看這架勢,臉皮子一顫,趕緊讓梁忠放慢玄冥獸的腳步,他從秦烈身前移到身後。

他深知雷電球的威力驚人。

「轟!」

高宇才讓開,那雷電球就在梁忠後心爆開,梁忠被爆炸震的一個蹌踉,差點從玄冥獸身上跌落。

然而,他後心雖一片焦黑,可那褐木甲衣依然沒有被炸開洞口。

反倒是高宇,因雷電球的爆炸,因秦烈後背往後的突然一撞,被一下子頂飛了出去。

「好神奇的褐木甲衣!這甲胄真是厲害,穿上這甲衣,豈非刀槍不入?」秦烈沒注意高宇的飛出,而是滿臉驚異地叫道。

「等等我!」高宇忽然尖叫起來。

梁忠放緩玄冥獸的步伐,待到高宇重新坐上來,他回過頭看向秦烈,道:「你小子下手夠狠的啊,要不是褐木甲衣足夠堅韌,要不是我……早有防備,非要吃個大虧不可!」

瞪了秦烈一眼,他哼哼道:「不是褐木甲衣厲害,而是你們兩個小子境界太低。才煉體境而已,靈力連一遍都沒有真正淬鍊過,威力有限的很。如果你們倆突破到開元境,褐木甲衣就未必能夠百分百防禦住我的身體,要是你們突破到了萬象境,我自然更加不敢沒有防備的任由你們攻擊。」

「在森羅殿,褐木甲衣也只是稍微珍貴一點的靈甲,只是盧大師煉製出來的而已。小姐身上穿著的『烏鱗甲』才是真正高級的靈甲,比我這褐木甲衣要厲害多了,一會兒你們就能看到了。」

梁忠簡單解釋了一下,玄冥獸突然速度加快,如一縷灰煙般掠向石林深處。

途中,秦烈和高宇看到水月宗的那諾等人,還有那赤炎會的熊霸等人,也都在往石林深處前行。

秦烈注意了一下,發現那諾身邊少了兩個姐妹,那諾和那些少女也都是臉『色』沉重,沒有一人還能笑得出來,如經歷過悲痛的事情。

「他們的運氣沒你們倆小子好,你們倆不但沒有受傷,還殺了一些靈獸。」梁忠輕嘆,「水月宗死了兩人,赤炎會死了兩個,碎冰府也死了三個,只有星雲閣各個傷勢不輕,卻沒有人員傷亡……」

秦烈、高宇聽他這麼說,神情也都凝重起來,沒有再說什麼。

石峰迅速被掠過,玄冥獸呼呼前行,很快,前方傳來烈馬的嘶叫聲。

秦烈、高宇凝神一看,發現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