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十四章重壓

第四十四章重壓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5 06:32  字數:3918

秦烈、凌語詩肩並肩行在山間小道,一路交談著,不急不緩地走向凌家鎮。

初入凌家鎮鎮口,兩人就聽到杜嬌蘭刺耳地叫罵聲,聲音來自於凌家家主居住的庭院方向。

凌語詩俏臉一變,對秦烈說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要過去看看怎麼一回事。」話罷,她急匆匆就往主家趕去。

凌承業一家住在凌家鎮中央,就在演武場旁邊,那也是凌家祠堂的位置,那片宅子歷來都是歸屬於家主的。

此刻,從那一塊方向傳來非常激烈的爭吵聲,遠遠望去有很多凌家族人聚集著看熱鬧。

秦烈愣了一下,想了想,心神微動,讓眼神空洞下來,也漠然朝著那一塊走去。

不多時,他便來到爭吵發生之地——演武場後面的凌家大院。

他一過來就發現凌峰、凌鑫一眾人也先一步到來,都站在凌承業那一塊,凌語詩神色焦急趕來後,也來到她父親身旁,正低聲詢問她妹妹凌萱萱,要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此刻,杜嬌蘭帶著杜岐山、杜恆和杜海天安排過來一眾武者,正對凌承業興師問罪,指著凌萱萱刻毒辱罵著。

杜家人身旁,她小兒子杜飛躺在擔架中,臉色蒼白如紙,一副重傷垂危的模樣。

凌承業的臉上,有著幾道抓痕,似乎是被杜嬌蘭撒潑給抓傷的。

凌家的三名族老凌康安、凌祥、凌博三人也齊齊到場,都是神色沉重,正在兩邊勸說著。

院子周邊,聚集了不少凌家族人,都指著杜家母子等人指責,神色激憤。

秦烈在人群不起眼的角落,默默聽了一會兒,漸漸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兩天前的一個夜裡,杜飛色慾熏天的趁凌萱萱睡著時下迷煙,想要對凌萱萱欲圖不軌,卻被凌萱萱及時發現,只有煉體六重天的杜飛,被凌萱萱打成重傷,胸口肋骨都斷了好幾根,就連命根子都被狠狠踹了一腳,有廢掉的可能性……

事情發生後,杜嬌蘭勃然大怒,指責凌萱萱污衊她兒子,故意對她兒子痛下毒手。

她當夜就和凌承業差點打了起來,凌承業聽說杜飛要對凌萱萱圖謀不軌,也怒火衝天,和杜嬌蘭鬧的不可開交,後來在三名凌家族老的勸說下,兩人才互相怒罵著偃旗息鼓。

杜嬌蘭回去後,檢查杜飛傷勢,發現他傷勢逐漸嚴重後,又反覆過來糾纏大鬧。

算上今天在內,這已經是第四回了……

「凌承業!你們欺負我們孤兒寡母,當我們無人是吧?好!你們給我等著,我娘家人很快就會過來!」杜嬌蘭張牙舞爪,如一頭母獅般吼叫著,「我堂哥下午就到,我倒到時候你凌承業還怎麼耀武揚威?你那小賤婢惡意中傷我兒子,將我兒子打成那樣,此事我絕不會善罷甘休!」

「你才是賤婢!你們杜家全家都是賤狗賤貨!」凌萱萱眼睛通紅,毫不示弱地對罵,咬牙切齒的模樣如一頭小母虎。

「你兒子活該!」凌語詩問清來龍去脈後,也是俏臉冰寒,美眸瞪著杜嬌蘭,喝道:「杜飛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沒有殺死他都算是客氣了,萱萱怎麼說也是他妹妹,他這麼做簡直畜生都不如!」

「嗯,簡直就是畜生啊!」

「活該啊,這真是造孽啊,沒打死都算是輕的了!」

「就是就是!」

「……」

周邊的凌家族人,一個個義憤填膺,紛紛附和道。

「好!很好!你們凌家人欺負我們外來的是吧?」杜嬌蘭肺都要氣炸了,眼睛泛出幽幽毒光,「你們給我等著,等我堂哥從星雲閣過來,我看你們一個個還能不能這麼硬氣!我要不給我兒子討回公道來,我杜嬌蘭就離開凌家鎮,再也不回來!」

一聽到她提起杜海天,之前叫囂得厲害的很多凌家族人,忽然間都沉默下來。

杜海天是星雲閣五大長老之一,開元境中期修為,據說很快就能突破到開元境後期了,他本身實力都要強過凌承業,麾下還有三名開元境初期的武者,而且杜海天還是星雲閣另外一個副閣主柳雲濤的心腹,深得柳雲濤的器重。

杜海天個人手中的實力,就比凌家要強上一籌,而且他本人還代表著星雲閣,如果他真的過來,凌家……真的很難應付。

「怎麼?不吭聲了?不敢叫了?」一見提起杜海天的名頭,很多凌家族人紛紛沉默,杜嬌蘭就傲然起來,冷笑道:「你們都給我聽好了,這次我兒子的事情,我一定要討回公道,定要讓那小賤婢付出代價!」她眼睛陰冷如毒蛇的信子,森然盯著凌萱萱。

被她那陰森冷厲目光看著,凌萱萱覺得心底發寒,嬌軀禁不住微微一顫,膽怯地小聲道:「姐姐,我是不是做錯了,給爹爹和家族惹了大麻煩?」

停了一下,她又潸然欲泣地說道:「是杜飛那禽獸瘋了!我,我真的忍不了他啊!」

「沒事,別怕,你沒做錯什麼,是他活該!」凌語詩握緊她的手,輕聲寬慰,「這趟我們在天狼山為星雲閣立下了功勞,咱們不見得就怕他杜海天,你別太擔心了,換了姐姐我,也會忍不了下重手,你不用太自責。」

經過她這麼一番勸慰,凌萱萱明顯寬心很多,嬌憨的小臉上,少了一些愧疚憂煩。

秦烈在人群一角,默默觀察了一會兒,發現凌承業和凌承志兩兄弟一聽說杜海天下午就過來,明顯臉色微變。

看樣子,兩兄弟表面上硬氣,可實質上對杜海天還是極其忌憚的。

連他倆都這樣,更何況那些凌家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