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十九章八重天(求推薦票~~)

第四十九章八重天(求推薦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7 09:09  字數:4167

葉陽秋和刑堂武者,暫時在凌家鎮住下,等候來自於閣內的回訊。

經歷了凌家大院的那個大事件,如今,所有凌家族人再看秦烈的時候,目光都充滿了好奇和驚憾。

許多凌家武者,都對秦烈心懷感激敬意,凌鑫、凌霄兩人更是時常來找秦烈飲酒談樂。

有不少大膽的凌家少女,還會打扮的光鮮亮麗,時常徘徊在秦烈石屋旁邊……

秦烈每日來往葯山之間,凌家族人的目光都會聚集在他身上,有時候連星雲閣的武者,也會對他笑著打招呼。

一時間,秦烈在凌家鎮忽然變得炙手可熱,連凌語詩想單獨和他說些話,都變得麻煩起來。

——他太吸引人注目了。

五天後的一個中午,一隻信鷹出現在凌家鎮上空,落到刑堂一人肩膀上。

信鷹帶來了星雲閣那邊的回訊。

當著凌承業一家人的面,葉陽秋將信箋看完,然後沖著凌語詩點了點頭,說道:「劉延將事情說明清楚了,你凌家不但一點錯誤沒有,還為星雲閣立下大功。尤其是秦烈……他在星雲閣的貢獻點攀上到三千了,韓慶瑞長老都記載下來了。」

凌承業徹底放下心來,連聲道謝,臉上終於展露輕鬆笑容。

凌語詩美眸閃亮,恬靜淡雅說道:「多謝葉長老還我凌家清白。」

「不,是我應該謝謝凌家,謝謝那個……秦烈。」葉陽秋臉色依舊淡漠,「我那下屬劉延能大難不死,全然是因為秦烈讓魔狼王轉攻顏德武,不然,劉延絕然無法存活下來,高宇他們也將盡數被殺。」

他這麼一說,凌家一眾族人,也都是感嘆萬千。

任憑他們如何想像,也預料不到三番五次拯救凌家於水火之中的人,就是他們輕視五年,視之為傻子的秦烈。

——尤其是凌萱萱,這幾天一直都在愧疚中,沒臉找秦烈表達歉意。

「凌家雖然證明了清白,可馮家的詭計也達成了,已經得到了消息,馮家遷移到碎冰府掌管的地界了,再想動馮家也有點麻煩了。」葉陽秋冷著臉,沉吟了一下,忽然對凌承業說道:「有關十年前杜海天暗算凌家,導致你妻子葬身和眾多族人犧牲一事……我會進行調查,就算杜海天是長老,我也會盡量弄清楚真相,為你們凌家討個公道。」

他這麼一說,凌萱萱、凌語詩眼睛通紅,激動的不能自禁。

凌承業和凌承志兩兄弟,只是一味的道謝,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我不能百分百保證,一定能讓杜海天獲得嚴懲,他畢竟……也是和我同級別的長老。不過當年替他下達命令的那些爪牙,應該逃不掉刑堂的懲罰,還請你們有個心理準備。」葉陽秋又道。

「明白,我們明白葉長老的難處。」凌承業連忙道。

「就這樣了,我們在凌家鎮逗留太久了,是時候回去交差了。」葉陽秋拒絕了凌承業的挽留,將事情交代清楚後,便率領刑堂麾下離開凌家鎮。

當天傍晚。

秦烈從葯山礦洞走出,一眼瞧見山腳下,立著一道優美淡雅的身影——凌語詩。

一身藏青色的貼身長裙,將她典雅寧靜的氣質完全襯託了出來,一頭漆黑長發柔順披散下來,如飛瀉的瀑布,令她平添了幾分美麗高貴。

夕陽下,伊人如從畫中走出的仙子,讓人悠然神往,心馳搖曳。

「你今天怎麼過來了?」秦烈走過來,自然而然地問道。

「我爹在家裡設了宴,讓我親自過來請你,還希望你賞臉一敘。」凌語詩溫柔笑著,明眸飽含深意地說道:「這幾天,不少凌家的小鳥雀兒,都花枝招展的圍繞在你石屋旁邊,我都找不著機會見你……」

秦烈啞然失笑,搖了搖頭,無奈道:「這就是我一直害怕的事情。」

他真正蘇醒過來後,還是寧願以木然痴傻來偽裝自己,就是怕吸引凌家人的注意,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影響他的修鍊。

如今,他只要一出現在凌家鎮,所有凌家族人都會目光鎖定他,一路上還有各種問話,就算是回到石屋也不安生,旁邊有很多人嘰嘰喳喳,有時候凌霄、凌鑫還直接闖過來找他喝酒談心。

現在,連凌承業都開始設宴了,他忽然覺得以後怕是要不得安生了。

「你不用擔心太多,那些人的熱情也就一陣子,等過去就好了。」凌語詩勸慰著,歉意說道:「都是因為我,才攪亂了你的生活,將你扯進凌家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中……」

秦烈淡然一笑,「也不全是因為你,杜家悄悄讓煉器師破解藥山的陣法,也是觸犯了我,我也不想讓杜家人順暢。」

「你這傢伙,真實的境界到底在煉體幾重天?那杜恆在八重天境界,居然被你打的沒有還手之力,你境界一定很高吧?」凌語詩微微鞠著身子,主動湊上前來,一雙明眸熠熠生輝,一瞬不移地凝視著他。

凌語詩現在比他還要略高一點,這般彎腰放低身段後,豐澤唇角離他只有一拳距離……

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悄然從她吐息如蘭的唇瓣逸出,令秦烈心中一盪,體內如有不知名的火焰燃燒起來……

「七重天,我只有煉體七重天境界,嗯,就是七重天。」他講話都有點不利落了。

凌語詩深深看著他的臉龐,忽然「噗哧」一笑,美眸溢滿笑意,「才不信你呢。」

「不信拉倒。」秦烈嘿嘿笑著,「我穴竅被別的力量充盈著,靈力無法滲透進去,穴竅不能貫穿,就是七重天境界,不是么?」

「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