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十五章冰岩城

第五十五章冰岩城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23 06:35  字數:3813

夜,沒點燈的漆黑石屋,秦烈蜷曲著身子,兩手抱膝縮在牆角,木然看著前方發獃。

石屋內的桌椅被擦拭的一塵不染,洗漱間似乎還傳來了碎碎念,房間內像是還能看到一道道活動著的倩麗殘影……

一幕幕兩人獨處的畫面,在他腦海中反覆映現,變得越來越清晰。

可她,卻要走了……

秦烈捂著胸口,覺得還有很多話沒有來得及說,又不知道該如何說起,心在隱隱作痛。

「嘭!」

房門被硬生生撞破,一道接著一道身影闖了進來,他們每個人手中都抱著酒罈。

——是凌峰、凌鑫、凌霄、凌穎他們。

「秦烈,我們來喝酒吧!」凌鑫將兩個酒罈猛地放下,撕開封口油布,倒滿一大碗酒,走向秦烈將酒碗遞上,喝道:「來,喝酒!」

「喝酒喝酒!」凌峰凌霄一起大聲叫喊。

就連凌穎也是湊上來,一起來對秦烈勸酒,這些人都是神情沉重,不說一句勸慰的話,只是以行動來表明態度。

秦烈心中微暖,伸手接過酒碗,仰頭痛飲。

火熱烈酒入腹,胸腔如在焚燒,內心痛苦好似真減緩了不少,這讓他頓時忘我,從凌峰、凌霄、凌穎手中搶過酒碗,不顧他們的驚詫,不要命地開始對自己灌酒。

凌峰眾人紅著眼,也不講話,都只是幫忙替他斟酒。

「喝,你們也喝,陪我徹底醉一場!」秦烈低吼道。

「好!大家一起喝,不醉不休!」凌鑫咆哮。

眾人於是全部放開大喝,在這石屋內大喊大叫,放聲的鬼哭狼嚎。

所有凌家族人,半夜三更都還能聽見那邊的叫喊聲,然而所有人也都可以體諒,聽到吼聲後只是搖頭輕嘆,暗道:隨他們去吧。

一夜酩酊大醉。

第二天,秦烈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太陽高照,已經是正午時分。

石屋內,凌峰、凌鑫眾人一個個東倒西歪,分散在桌上、桌底、床底、牆角,凌穎也是衣衫不整的趴在他的石床上,嘴角還留著口水,睡的正是香甜。

這一眾和他在天狼山出生入死的同伴,在他情緒最低落的時候,過來徹夜不休的陪著他瘋,希望能減緩他心中痛苦。

秦烈暗生感激,他沒有叫醒一人,而是將身上剩餘的靈丹取出來,小心塞入凌峰、凌鑫、凌霄身上。

那些靈丹,都是他第一次進入極寒山脈時,由屠澤他們從碎冰府死者身上收集後給他,其中一部分他作為聘禮給了凌語詩,剩下的部分,他今天都拿了出來……

深深看著他們,秦烈默默道了一聲珍重,然後從石屋走出,來到了鎮上。

很快,他就從一名凌家族人口中得知,在昨天夜裡,凌承業就宣布了他和凌語詩婚約解除,今早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凌語詩和凌萱萱就和七煞谷的馬車一起離開,離開了凌家鎮。

「七煞谷……終有一天我會去的。」

秦烈輕聲呢喃了一句,在炎炎烈日下,徑直往葯山方向行去。

葯山山洞中。

他稀稀落落收拾著物件,將木雕、星雲令、火晶石和一些零散材料,都一一裹好收入布袋。

手提布袋,他神色複雜看向石柱後面的一塊凸起的石頭,好一會兒,才道:「也該離開了……」

他將那塊凸起石頭按下去,義無反顧出了山洞,來到葯山山腳下。

很早前,他爺爺便說過,那凸起的石頭,為葯山奇陣中央樞紐,可以抹除內部的一切痕迹,能讓這裡的一切毀去。

他天雷殛的修鍊基礎早牢牢打下來,即便不藉助於內部的環境,也能持續修鍊下去了。

半年前,其實他就可以脫離葯山桎梏,前往星雲閣修鍊,可他選擇了繼續留在葯山,繼續留在凌家鎮。

如今,讓他甘願留下的人先一步離開了,他再也沒有了逗留的理由。

「轟轟轟!」

葯山內部,突然傳來驚人的爆炸音,整座葯山似乎都在劇烈顫抖。

秦烈在山腳下默默看了一會兒,聽了一會兒那轟鳴爆破聲,最後看了一眼凌家鎮的方向,跨步往冰岩城而去。

半個時辰後。

凌承業兄弟和族老凌康安等人,心急如焚來到葯山山腳下,幾人分別從不同山洞進入,發現所有洞穴石道都被亂石堵死了。

就連葯山,似乎都整整矮了一截,如深陷了下去。

「至今,我也不知道葯山內部隱藏著什麼,以後恐怕也弄不清了。」凌承業輕嘆一聲。

「他應該去星雲閣了。」凌承志說道。

凌承業鎖著眉頭,「是我們對不起秦烈,是我沒有遵守約定,提早一年解除了婚約。哎,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好像做錯了什麼……」

族老凌康安看向遠處,道:「承業你沒做錯什麼,不用太過自責,只要萱萱、語詩人在七煞谷,將來凌家一定有壯大的一天!她們是鳩婆婆的親傳弟子,在未來,她們有更加廣闊的天地,語詩……也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年輕人,我們應該為她們高興。」

「希望如此了。」凌承業嘆息一聲。

傍晚時分。

凌峰、凌鑫、凌霄、凌穎等人緩緩醒來,然後就得知葯山內部洞穴被摧毀堵死,秦烈則是消失無蹤。

他們一活動,就發現了衣襟內多出來的靈丹,這讓他們百感交集。

他們自然明白秦烈就此離開了,離開了凌家鎮,前往冰岩城去了。

「大小姐、二小姐走了,秦烈也走了,只有我們還在凌家鎮了。」凌霄神情沮喪,看著漫天的晚霞,「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