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十章變異靈獸

第九十章變異靈獸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04 12:42  字數:3590

「噗!」

一團嶄亮的銀『色』冰球,從冰魄蟒口中『射』出,冰球滾動間寒氣四溢,在秦烈身後一根石柱上炸裂,竟然傳來一聲驚人雷轟。

二階的冰魄蟒,身長六七米,粗如人腰,獸眼中凶光熠熠,正快速追擊過來。

秦烈突然回過頭,看了一眼那冰球爆裂之處,目『露』異光。

「快走!發什麼呆呢?」高宇停下,催促他快點逃開,神『色』急促。靈域90

這時候,一路逃遁的眾人漸漸分散開來,屠澤帶著康智等人走了一個方向,卓茜和韓楓、褚鵬幾人去了另外一個方向,不過總方向都是往石林外圍而去,只是在途中為了便利漸漸分路了。

秦烈和高宇一道兒,身後跟著冰魄蟒,還有十來頭蛇蟒類的一階靈獸。

經過這段時間的追逐,那些一階類的靈獸因為速度較慢,漸漸拉在後方,只有冰魄蟒還緊追不捨。

秦烈和高宇兩人,為了防止冰魄蟒掉頭返回,還時不時出手撩撥一下,激的冰魄蟒一路追擊過來。

「呼!」

銀『色』冰球如拳大,晶亮晶亮的,又帶著刺骨寒氣飛逸出來。

秦烈沒有逃遁,而是眼睛閃亮,緊緊盯著冰球內部一團青幽之物,從中……他隱隱能感受到一股澎湃雷霆之力!

冰魄蟒為冰屬『性』靈獸,身體森寒,攻擊往往都是冰刃冰渣,以寒毒傷人。

然而,這一頭追擊過來的冰魄蟒似乎有些不同,他那冰球中帶著雷霆波動。冰球落地後也是雷聲轟轟。會發生強烈的爆炸……

這吸引了秦烈的注意。

眼見又是一個冰球襲來。秦烈屏息凝神,運轉天雷殛,周身電流密布,體內隱隱傳來雷轟之音。

酷厲冰寒的冰球,直直朝著秦烈胸口撞擊而來,一股冷入骨髓的氣息滲透過來,讓秦烈渾身僵硬,鮮血都像是要結凍。

「果然是二階靈獸。寒氣驚人之極!」秦烈臉『色』微變,繼續運轉天雷殛,在那冰球撞擊之前,突然伸手一點。

指尖一道拇指粗細的青幽閃電,陡然間疾『射』出去,正中冰球。

「轟隆隆!」

銀『色』冰球猛地炸裂,內部蘊藏的雷霆之力爆出,使得冰渣滓『亂』『射』。

「咄!咄!」

幾個冰塊濺『射』到秦烈身上,一股寒流順勢蔓延開來,讓他牙齒直打顫。肌肉都像是結冰。

「雷!冰球內有雷力!」秦烈驚呼。靈域90

冰魄蟒口中凝結的冰球,外層冰晶透亮。然而一旦粉碎,內部雷力會立即爆炸開來。

那爆炸的雷霆能量,竟然比冰寒之力還要厲害,似乎這才是冰球的真正威力所在,也是這頭冰魄蟒殺人的要訣。

「秦烈,你幹什麼?」高宇從前面返回,站到了秦烈身旁。

而這時,那冰魄蟒扭動著身子,高高仰著頭,也來到秦烈前面,綠幽幽的蟒眼中流『露』出殘忍陰毒的光芒。

「這頭冰魄蟒有點特殊,它吐出來的冰球中,蘊含有雷力!」秦烈神情振奮,「那麼它的獸核,定然也有雷霆之力!可能它的獸體內,都有雷屬『性』的靈材,這冰魄蟒我要殺掉!」

「變異靈獸?」高宇一怔,旋即叫道:「變異的靈獸,比正常靈獸還要難纏一點,二階的冰魄蟒……我們倆很難啃下來!」

「試試吧!」秦烈一臉的躍躍欲試,「因為我們倆只是煉體境界,所以那六頭二階的靈獸,有五頭都去追擊屠澤、卓茜他們,只有這麼一頭冰魄蟒往你我這邊追。你我聯手,要對付一頭二階的冰魄蟒會有點困難,但不是沒有希望,尤其是,它還是一頭冰雷兼修的冰魄蟒!」

「好,那就試試!」高宇沉『吟』數秒,也是神情微震,流『露』出興趣,「你主攻還是我主攻?」

「我來主攻,你從側翼下手!」

秦烈深吸一口氣,將木雕取出,天雷殛運轉,那木雕內傳來一陣「噼里啪啦」的電流聲,旋即細密電網從雕像頭部形成。

「轟轟!」

雷霆爆音從他骨骼內傳來,此刻秦烈渾身鮮血細胞如被激活,他手持木雕,突然朝著冰魄蟒正面衝擊過去。

冰魄蟒傳出怪嘯聲,張開腥臭的蟒口,又是一個銀『色』冰球在它口中凝聚出來,冰球寒氣四溢,折『射』出耀目冰光,呼呼撞擊過來。

秦烈不躲不閃,揮舞著木雕迎向冰球,木雕形成的縝密電網突地一縮。

所有閃電匯為一束,變成一條手臂粗細的雷電,猛地衝擊在冰球上方。

「轟!」

冰球突然炸裂,冰渣滓四濺,內部雷力爆炸,滾『盪』的雷霆波動將秦烈席捲進去。

「轟轟轟!」

一聲聲雷亟之音,在秦烈身體上傳來,那是冰球內部的雷之爆裂能量,隨著冰球爆炸突然湧現來。

要是高宇主攻,就算是明知道冰球奇特,破掉冰雷球的冰凍後,也會被雷力轟入身體。

和秦烈境界一致的高宇,被那些雷霆爆裂能量湧入身體,絕對要立即受傷,可能還要身負重傷,失去再戰之力。

然而,苦修雷霆閃電之力多年的秦烈,肉身可以承受九天雷霆力量的侵入,身體早就淬磨的堅韌之極,變成最能接受雷霆閃電轟炸的怪胎,所以那雷霆爆炸的能量,根本無法傷害到他。靈域90

相反,隨著他身體雷霆的爆炸,一股股帶著微寒氣息的雷力,滲透到他身體內部之後,竟然一一隱沒在他骨骸血肉內隱沒掉。

一股清涼舒適的感覺,讓秦烈反而精神一振,明顯感覺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