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十五章逆轉!(求月票~~)

第八十五章逆轉!(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02 18:01  字數:3759

山谷中的戰局突然逆轉過來!

秦烈沒來前,屠澤、卓茜遍體鱗傷,康智、韓楓、褚鵬等人也是岌岌可危,每過一刻,幾人身上都會多添一道傷口出來。

尤其是屠澤,被嚴子騫『逼』迫的幾欲瘋狂,已經存了玉石俱焚的念頭。

但所有人都清楚,如果按照那個局勢發展下去,死的只會是屠澤,而不會是嚴子騫。

一旦屠澤被殺,接下來卓茜也逃不掉,康智等人同樣只有死路一條。靈域85

這本是必死之局。

然而,因秦烈的到來,如今山谷內的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

此刻,屠澤手持新的長刀,不斷凝結星辰光團出來,光團如一塊塊碩大的閃亮晶石,對著嚴子騫狂轟濫炸!

嚴子騫頎長的身上,現今有了十幾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那些傷口數量,都快要趕得上屠澤近些日子的傷口總和了!

另一邊,換了新的龍骨鞭的卓茜,如同換了一個人,勢若母虎,竟然反敗為勝,將馮凱也給纏的狼狽不堪。

馮凱全身鞭痕累累,腹部,雙肩,左臉頰,還都有著一道被風刃劃破的傷口,鮮血淋漓。

屠澤、卓茜換了新的靈器後,氣勢暴漲,實力攀升到全新高度,全面佔優!

不用去管屠澤、卓茜的秦烈,緩過神來,也加入戰圈,幫助韓楓、康智、褚鵬對敵。

煉體九重天境界,周身閃電纏繞,出手間雷聲轟轟的秦烈。在同等級武者的戰鬥中。簡直如一頭凶獸入了羊群。根本就沒有一合之將。

他幾乎不用管對方的攻擊,完全憑仗著體魄的強悍優勢,直接橫衝直撞,如鐵船巨車一樣,硬生生轟撞進碎冰府武者懷中。

所有被他身體衝撞到的人,立即滿嘴飛血的「蹬蹬」後退,等站定後渾身電流激『射』,全身酸麻。頭髮焦黑。

他的攪局,令韓楓、康智、褚鵬徹底解脫出來,讓星雲閣這邊的優勢越來越大!

「我真不敢相信,就在先前星雲閣的人都要被殺了,可現在,現在竟然逆轉過來了!」

「戰局真是瞬息萬變呀。」

「為什麼會這樣?」

水月宗的少女,美眸熠熠看著谷內戰況,小聲議論。

「因為兩樣靈器和一個人。」那諾明眸奇光閃爍,她凝視著秦烈,輕聲道明原由。

所有水月宗少女的視線。都轉移到秦烈身上,眸中異彩漣漣。

這時候。碎冰府的武者全面落敗,嚴子騫也是鮮血淋漓,依照他以前的『性』子,一看情況不妙,早就冷靜喊撤退,迅速帶人離開了。靈域85

但這次他現在依然還在強撐著。

因為水月宗的少女都在看著。

「小姐,你看?」玄冥獸身上的梁忠,微微皺眉,「按照這個局勢下去,怕是會不太妙……」

「我們不能厚此薄彼,先前我們沒有立即採取行動,現在態度應該也一樣。」謝靜璇沒有要動的意思,淡然吩咐道:「你看著一點,只要不出人命就沒問題。」

「明白了。」

梁忠點了點頭,然後從玄冥獸身上下來,悠然走向山谷中央,來到星雲閣、碎冰府交戰者旁邊,神態隨意的繼續觀看。

他的到來,沒有引起碎冰府、星雲閣青年的注意,只是讓水月宗的少女留了神。

「那諾姐……這人?」小雀兒輕呼。

那諾微微搖頭,示意她也不清楚梁忠的來歷和身份,她以眼神讓身後姐妹不要多話,靜觀其變就好。

水月宗的少女,忽然噤聲不語了。

「喀嚓!」

骨骼斷裂的聲音,從先前和褚鵬交手的碎冰府武者胸腔傳來,此人身軀橫飛兩米,落地後渾身痙攣,眼中電流疾『射』。

秦烈沉著臉上前,準備痛下殺手。

就在這時候,梁忠突然在他眼前出現,對著他輕輕搖了搖頭。

秦烈皺眉,「先前為什麼不管?」

「如果剛剛屠澤真到了死亡邊緣……」梁忠平靜說道:「也會管。」

「不死就沒事對吧?」秦烈再問。

梁忠點頭。

秦烈旋即轉身,又盯上一個碎冰府的武者,嘿嘿獰笑一聲,重新撲了過去。

「咔咔咔!」

一陣『毛』骨悚然的骨骼斷裂聲,很快從他那個方向傳來,聽到這聲音的水月宗少女,都是俏臉微白。

秦烈如重甲鐵車,撞擊的那人渾身骨骼紛紛爆響,令那人血如泉涌!靈域85

梁忠啞然,無奈的看向謝靜璇的方向,卻發現謝靜璇沒有任何反應,似乎默許了秦烈的殘暴行徑。

「嗚嗚嗚!」

一聲痛苦的嘶吼,從嚴青鬆口中傳來,忽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嚴青松和高宇之戰,前期沒有任何看點,雙方似乎勢均力敵,沒有誰處在明顯劣勢。

也是如此,這兩人間的戰鬥,漸漸被大家忽視。

然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如今嚴青松眼中閃爍著巨大恐懼,丟了魂般不住後退,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在嚴青松脖頸處,一圈灰濛濛的雲簇,如項圈一樣套著,不斷地勒緊。

雲簇中,傳來陰森凄厲的鬼嘯聲,攝人心脾,讓人如墜九幽地獄!

高宇周身環繞一圈黑煙,黑煙中如有怨靈鬼魂在浮動著,他雙眸陰森邪異,給人一種極度邪惡的感覺。

梁忠和玄冥獸上的謝靜璇,留意到高宇的異常,都是微微變『色』。

梁忠低喝一聲,也不管秦烈如何摧殘碎冰府的武者了,突然撲向高宇,喝道:「小子,見好就收吧!」

他倏然在高宇和嚴青松之間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