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十四章天不負我!

第八十四章天不負我!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8-02 13:32  字數:3894

那諾和水月宗的少女,俏臉凝現沉重之『色』,有些不忍目睹地看向屠澤。

渾身傷痕纍纍的屠澤,看起來已經不堪重負,在她們眼中,屠澤會如那柄斷裂的長刀一般,很快就被嚴子騫給砍成兩端。

謝靜璇、梁忠兩人,端坐在玄冥獸身上,也是遠遠看向屠澤,看向屠澤手中的長刀……

此刻,康智、韓楓、褚鵬等人,不顧身上多添加幾道深可見骨的傷口,拚命往屠澤這邊靠攏。

他們都想攔阻屠澤,勸屠澤不要犯傻,不要這時候和嚴子騫拚命。靈域84

而卓茜,被馮凱的攻擊『逼』的狼狽不堪,連叫喊的間隙都沒了。

「不要死!請不要死!」

她只能在心中,一遍一遍地吶喊,希望屠澤能冷靜下來,不要一味衝動下去。

就在這時候,接過秦烈新刀的屠澤,眼中倏然爆出攝人心脾的精光!

一個一個的碎小星辰光點,神奇地從那長刀光滑刀體上浮現出來,星辰光點閃耀著,依循著一種特定規矩旋轉,彷彿浩瀚星海內的一片星雲,給人一種瑰麗之極,驚心動魄的美感。

屠澤握著長刀,身體震顫不休,忽然熱淚盈眶,仰天嘶吼:「天不負我!天不負我!」

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皆是落向屠澤身上,看向情緒失控的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然而,只是一霎,每一個人都是神情一震,目顯驚憾。

一股凜然氣勢,從屠澤身上釋放出來,他手中那柄新的長刀。瞬間星光炫目!

一個神秘的星雲光團,竟然從刀體上浮升出來,那星雲光團如星海墜落,點點星光閃耀,不斷旋動著,迸發出洶湧澎湃的靈力波動!

「嗤嗤嗤!」

綴滿屠澤全身的晶瑩血珠,冰寒之力被瞬間滌『盪』一空,血珠化為血水,如細密河流在屠澤身上流淌。

這一刻。屠澤形象可怖之極,可他的氣勢,卻攀上巔峰!

「天不負我!」

屠澤提刀,一刀斬向嚴子騫。

刀起,神秘星雲光團凝為燦燦光球。攜帶著山崩般的驚人力量,飛速旋轉著,如巨石朝著嚴子騫碾壓而來。

嚴子騫陰寒的臉上,首次顯出一絲驚悸,他不知道在屠澤的身上突然發生了什麼,可此刻屠澤給他的感覺,卻是極其危險!

冰螭劍亮銀『色』冰線一條條閃現出來。他身前一片空間寒氣森森,冰線似將空間都切割的支離破碎。

然而,那光球般的星雲光團,倏一進入那片空間。神秘旋動的星雲團,就如磨石般,將所有銀線磨的碎光迸『射』!靈域84

銀『色』冰線紛紛綳斷!

「咻!」

一束神聖潔白的星光,突地從星團內『射』出。穿透崩碎的銀『色』冰線,直達嚴子騫胸口。

「噗哧!」

一個拇指粗細的血洞。汩汩冒著血水,清晰在嚴子騫胸前出現。

嚴子騫垂頭,茫然看著那血洞,臉上有著明顯的錯愕,似乎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還沒有感覺到疼痛……

下一刻,一聲凄厲的慘叫,陡然從他口中嘶喊而出。

這是屠澤第一次傷到他!

石林中,兩人交戰數次,都是他在屠澤身上隨意添加傷口。

而屠澤,只能被動承受,從沒有能在他身上留下那怕一絲痕迹!

但今天,就在屠澤將死之時,不知是迴光返照,還是忽然被上天眷顧了,屠澤氣勢陡然暴漲,似乎終於將星雲訣的真正玄妙之處發揮出來!

第一次,屠澤第一次在他胸口留下傷口,一個讓他忍不住慘叫的血洞!

「秦烈!」

一擊之後,屠澤沒有乘勝追擊,反而猛然回頭,虎目中淚光點點,死死看著身後之人。

他眼中流『露』出來的情感,讓所有人為之側目!

秦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對著他重重點頭,咬著牙齒,握緊拳頭,做出一個猛烈錘擊的手勢。

「好!好兄弟!哈哈!」屠澤看懂了,突然咧嘴狂笑起來,咆哮道:「我就揍死那混蛋!」

他旋即提著長刀,渾身氣勢如虹,攜帶著點點星辰光點,再次發動了對嚴子騫的攻擊。

長刀揮動間,一個個星雲光團,不時從刀體內凝結浮現出來,那些星雲光團如光球,竟然完全受到屠澤牽引掌控!

一個個光球,凝結著澎湃靈力,蘊藏著星辰精華,流轉著熠熠星光,皆是圍繞著嚴子騫旋轉不休。

冰螭劍內疾『射』出來的冰線銀光,倏一碰到光球,瞬間就迸『射』為碎光。

冰螭劍被全面壓制!靈域84

「這,這是?」

「怎會這樣?」

「屠澤剛剛都快死了,為什麼會這樣?」

「看不懂,我完全看不懂!太反常了,這一切太反常了!」

水月宗的少女,一個個睜大了眼睛,都看向屠澤、嚴子騫的戰鬥,看著屠澤突然大發神威,反將嚴子騫『逼』迫在一個方寸之地,壓著嚴子騫狂轟濫炸,在嚴子騫身上留下一個個嶄新的傷口。

她們無法理解,也不明所以。

「只有一個解釋。」

那諾俏臉流『露』出驚異之『色』,她明眸注意力不在嚴子騫身上,也沒放在屠澤身上……

她看向了秦烈!

「那柄新的長刀,極其適合屠澤,它能真正將屠澤星雲訣的威力給完美展現出來!那刀,等階上必然超過了冰螭劍,所以瞬間將屠澤的實力提升到全新高度!」那諾嬌喝。

「啊?這,這怎麼可能?屠澤的那把新刀,不是煉壞了么?」

「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