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十九章一氣呵成

第六十九章一氣呵成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27 08:11  字數:3016

靈材商街,李記商鋪中,秦烈一根手指點在靈板上,精神意識飄忽,靈力如電流疾射。

一個多月沒有進行靈陣圖的練習,如今一動手,他不但沒有一點生澀感,反而心生一種無法言語的喜悅,他那精神力和靈力間的嫻熟配合,隨著靈線的勾動,竟然達到一個全新的境界層次。

天地都安靜下來。

他的眼中,他所感知的世界,只有靈板內的增幅靈陣圖。

再無他物。

這是痴迷!

——是對靈陣圖的痴迷,只有入魔成痴的境界,才可以讓煉器師進入這類奇境。

他的精神意識,靈魂,五感,情緒都如同寄託依附在靈陣圖的世界,讓他忘記了真實世界的存在。

這一刻,他像是成了靈陣圖內的一個遊魂,靈魂所動,靈線蜿蜒行進,增幅靈陣圖的脈絡正進行著清晰衍變……

幾乎沒有任何凝滯,幾乎沒有感覺到時間的流逝,精神忘我,增幅靈陣圖迅速形成。

他一鼓作氣,以精神靈魂御動靈力,在靈板內的世界中,完美的將增幅靈陣圖刻畫出來。

一氣呵成。

蒙蒙青色幽光,從手下靈板上忽然釋放出來,那一塊靈板變得晶瑩,質地變得透亮,如同材質本身都發生了改變。

秦烈收手,略一感應,發現精神力和靈力只消耗一半左右。

他感覺到了飢餓,也看到外面天色的漆黑,他並不知道他在增幅靈陣圖的刻畫上,耗費了多少時間,他只是覺得很愜意,渾身都覺得舒服。

他第一次發覺,靈陣圖的刻畫,其實也可以是一件享受的事情。

從中,他感受到了喜悅,得到了精神上滿足,全身心愉悅。

這是一種境界上的提升。

從手指落到靈板的那一刻,他就清楚明白的意識到,時隔一個半月,他重新開始練習靈陣圖的刻畫,不但沒有退步,反而在靈陣圖的修習中奇妙的成長了……

「有時候先放下,先寧靜其心,轉移注意力,暫時遺忘,等再次拿起來,重新開始的時候,往往會有意料不到的收穫。」

他忽然想起李牧的這番話,他眼睛漸漸亮了起來。

一個多月前,他在增幅靈陣圖的刻畫上始終無法突破,遇到了瓶頸。

一次次的練習,卻迎來反覆的失敗,他心情逐漸煩躁,從而導致之後的練習錯誤頻發,很多低級錯誤都接踵而來,讓他越來越心煩意燥。

在他一根筋繼續著的時候,李牧過來了,告訴他可以轉移注意力,先嘗試不再繼續,將精力放到別的地方。

李牧向他指明方向,讓他前往星雲閣,主動申請調度到姚泰身旁,先學習煉器最基礎的部分。

他暫且放下了增幅靈陣圖的刻畫,依言前往。

在星雲閣,他不但成功突破到九重天,還在姚泰身邊真正了解了溶煉成器的步驟,認識了許多低等級靈材的模樣,辨別了每一種靈材的特殊效果。

如今,他重返李記商鋪,重新著手增幅靈陣圖的練習,驚奇的發現時隔一個多月,他在靈陣圖刻畫上不但沒有生澀,反而有了喜人的提升,且一氣呵成將上次反覆失敗的增幅靈陣圖刻畫出來。

「李叔給出的建議,竟然驚人的有效,直接將困擾我的多個難題,一次性全部解決!」小屋中,秦烈目露驚異之光,一隻手摩挲著靈板,一邊暗暗想著:「李叔見解如此獨特,怕是……不簡單啊。」

「吱呀!」

房門打開的聲音,忽然從門前庭院傳來,秦烈陡然從沉睡中醒轉過來。

「誰?」秦烈低喝。

「還能是誰?當然是你李叔我。」李牧懶洋洋的聲音從庭院傳來,「我回來的時候,你在專心刻畫靈陣圖,我就沒打攪你,自己在房內小睡了一會兒。」

一聽是李牧,秦烈放下心來,拿著手中新煉製出來的靈板,也從小屋內走了出來。

已是夜裡,明亮月光下,李牧負手站在庭院,那條通體雪白的大狼狗,就在他身旁蹲著,它那富有智慧般的獸眼中,閃爍著一種如月光般的奇異光澤,令人恍惚間覺得它比人還要聰明。

