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十八章觀摩

第六十八章觀摩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26 19:10  字數:3564

「秦烈,流沙金三兩,快!」

「秦烈!土渾晶三塊!」

「秦烈!玄寒玉兩根!」

「秦烈!」

「……」

煉器殿堂,姚泰揮汗如雨,在那熔爐旁邊忙碌著,不斷地大聲吆喝。

數十塊火晶石燃燒形成的火焰,將熔爐烤的赤紅如烙鐵,滾滾熱浪升騰蔓延開來,讓殿堂內高溫驚人。

姚泰不斷碎裂著靈材,眼睛死死盯緊熔爐,心中計算著時間,看準熔爐內靈材的變化,將一樣樣靈材放入熔爐,不斷指揮著秦烈,讓他將所需靈材迅速弄來。

殿堂內,秦烈渾身衣衫濕透,在各個角落飛快掠動著,將一個個特定靈材為姚泰找來。

熔爐旁邊,散落了一地靈材,很多靈材被敲碎,被研磨成粉,和其它靈材在外面就混在一塊兒。

隨著熔爐內部的變化,所需的靈材會隨機發生變化,對靈材的需求數量,也要重新制定。

——熔器的時候,每一個細微的變動,都會導致後面的工序發生改變,這會直接反應在靈材上。

火晶石的溫度,熔爐的烘烤面,內部靈材的溶解度,靈材的衝突,火候的控制……

溶煉成器的過程,需要考慮的方面實在太多,必須要面面俱到,可能一個細微的失誤,就能導致熔器的失敗,讓之前的努力付之一炬。

秦烈不斷遊走著,按照姚泰的吩咐,精確靈材的額度,每次送入姚泰手中的靈材,都是姚泰要求的份量,沒有一絲一毫的差錯。

——靈陣圖的刻畫,在精準細緻上的要求,比溶煉成器的過程還要嚴苛!

任何一條靈線,就算是在粗細上差之毫厘,都能導致整個靈陣圖的崩潰,導致靈陣圖的刻畫前功盡棄。

也是如此,在精確度的把握上,秦烈能細密精準到極致!

今早,依仗在丹田靈海繪製聚靈陣圖,他成功在靈海聚集了氣旋,從而突破到煉體九重天境界。

如今,靈海氣旋已成,只要他運轉靈力修鍊,氣旋就會旋動起來,助他淬鍊靈力。

通過這次境界的突破,他對煉器和武道有了全新的感受,原先一直猶豫徘徊的心境,也安定靜謐下來。

之前,在煉器和武道兩條路上,他始終拿捏不定。

有幾次,他一度放棄煉器上的修鍊,只想全身心投入武道的成長,盡量突破到高等級的境界,期望能快點加入森羅殿,能更早的和凌語詩重逢。

他原先認為煉器上的沉溺,會影響他的修鍊,讓他境界遲緩。

直到昨夜,有過那一番體悟,通過聚靈陣圖的刻畫,解決了困擾他多時的難題,助他跨入煉體九重天后,他終於放下心來。

「一個強大的武者,想變成一個精湛的煉器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不可能。」

「然而,一個對靈陣圖深刻認識的精湛煉器師,若想成為一個強大的武者,卻是輕鬆簡單,幾乎沒有門檻和壁障!」

「很多厲害的煉器師,本身都是最強悍的武者,是對武道規則理解透徹的高階存在!」

這番話也是他爺爺曾經說過的,他以前感受不深,現在卻奉為真理!

也是如此,在煉器一途的修鍊上,他終於堅定了決心。

姚泰,就是他在這條路上的第一個老師,是第一個能夠真正幫助到他的人物,所以他用心學習。

「差不多了,現在就等靈材徹底混合熔煉,慢慢在內部模具內沉澱成器物形狀。」

一直忙碌到傍晚,姚泰才停止吆喝,一灘爛泥般坐在熔爐旁邊,一邊擦拭著汗跡,一邊眼神熠熠看著熔爐講話。

秦烈好幾個時辰沒歇,這時候也快要累癱了,他就在姚泰旁邊一屁股坐下,問道:「後面怎麼做?」

姚泰回過頭來,微胖的臉上洋溢著一絲驚喜,贊道:「你小子比以前所有的傢伙都要細緻,你一個人做的事情,要比兩三人做的都要好!」

話到這兒,他哼了一聲,「以前的傢伙,跟了我幾年,都不一定有你今天做得好。讓他們拿個材料過來,精確度方面往往達不到我的要求,還需要我二次挑選打磨,白白浪費我煉器的時間!」

這二十多年來,有七八人跟過姚泰,作為助手幫他煉器,輔助他拿一些材料。

那些人,就算是一兩年後,拿個材料過來都可能出紕漏,讓他們只拿三兩的流金沙,他們可能會多出一點點,在他們來看,一點點興許無所謂,殊不知,這一點點不同,就能導致熔器過程出現別的變數。

一個變數,往往會導致更多的變數發生,從而讓整個煉器失敗。

姚泰這是第一次用秦烈,事前也沒有抱有太大期待,覺得他會和以前的那些學徒一樣,在前期錯誤百出,在焦慮繁忙的時候頻頻出錯,會直接讓他的煉器效率大幅度下降,甚至可能導致他的失敗。

結果,秦烈驚人的準確度,對靈材的細緻把握,和快速的反應力,都讓姚泰驚嘆不已。

因為秦烈各方面都超出他的預期,所以他以為可能要到明天才能完成的初期熔煉,居然在傍晚就結束了,這大大超出了他的判斷。

對秦烈,他是非常滿意,用著也是極其順手。

「這小子……絕對是個天才。」姚泰眯著眼,打量著秦烈,暗暗感慨。

「後面怎麼做?」秦烈再問。

「熔爐下面有模具,等溶液慢慢沉澱下去,會變成器物最初的樣子。」姚泰微笑著,向他認真解釋:「冷卻後,變成粗陋的器,然後開始打磨器,讓器物變得精緻好看,然後為器點綴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