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十六章器具閣

第五十六章器具閣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23 06:35  字數:3666

時間一晃,又是兩個月過去。

兩月來,秦烈縮在客棧,將所有精力用來練習聚靈陣圖,忘乎所以。

二十四塊靈板,經過兩個月的練習,十五塊靈板報廢,有九塊靈板成功刻畫出聚靈陣圖來。

「廢掉了十五塊,看來離真正掌握,還需要一段時間。」房間中,秦烈皺著眉頭,將窗戶打開來,默默沉思著,「手中已經沒有了靈板可用,想要繼續練習下去,必須補充新的靈板。只是,一旦進入星雲閣,就不一定能這麼悠閑了……」

窗戶外面,有許多境界不等的武者走動,那些人前往的方向,都是北城、南城間的靈材商街。

他住下來的房間,隔著一條河,能看到靈材商街上許多商鋪,能看到很多身穿碎冰府、星雲閣武者服飾的人,在那靈材商街上走動。

仔細去看,他甚至能隱隱看到碎冰府、星雲閣的武者,會在靈材商街上對持,言語上發生衝突,怒目相向。

不過那些人都恪守規則,不敢在靈材商街上真正動手,只是相互挑釁叫囂罷了。

在窗戶口瞄了一會兒,秦烈摸著下巴思索著,想著要通過什麼辦法來獲取靈板,好繼續靈陣圖的刻畫練習。

從凌家鎮離開前,他將他身上的靈丹靈石都留給了凌峰等人,他如今身上只有木雕、火晶石、星雲令等物,其中木雕和星雲令都珍貴之極,火晶石只是普通之物,價值不高,還是他以後融器的火源,也不能用來兌換靈板。

他手指敲打著木桌,看著上面九塊刻畫了聚靈陣圖的靈板,沉吟了好一會兒,忽然生出一個念頭來:「繪刻有聚靈陣圖的靈板,能否出售掉,兌換成空白的靈板?」

這般想著,他神情動容,打算碰碰運氣,看看那靈材商街有沒有店鋪能收購。

下了樓,踏上小河上的石橋,他來到兩城中央的靈材商街,看到這條街上人影幢幢,大多數都是身穿碎冰府、星雲閣特殊服飾的武者,也有一部分衣衫隨意,如他一般身份不明的武者混雜其中。

商街兩端,有十幾家各種店鋪,賣靈丹的,賣靈藥,賣靈草的,賣各種低等級修鍊功訣的都有。

商街中央位置,一棟五層的木樓修建的富麗堂皇,門前也是人流絡繹不絕。

很多境界略高的武者,都直奔那個商鋪而來,似乎前來靈材商街的真正目的,就是這家最大的商鋪。

「器具閣……」

相隔甚遠,秦烈都能看到這間商鋪那閃亮耀眼的牌匾,也不知道那牌匾如何支撐,在太陽下「器具閣」三個字熠熠生輝,極為的顯目引人注意。

眼見星雲閣、碎冰府的武者,還有不少零散的行人,都往器具閣行去,秦烈也下意識的過去。

來到器具閣門前,他抬頭又看了一眼那牌匾,卻驚奇的發現走近了以後看,牌匾上的「器具閣」三字反而不刺眼。

似乎它的閃亮,只是為了在遠處吸引人,等把人吸引過來後,又不會刺的人眼不舒服。

單單只是這個小細節,就能看出「器具閣」的不凡之處,秦烈心中暗暗點頭,也隨著人群走了進去。

樓閣的第一層,就極為的寬敞,這一層牆壁旁邊有著精美的玻璃器皿,裡面盛放著各種精緻漂亮的靈器,明光熠熠的劍,金黃色的短矛,各類顏色的圓環,閃亮的錘子……至少有數十件靈器之多。

不少前來此地的武者,都聚集在那些盛放靈器的玻璃器皿前,向這裡的店員徵詢著靈器的情況,弄清楚功用和價格,洞悉靈器的品階。

「……凡級三品,凡級四品,大多數都是這個等階。不過,這器具閣第一層就有靈器賣,而不是如別的商鋪一樣,只是出售靈丹和靈材,難怪大家都來這裡,因為這裡有成品可以直接購買。」

秦烈默默觀察了一會兒,注意聆聽一些人的談話,很快就弄明白的狀況。

器具閣的第一層,只出售凡級四品以下的靈器,第二層出售凡級五品靈器,第三層出售凡級六品靈器,第四層則是出售凡級七品,至於第五層……甚至有玄級靈器可買!

只是,從第二層開始,要上去就有限制了——要麼境界達到開元境,要麼繳納一部分靈石出來,向器具閣證明有購買的財力,而不是浪費他們的時間。

他留心查看,發現幾乎絕大多數的來人,都只是逗留在第一層,在那些凡級三品、四品的靈器間徘徊,和器具閣的店員談論問價。

只有極少極少幾人,過來後毫不逗留,直奔往上的樓梯口。

樓梯口,有器具閣兩名專門的看守著,他們會略加檢查,證實對方境界達到開元境,亦或者財力充足以靈石開路,才允許來人上樓。

每一個上樓者,都是臉色傲然,看也不看留在第一層的武者,似乎身份天生高人一等。

這一層的人,看著那些人,也都流露出敬畏和羨慕之色,有些人甚至微微鞠身,以笑容表示自己的謙卑。

「剛剛上去的那位,是星雲閣魏興長老麾下的堂主裴安,開元境初期修為。」

「現在這個叫冀飛文,是碎冰府下面的冀家家主,據說達到開元境中期境界了,非常厲害。」

「咦,那位是?」

這層的武者,時不時嘀咕著,將一個個上樓者的身份言明,然後忽然看向一名青年武者目露詫異。

這名青年二十歲左右,一身碎冰府的武者衣衫,模樣俊朗,神色漠然,和馮逸竟然有著七分相似。

他徑直上了樓梯。

「馮凱!他是馮凱,大半年前他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