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十二章星雲閣

第六十二章星雲閣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23 18:01  字數:3734

第二天清晨,秦烈醒來後,發現躺在那間靈板堆砌的小屋。

他不記得什麼時候人事不醒的,他只隱隱記得李牧說了很多外界趣事,他似乎也沒喝太多酒,但卻醉的非常徹底。

李記商鋪很安靜,周邊沒有嘈雜聲,他梳洗後,在庭院溜了一圈,發現李牧和昨夜那一條名叫小冰的大狼狗都不在,也不知道去了何處。

出奇地,昨夜雖然喝的伶仃大醉,今早居然沒有頭疼欲裂。

相反,他精神頭極好,眼中也是神采飛揚。

「赤瀾大陸,遼闊無垠的靈域,眾多強悍的勢力,雄立著的超強大陸……」

小院子里,秦烈站在樹下,回想起昨夜李牧的那番話,悠然神往,「原來森羅殿、七煞谷這種等級的存在,在腳下這塊大陸,也不是最頂級的勢力,也需要依附著另外兩個赤銅級的勢力。」

他感覺到了自身的渺小。

「一切,都要從腳下開始!」看向星雲閣的方向,秦烈低喝一聲,眼神堅定。

旋即,他便根據李牧昨天的建議,出了李記商鋪,往南城星雲閣而去。

一個多時辰後。

他來到南城星雲閣坐落處,在門前侍衛處說明情況,說自己名叫秦烈,前來星雲閣報道。

「稍等一下,我去通知康智少爺,他吩咐過我們,如果你來了,讓我們告訴他一聲。」一名侍衛恭敬道。

秦烈點頭。

門前侍衛匆匆離去。

不多時,小胖子康智連同韓楓一併到來,一見秦烈就歡笑起來,「你這傢伙,終於捨得來星雲閣報道了!真搞不懂你,你在李記商鋪做什麼?那只是一家靈材鋪子,能給你什麼東西啊?」

「秦烈,我帶你去我爹那兒。」韓楓熱情說道。

「好。」秦烈和兩人並肩走進星雲閣。

星雲閣聳立著一棟棟高大的石質建築群,很多石樓門前都有武者進進出出,那些人都是手持一個令牌,在門前登記處說些什麼。

「諾,這是修鍊場,裡面有很多房間,有的房間是重力室,有的房間靈氣較為濃郁,還有的房間適合靜心凝神。也有的房間牆壁厚實堅硬,是用來進行戰鬥,星雲閣的武者,可以通過貢獻點來使用一個個不同的修鍊室……」

韓楓指向前方一處佔地近百畝的建築群,向秦烈解釋:「星雲閣武者,通過令牌進行登記,然後選擇專門的修鍊室,淬鍊靈訣靈技,相互格鬥增強經驗,都是在這個修練場內。」

秦烈一邊聽著,一邊暗暗點頭,暗贊星雲閣不愧是星雲閣,果然不是凌家可比擬的。

凌家,只有一個演武場,那演武場除了面積較大外,並沒有別的奇妙之處,也沒有獨立特殊的修鍊室,很難對武者的境界修鍊有太大幫助。

「左邊是藏經樓,裡面都是各類關於武道境界的書籍,也有一部分低等級的靈訣靈技。對很多初入武道的人來說,可以通過裡面的書籍,對修鍊有個大致的認識。嗯,關乎境界的劃分,靈器、靈石、靈訣的等級等等細緻說明,都能找到對應的典籍。」

韓楓笑了笑,然後又說道:「當然,大多數都是常識性的東西,擺放出來的靈訣靈技,也都是凡級六品以下的。我們星雲閣畢竟只是青石級勢力,不是森羅殿那種地方,保存的典籍經書也不可能太過珍貴。」

「也可以通過貢獻點進去借閱書籍觀看?」秦烈目顯喜色。

他對於武道上的各種境界狀況,還有煉器上面的知識,了解的不多,很多常識性的問題他都不太熟悉,這也導致他當時穴竅被雷霆之力灌注後,還在為突破煉體八重天境界擔憂不已。

殊不知,穴竅只要被能量滲透,不論是不是靈力,都算是突破煉體八重天。

——這一點,他通過凌家的測境石,也完全肯定了。

之所以會因此迷惑,就是因為他對於煉體境界的很多常識不清楚,所以才會緊張不安,讓他患得患失過一陣子。

星雲閣的藏經樓,裡面有關於武道上的常識介紹,這讓他神情暗暗驚喜,決定要多來藏經樓幾次,將一個武者應該知道的知識都給弄清楚了,免得以後再出現類似的錯誤。

「當然,所有藏經樓的書籍,都能憑藉貢獻點借閱。」韓楓先肯定,然後補充了一句:「不過高等級的靈訣,需要的貢獻點很高很高……」

「和藏經樓面對面的那個,嗯,在我們的右手邊,就是藏器樓了。裡面有著一些靈材、靈藥,當然,最珍貴的還是靈器了,不過裡面的靈器等階也不是特別高,一般都是凡級五品以下的,肯定不如器具閣的靈器級別高了,通過貢獻點也都可以換取……」小胖子康智介紹。

一路行來,康智和韓楓兩人,將星雲閣的情況詳細說明,重點道出修練場、藏經樓、藏器樓等武者經常光顧之地,讓秦烈對星雲閣有了很直觀的認識,也讓秦烈暗暗驚奇,終於明白為什麼凌峰他們拚命想加入星雲閣了。

只要成為星雲閣的人,那些修練場、藏經樓、藏器樓都可以通過貢獻點隨意進入,享受星雲閣的資源,增強修為境界。

這顯然要比留在凌家鎮修鍊強上太多太多。

三人講說邊聊,很快到了長老韓慶瑞那邊,韓楓在門前就吆喝了:「爹,我帶秦烈過來登記。」

「呵呵,快快進來吧。」韓慶瑞笑道。

「韓叔。」康智眯著小眼睛親切問好,然後拉著秦烈,道:「秦烈,叫韓叔。」

「韓叔。」秦烈道。

韓慶瑞笑著點頭,打量了秦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