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十四章離別

第五十四章離別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23 06:35  字數:4176

走在山間小道上,聽著凌峰的敘述,秦烈心中如被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澀辣各種滋味混合在了一塊兒。

就在半年前,當凌語詩知道他手持星雲令,能隨時成為星雲閣核心成員的時候,還患得患失了一陣子,為了不束縛著他,凌語詩忘乎所以的苦修,期望有朝一日能和他一起加入星雲閣,能和他保持一致。

凌語詩曾說,不想被他甩的太遠,希望能一直跟上他的腳步……

半年後,他還在凌家鎮修鍊著,凌語詩卻迎來了絕世的契機,能直接跨過星雲閣,一步踏入七煞谷這種黑鐵級的強悍勢力。

如此的世事無常,讓秦烈覺得啼笑皆非,一時間也是心亂如麻。

「家主就在鎮口等你……」凌峰忽然道。

秦烈訝然,旋即看到在凌家鎮的鎮口,凌承業顴骨深陷,臉色憔悴之極,看著天空發獃,時不時深深嘆息一聲。

在凌家鎮東南方,原杜嬌蘭一家的庭院處,停著一輛白玉打造的華貴馬車,那車廂雕刻著精美的花飾,鑲嵌著寶石明珠,在陽光下閃爍著炫目的光芒,刺的秦烈眼睛都隱隱生痛。

四頭用來拉車的金岩獸,身上都鎖著銀色鎖鏈,威風凜凜地守著車廂旁邊,暴躁的二階靈獸,如今卻是那麼的溫順。

幾名艷麗的女性武者,一個個神光內斂,明顯都是境界高深,她們散落在馬車旁邊,都在低聲談笑著什麼。

秦烈看向凌承業,又看向那馬車的方向,微微皺起眉頭。

「你終於出來了。」鎮口的凌承業,終於看到他的身影,精神忽然一震,快步迎了上來。

遠處,杜嬌蘭家庭院的那些嬌艷的女性武者,留意到凌承業的動作,都是莞爾一笑,似乎覺得有趣,都是掩嘴輕笑交流。

她們偶爾會瞥一眼秦烈,可即便是笑著,她們看來的目光,也還是帶著天然的倨傲……

——那是上位者俯瞰低等級武者一貫的姿態。

「凌叔。」秦烈走上前,輕嘆一聲,「你專門等我,到底想讓我做些什麼?」

凌承業忽然尷尬起來,訕訕的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他回頭看了看馬車的方向,想想明天就到了期限,終硬著頭皮說道:「是凌叔對不起你……」

秦烈默然不言。

「可對小詩和萱萱而言,對整個凌家而言,這都是萬載難逢的機遇,是我做夢都不敢想的機緣!」凌承業深吸一口氣,嘆道:「凌家,只是一個很小很小的勢力,必須依附星雲閣苟延殘喘。十年前,因為凌家的弱小,我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很多一同長大的同伴。」

「因為凌家的弱小,我二弟屈辱而死,我又只能繼續忍耐,我明知道是誰動的手腳,卻只能佯裝不知,還要忍受杜嬌蘭那賤婦的冷眼言語……」

他深深看向秦烈,神色痛苦,誠懇道:「凌叔對不住你,你不論如何唾棄我,凌叔都甘願承受,絕對不會多言一句。但是,但是凌叔希望你,希望你能勸勸小詩,因為這個機遇不單單只是關乎凌家的未來,也關乎著小詩的一生成長,一旦錯過了,小詩將來也會抱憾終身,凌家,也將因此悔恨不已……」

「秦烈,還請你勸勸小詩。」凌承志和凌康安這兩人,也在聽聞他回來的消息後,急匆匆趕來,一同央求他。

秦烈嘴角苦澀,看著三人焦急憂心的模樣,聽著他們的哀求,沉默好半響,才道:「為什麼你們覺得我能勸說她?你們是她父親,是她叔叔,是她的爺叔,你們不能,憑什麼我能?」

「因為姐姐愛你。」凌萱萱的聲音,從三人身後幽幽傳來,她眼睛閃爍著,抿著嘴,說道:「因為她不想和你解除婚約,她不想你傷心,因為她害怕她走出凌家鎮以後,就會失去你……」

秦烈腦海轟然一震。

「秦烈,別聽我爹爹他們的,姐姐如果走了,以後就很難再回凌家鎮了。除非,除非你將來能強悍到進入七煞谷、森羅殿這種等階的勢力,不然你和我姐姐之間,恐怕就一點希望都沒了。」

凌萱萱不顧凌承業等人的呵斥,倔強地說道:「我以前對你有些誤會,但你解救了凌家好幾次,明裡暗裡的幫助我們,我都記得呢。我不懂什麼家族的大勢,我只是覺得凌家應該知恩圖報,應該遵守和秦山爺爺的約定,就是這樣,我說完了……」

話罷,也不管凌承業、凌承志、凌康安的叫罵聲,她扭頭就走了。

秦烈則是因為她的一番話呆愣了很久很久。

「除非你將來能強悍到進入七煞谷、森羅殿這種等階的勢力,不然你和我姐姐之間,恐怕就一點希望都沒了……」

「我如果不努力,會被你甩的越來越遠,我只是想……只是想跟上你的腳步,我不要成為你的累贅……」

凌萱萱和凌語詩的話,在他腦海中反覆迴響著,讓他久久出神。

「她在哪裡?」許久後,秦烈忽然問道。

凌承業深鎖著眉頭,心情很是緊張不安,指向秦烈的石屋,說道:「這三天,她都將自己鎖在你的石屋中……」

秦烈的心忽然揪緊了一下,旋即不等凌承業等人多問,快速往自己的石屋方向衝去。

「你猜那小子會如何決定?」

「誰知道呢?他應該很清楚,那丫頭今日離開後,就一步登天飛黃騰達了,他若放手,就很可以永遠的失去。」

「要是不放手呢?將來那丫頭一旦後悔了,會不會天天悔恨埋怨他?」

「我很好奇他的決定。」

華貴的馬車旁邊,幾名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