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十六章補圖

第七十六章補圖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30 19:17  字數:3632

小屋中,秦烈摸著那柄長刀,眉頭深鎖。

長刀中未完的聚靈陣圖,在他腦海中反覆呈現,讓他心癢難耐,有很強烈的渴望——渴望將那聚靈陣圖補全。

森羅殿盧大師已將長刀主陣圖刻畫出來,那星雲形狀的主陣圖,處在長刀核心部位,能激活星辰精鐵的星辰之力,能真正賦予長刀神妙威力。

增幅靈陣圖,處在星雲圖內部,也成功刻畫好了,會讓主陣圖的靈力運轉速度更快。

只有那聚靈陣圖,才剛剛開始極小部分,就停止了下來,沒有將其繪製出來,導致長刀內的主陣圖無法灌入靈力,使得長刀連靈器都談不上。

「聚靈陣圖無法和主陣圖成功融合,不能真正發揮出主陣圖的威力,這樣就算是勉強刻畫出來,靈器品階也不可能高……」

這番話來自於屠澤,他道明了問題關鍵,給出了盧大師沒有繼續下去的解釋。

秦烈手指點在長刀那光滑的刀面上,一縷精神意識逸入其中,又在端詳內部複合陣圖的奇妙之處。

「從盧大師在卓茜龍骨鞭內刻畫的聚靈陣圖來看,他在長刀內沒有完成的聚靈陣圖,應該也是一個模樣。相比較我所知的聚靈而言,盧大師的聚靈陣圖結構簡單鬆散,能達到的聚靈效果……也有限。」

秦烈思量著,心中浮升一個念頭,「或許,以我所知的聚靈陣圖,將其補全了,能夠有些新的變化也說不定。」

他眼睛漸漸亮了起來。

旋即,他調整呼吸心率,將腦海中一切紊亂想法肅清,緩緩吸了一口氣.

那根落在長刀刀面上的手指,陡然靈光綻放!

霎那間,他精神意識和長刀內的靈陣圖連接起來,在那刀體內部天地中,一個小小的光點熠熠生輝!

光點精準出現在聚靈陣圖的斷線處。

閃爍著的光點,慢慢挪移,光點所過處,一條新的靈線清晰浮現出來。

屋內,秦烈閉著眼,周身靈力波動明顯,手指指尖針芒炫目,不斷在刀面滑動著。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汗水先在他額頭滲出,然後逐漸漸蔓延全身,他衣衫很快濕透,紅潤的臉色浮現一絲病態蒼白。

他靈力、精神力的損耗極為迅猛!

「嗤!」

如燈火熄滅,他手指尖的光芒倏然消失,他身軀也是微微一震,猛地睜開眼。

不斷熠熠生輝的長刀,因為他指尖光芒收斂,也忽然間變得黯淡下來,和普通凡鐵沒有區別。

「這,這才是真正的靈器作圖……」

秦烈暗暗震驚,渾身大汗淋漓的癱軟在地上,無神地看著房梁。

他第一次認識到,在真正的器物內繪製聚靈陣圖,和在靈板內刻圖有著多麼大的差異。

靈板刻畫陣圖,如用畫筆作畫,柔軟筆尖所過處,墨汁灑落,圖案清晰可見,非常輕鬆暢快,幾乎不會有凝滯感,絕不會太過勞累。

在器物內作圖,感受全然不同,不但一點都不輕鬆,還極為耗費精力靈力!

器物作圖,如雕刻,如在石材、木材上以刻刀刻畫,雕刻不但考驗技巧和手法,還非常耗費體力!

器物的材質,由不同靈材糅合熔煉而成,要比靈板堅硬太多太多,在刻畫靈陣圖的過程中,需要耗費的靈力精神力,要遠遠超過在靈板內作圖!

以他如今的境界和靈力,可以一鼓作氣,很輕鬆在靈板內繪製出聚靈陣圖。

然而,現在以真正的器物作圖,他精神力和靈力幾乎全部耗盡,也僅僅只是刻畫出聚靈陣圖的五分之一!

「難怪都說強大的煉器師,往往本身就是高超的武者,今天我算是明白了。」秦烈神情動容,「沒有渾厚精純的靈力,要完成一個複雜靈陣圖的刻畫,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身體已經超負額了,所以不得不暫停下來,就在小屋內以回靈丹恢復。

「秦烈,你一天一夜沒出門了,現在給我滾出來,立即弄點東西吃,先把肚子填飽了!」在他靈力恢復大半的時候,外面恰巧傳來李牧的喊聲。

「嗯,來了。」他推開房門走出。

「什麼情況?」

陽光高照,小院子內,樹蔭下的石桌上,擺了幾疊小菜,李牧小口小口喝著酒,皺著眉頭看向他。

秦烈簡單說明狀況。

李牧訝然,似乎也來了精神,「將殘次品內的靈陣圖補全?有點意思,嗯,這非常考驗功力,反正是殘次品,失敗也無妨,試試就試試吧。」他鼓勵道。

秦烈坐下,和他喝了點酒,將肚子填滿,覺得精神恢復不少。

「去吧,記得,先睡一小會,將精力恢復過來。」李牧理解地說道。

回到小屋,秦烈沒有立即動手,聽李牧的話躺了一會兒,等醒來後發現天都黑了,可起來後精神極佳。

他馬上著手行動起來……

就這樣斷斷續續,分了幾個階段,終於在一個清晨,他將聚靈陣圖成功在長刀內刻畫出來。

當最後一道靈線,被他清晰深刻地勾勒出來,那長刀內部星雲狀的主陣圖,像是被突然點亮的星河,接連有星點璀璨閃爍!

秦烈一縷靈力逸入,靈力先進入聚靈陣圖,靈力如一條流泉,在聚靈陣圖內的溝壑中飛速滾淌,又經過增幅陣圖小幅度提升,流泉流動速度加快,讓靈線溝壑都彷彿明亮起來……

最終,那靈力注入主陣圖,在那星雲狀的圖陣之中,引起軒然大波,令主陣圖流暢之極的運轉!

反應到手中的長刀,只見那刀面上,有一個個米粒大小的星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