「多謝李叔!」一走出來,秦烈便恭恭敬敬朝著李牧行了一禮,誠懇道:「李叔上次的建議讓我收穫頗豐,因為聽了李叔的話,所以我不但突破到煉體九重天,還成功刻畫出了增幅靈陣圖,並且還到了姚泰身旁,學習了熔器的珍貴知識。」

李牧笑著擺手,示意他不要客氣,然後道:「既然出來了,就陪李叔喝點小酒,嗯,今天沒菜,我們倆都將就將就。嗯,你看月色不錯,就拿月光當作陪酒菜肴了,呵呵。」

他招呼秦烈在石凳上坐下,從懷中取出一個精緻的小酒杯,為秦烈斟了一杯酒,又為那大狼狗斟了一杯。

「自從喝過李叔的酒,不知道為什麼,再喝別的酒,都覺得索然無味了。」秦烈也不客氣,笑著坐下,拿起酒杯淺嘗一口,感受著口中的炙熱火辣,禁不住一臉享用的感嘆起來。

「哈哈,你這小傢伙,原來也是個小酒鬼。」李叔爽朗大笑,旋即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不過你這想法可要不得,喝酒,喝的是一種心情,和酒本身關係不大。再說了,李叔的酒,可不是什麼地方都有,你要是貪杯只戀我的酒,以後喝酒將再也沒有滋味,再也體會不到喝酒的樂趣。」

「受教了。」秦烈若有所思道。

「來,給我看看你新煉製的靈板。」李牧伸手。

秦烈遞上靈板。

接過刻畫了增幅靈陣圖的靈板,李牧微眯著眼,似乎在細緻查探。

一會兒後,他暗暗點頭,又將靈板還給秦烈,道:「增幅靈陣圖都是配合別的靈陣圖來用,單獨的增幅靈陣圖,往往沒有辦法展現奇妙之處。嗯,你可以嘗試將聚靈陣圖和增幅靈陣圖,在一個靈板上刻畫出來,只有這樣才能知道增幅靈陣圖的真正效果。」

「李叔肯定懂煉器吧?」秦烈訝然問道。

搖了搖頭,李牧笑著說:「我真的不懂煉器,我也不是煉器師,但我接觸過的東西比較繁雜,也曾用過一些靈器,所以多多少少知道一點這方面的知識。但是如果你讓我刻畫靈陣圖,呵呵,連最簡單的我都刻畫不來,術業有專攻,我沒在這方面浸沒認真過,所以真不如你所想的那樣懂得煉器。」

「你說術業有專攻,那李叔你的專攻……在那個方面?」秦烈試探問道。

「開店做生意啊。」李牧笑道。

秦烈撇嘴,見他不欲多說,也就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呵呵,喝酒,多喝點,醉就醉吧,好好睡一覺就能恢復過來。」李牧親自為他斟滿酒,然後笑著說:「明天你將聚靈陣圖和增幅靈陣圖刻畫在一起,看看能不能增強那聚靈牌聚集天地靈氣的效果,相信你的增幅靈陣圖,能夠起到不小的效果,李叔也都有些期待呢。」

「好。」秦烈放開來喝酒,很快就醉成一灘爛泥,趴在石桌上人事不醒。

他是徹底倒下了,可李牧和那頭大狼狗依然在暢飲著,似乎完全不受那能要人命的烈酒影響。

這時候,那頭大狼狗充滿智慧的眼睛,看了看秦烈,又忽然望向李牧,眼中流露出疑惑不解的光芒,似乎在詢問李牧為什麼會在秦烈的身上浪費精力。

「我雖然不懂煉器,可接觸的靈器卻是極多,見過的靈陣圖自然也不少。而他掌握的聚靈、增幅兩個基礎靈陣圖,是我見過的最繁雜難懂的,比任何別的聚靈、增幅靈陣圖,都要複雜十倍,甚至還要多一點。」

李牧微笑著,慢慢搖晃著酒杯,眯著眼,神態懶散道:「或許,一個超凡脫俗的煉器師,就在我的調教下出現了,呵呵,這其實也是一件很有趣,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如果這個煉器師,最後還能成為一個強悍的武者——那就更加讓我覺得高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