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十五章殘次品

第七十五章殘次品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30 09:28  字數:3912

長刀內部,三個靈陣圖相互嵌套,主靈陣圖他並不認識,結構較為奇特,呈星雲的形態,還有點點星光閃耀。

他略一感應,就知道主陣圖的星點,是星辰精鐵這特殊材料引起的反應。

也就是說,星雲形態的主陣圖,重點用來催動星辰精鐵,將星辰精鐵的奇妙之處給激發。

主陣圖秦烈並不熟悉,不知道名稱,只能隱隱看出功效,無法模仿,沒辦法動手腳。

另外兩個陣圖,分別是聚靈和增幅,都是基礎陣圖。

而且,相比較他掌握的聚靈、增幅而言,長刀內的聚靈和增幅都像是簡化版本,不論精細度還是刻畫所需的靈線,都弱了太多太多。

聚靈、增幅兩個陣圖,被嵌在主陣圖內部,那增幅陣圖刻畫成功了,但聚靈……僅僅只是繪刻到一半,然後就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將其完成。

也就是說,長刀內的靈陣圖,其實根本沒有成功繪製出來。

僅僅只是半成品而已!

他眼神驚異,不動聲色的又將龍骨鞭取出,繼續以精神意識感知。

情況稍有不同,但大體還是一致。

龍骨鞭由四個靈陣圖形成,主陣圖呈蛇形,狹長扭曲,充斥在鞭子內部,為主脈絡,也是龍骨鞭內靈陣圖的核心,是真正可以將龍骨鞭優勢釋放出來的要點——這個主陣圖沒有問題。

另外三個靈陣圖,分別是儲靈、聚靈、增幅,其中儲靈、聚靈也都刻畫完全。

有問題的是增幅陣圖。

龍骨鞭內部的增幅陣圖,也僅僅只是刻畫了一半,然後煉器師像是發現了什麼,忽然就收手了。

和長刀情況一致。

兩樣都是半成品,內部除去主陣圖比較難懂奇妙外,基礎的聚靈、增幅、儲靈三種陣圖在秦烈來看簡直粗劣不堪,沒有一點技術含量,結構也太過鬆散紊亂,遠遠比不上他所掌握的三種基礎陣圖。

長刀和龍骨鞭,主陣圖都沒問題,出問題的一個是聚靈,一個是增幅,都是基礎陣圖。

「屠大哥,茜姐,這長刀和龍骨鞭,內部的靈陣圖……似乎並沒有刻畫完成,為什麼?」沉默半響,秦烈忽然問道。

屠澤、卓茜兩人,都在借酒消愁,情緒低落,康智他們在輕聲勸說。

他們也看到了秦烈的動作,都當秦烈好奇,沒有當一回事。

如今聽到秦烈的詢問,屠澤才反應過來,苦笑道:「看來烈哥兒跟了姚大師一段時間,也多少了解了一點煉器。你說的沒錯,長刀和龍骨鞭內的靈陣圖,並沒有最終刻畫出來。」

秦烈流露出徵詢的目光。

屠澤放下酒碗,向他解釋起來,「因為盧大師在煉製到一半的時候,發現聚靈陣圖和主陣圖不能完美契合,可能是前期構造的問題,也可能是材質方面的衝突。總之,聚靈陣圖就算是刻畫出來,也沒辦法將他主陣圖的特點發揮出來,不能將星辰精鐵給完全激發,使得這靈器品階不可能高過凡級四品,在他來看這樣就是殘次品。」

「卓茜的鞭子也是這樣,增幅陣圖無法真正融入主陣圖,發揮不出材質的威力。這麼一來,就算是將增幅陣圖繼續刻畫出來,鞭子的等階也會大大降低,達不到他的預期目標。」

屠澤搖了搖頭,無奈說道:「盧大師可以接受失敗品,但不能接受殘次品。所以一見無法絕對成功,寧願不再繼續下去,也不允許低等級的殘次品出現。對他來說,凡級四品以下的靈器,那是對他的侮辱,他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

「盧大師是玄級二品煉器師,他煉製的靈器,至少也要是凡級六品!低於凡級六品的靈器,會令他名聲掃地,所以他可以接受失敗,但不能接受低階靈器的出現。」卓茜先補充,然後無奈道:「這麼說你應該明白了吧?」

秦烈默默點頭。

他跟隨姚大師有一段時間,對煉器界也有所了解,知道煉器師都有這方面的怪癖——可以接受失敗,卻不能接受殘次品。

大多數的煉器師,都是完美主義者,很少人會隨隨便便將就什麼。

他也知道,一名煉器師為靈器刻畫靈陣圖之前,往往會先有一個構想。

他們會以基礎陣圖和主陣圖設計一個適合靈器的複合圖陣,而且還會在不同的靈板上先行進行驗證,只有在各種靈板上通過,檢測沒有問題了,才會真正在靈器上重新繪刻出來。

只是,根據專門靈器設計的複合圖陣,興許在不同靈板上沒有問題,但真正用在靈器上,又會出現很多難以預料的變數。

靈器的材質,由許多靈材混合熔煉而成,比靈板複雜太多,高等級的靈材內部本身還可能有特殊力量……

這麼一來,在靈板上沒問題的複合圖陣,在靈器上就極大可能發生意外。

中途靈陣圖忽然崩潰,都是極其常見的,有的煉器師因此受傷的也有很多,靈陣圖和材質的衝突,陣圖和陣圖間的不融合,更是屢見不鮮的常規情況,這些變數都會導致煉器的失敗!

「哎,本打算等這兩樣靈器成功煉製出來了,就帶大家一起出去捕殺靈獸,給大家都掙點貢獻點的,現在失敗了,行動可能就要大打折扣了。」屠澤喝了一口酒,有些遺憾的說道:「要被嚴子騫給搶佔風頭了。」

「嗯,聽說嚴子騫突破到開元境之後,近期在冰岩城外面活動,已經殺了兩頭二階靈獸了。好像森羅殿那邊,都有人聽說了他的名字,對他暗暗留心了,能夠被森羅殿的人記住名字……這可是極大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