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十三章回山

第四十三章回山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4 08:12  字數:3846

八天後,秦烈和凌語詩等人終於到達葯山,看著葯山上一個個熟悉的洞穴口,眾人都神情欣然。

「總算是到家了。」凌霄呵呵笑著,摸了摸身上鼓脹的布袋,眼睛閃亮道:「雖然離開凌家鎮還不到一個月時間,但這次實在太驚險了,竟讓我有種過了很久的感覺。好在……我們渡過了劫難,並且收穫頗豐,哈哈!」

「在馮家、碎冰府陰險算計下,和瘋狂地追殺中,我們能存活下來的確算是奇蹟了。」凌峰深深看了一眼秦烈,笑著說道:「而且我們還得到不少靈石靈材,並且為星雲閣立下功勞,嗯,這一連串的遭遇說起來當真驚心動魄。」

大家都順勢看向秦烈。

所有人心中都雪亮,如果沒有秦烈數次的驚艷表現,這趟凌家眾人必將萬劫不復,男人都會被斬殺,凌語詩和凌穎的境況更會極其的悲慘,可能活著比死去都要難受。

就算劉延和高宇眾人,也將難逃一死,會和他們一起全軍覆滅。

「秦烈,以後你來往凌家鎮的時候,難道還要裝瘋賣傻么?」凌語詩抿著嘴,笑盈盈地說道。

就要到凌家鎮了,她昨夜就換下了武者服,穿上了一套淡綠色長裙,長裙上修滿碎花,裙角吊墜著藍水晶,襯托她素雅清麗,她那美麗的眸子轉動間也是流光溢彩,讓她看起來光艷照人。

這趟凌家不但收穫了諸多靈石靈材,還為星雲閣立下功勞,並且贏得了劉延的好感,就連那件困擾了她許久的煩心事,也徹底消除了。

——她的未婚夫不但一點不傻,而且還極為出眾不凡,處處維護著她。

少了種種煩惱,又多了種種喜悅,這令她心情極佳,俏臉上始終帶著淺淺笑容,讓她容光煥發。

這幾天,大家都瞧出凌語詩和秦烈之間關係愈發親近,聽到她調侃秦烈的話,都呵呵笑了起來,也都看向秦烈。

「我那不是裝瘋賣傻,只是一種修鍊狀態,以後也可能會這樣,別大驚小怪的。」秦烈苦笑,無奈地解釋:「所以以後在凌家鎮的時候,你們看到我那種狀況不用奇怪,嗯,我是在那種境界下修鍊,就是這樣。」

「不奇怪,不奇怪,嘿嘿,你小子以後做出什麼事情我都不會奇怪了。」凌霄大笑,「你連劉延凡級五品的靈器都能修復,比你爺爺當年還要厲害了,你說我們以後還能奇怪什麼?奇怪的事情太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他這麼一說,大家都失聲笑了起來,連說秦烈身上奇怪的事情太多太多,倒是讓他們漸漸習慣了。

「算了,不和你們多說了,我去一趟葯山,先把火晶石放下來,一會兒去鎮上吃口正常的熱飯。你們先走吧,不用等我,我一會兒就過來了。」秦烈淡然笑著說。

「我和你一起回去。」凌語詩笑容恬靜,自然而然地說道:「都離開快一個月了,也不急在一時,你去吧,我等你一會兒。」

「我們也不著急,就在這裡等你一會兒。」凌霄很講義氣地說道。

凌鑫則是瞪了他一眼,「笨蛋,大小姐是想和秦烈單獨相處一會兒,你這傢伙真是蠢!」

此言一出,大家都反應過來,皆是嘿嘿低笑,眼神調笑地瞄向兩人。

凌語詩略有些羞惱,臉蛋微紅,斥道:「就你廢話多,什麼時候都一樣!」

凌鑫也不生氣,撓頭訕訕傻笑兩聲,「大小姐恕罪,是我的錯,我聲音太高了……」

秦烈啞然,心裡卻覺得微暖。

他不記得十年前的記憶,這五年又是一人孤獨修鍊,和同齡人幾乎沒有過接觸,這讓他有時候會顯得有些孤僻。

然而,和凌家人這些天的相處,卻讓他覺得心裡很安逸很溫暖,尤其是凌語詩……

「那我先去葯山了。」微笑著,他沖眾人點了點頭,往葯山方向行去。

在他離開後,凌鑫眾人都很識相,立即主動表態要先回凌家,只有那凌穎撅著嘴,有些不情不願,好像也想留下來一起等候秦烈。

「你這丫頭,人家都訂婚了,你還攙和什麼呀?」凌霄拽著她,小聲提醒道。

「只是訂婚罷了,又沒真正結婚,真是的,算了,我跟你們走好了……」凌穎小聲嘀咕了一句。

凌語詩將一切看在眼裡,沒有和凌穎多說什麼,沉吟了一會兒,她對眾人說道:「秦烈這五年來都在艱苦修鍊,是我……打攪了他的平靜生活,讓他牽涉到了凌家的瑣事上。」

停頓了一下,她皺眉繼續道:「凌家那些亂七八糟的破事,本就不應該加諸到他身上,那些都和他無關。所以,等返回鎮上以後,關於他的事情……大家不要多說什麼,他想平平靜靜地修鍊,我們就盡量讓他平靜下去。」

「嗯,我們明白,凌家雖然有一堆的爛事,可那些都是我們的事情,的確不應該強加在他的身上。」凌峰點了點頭,正色的叮囑眾人:「一會兒回到凌家鎮,秦烈的事情不要說什麼,不然讓其餘人知道秦烈的神奇之處,他們必當會糾纏秦烈,這肯定會影響他的修鍊。」

大家紛紛表示明白,各個保證不會多嘴,不會多提秦烈的那些事情。

旋即,在凌峰地催促下,眾人結伴返回凌家鎮。

凌語詩婷婷站著,一人在葯山的山腳下等候,她忽然回想起前段時間秦烈遇襲,她背著秦烈回凌家鎮的那段經歷,當時她還扣緊著秦烈的大腿。

而秦烈,則是趴在她後背,緊緊貼著她的背臀……

想著想著,她不由地臉頰發燙,忽然生出一個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