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四十二章貼心

第四十二章貼心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18:45  字數:3818

「大小姐,你在哪兒呢?讓你等我一下的,跑什麼地方了?」

凌穎一邊輕呼著,一邊窸窸窣窣穿著衣衫,明眸疑惑地東張西望,喃喃低語道:「奇怪了,剛剛明明就在這一塊兒,怎麼忽然就不見了?」

這般說著,她那嬌小玲瓏的身姿上,已經覆蓋上一件淡藍色紗裙,她則是不住地搖晃著小腦袋,四處找尋著凌語詩的身影。

需要兩人合抱的大樹後,為了防止被她瞧見的秦烈和凌語詩兩人,不得不身子貼在一塊兒……

凌語詩的動人身軀,此刻只套著單薄絲綢內衣,她長發濕漉漉地滴著水,將內衣完全打濕,使得薄薄衣衫緊緊黏住曼妙酮體,這種若隱若現的誘惑,比一絲不掛還要令人血脈噴張。

秦烈一動不敢動,身子變得無比僵硬,呼吸漸漸粗重起來。

那具誘惑無限的胴體,和他這般緊密無間地緊貼著,嗅著那如蘭幽香,他能感受到佳人肌膚的滑膩,能體味到那酥胸的豐盈彈性,能聽到對方同樣加快的心跳聲……

「嘭嘭!嘭嘭!」

在凌穎的低聲呼喊中,兩人心跳加速,都能感受到對方體溫漸漸身高,能聽到彼此漸漸粗重的呼吸聲。

旖旎驚險的氣氛中,兩人都無法思考,大腦一片空白,只是緊緊靠著,甚至快要忘記了凌穎的存在。

不知過了多久,凌穎的喊聲消失,兩人依然保持著那個姿勢不變,呼吸聲越來越重。

秦烈覺得有一團熊熊烈火在體內焚燒,燒得他意識模糊,只想要緊緊將那具曼妙酮體擁緊,似乎這樣能稍稍減緩體內的火熱。

他下意識地這麼去做了……

他那僵硬的兩手,陡然用力,猛地將凌語詩摟緊,越來越用力!

感受著佳人豐盈酥胸地變形,他體內火熱不但沒有減退,反而愈發洶湧起來,燒得他簡直想將凌語詩給按進自己身體!

只有十五歲的他,日復一日地修鍊著,只顧著靈力地積累和境界地提升,從未經歷過如此陣仗,對一切都懵懂陌生,不知如何來釋放內心燥熱。

他的動作,只是出於身體的本能反應……

「唔……你弄疼我了。」

凌語詩呼吸越來越困難,被秦烈勒的越來越緊,她生出一種下一秒就會窒息的感覺,趕緊輕呼一聲,用力將秦烈推開來。

兩人終於分開。

「我……我一直在這裡修鍊,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過來的,我不是故意的……真的!真的不是故意……」

一分開,秦烈忽然反應過來,心底暗急,結結巴巴地解釋起來,神態有些緊張。

凌語詩羞紅著臉,美眸泛著流盼嫵媚的波光,她微微咬著下唇,輕哼了一聲,斥道:「偷看不是故意的么?忽然抱緊了人家……又怎麼說?」

秦烈語塞了,尷尬地站在那裡,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凌語詩忽然抬頭,千嬌百媚地白了他一眼,低低一笑:「傻樣子……」

話罷,也不等秦烈解釋清楚了,她抬起筆直美腿,搖曳生姿地往族人休憩的方向行去,從她那婀娜歡快的步伐來看,她似乎……並沒有真正生氣。

秦烈看著她姿態優美地漸行漸遠,腦子還回想著先前的美妙滋味,一時間忽然覺得繼續修鍊下去有點索然無味。

他就這麼坐了下來,抬頭看著皎潔無暇的明月,心亂如麻,怎麼也不能平靜下來。

接下來的兩天,秦烈和凌語詩見面的時候,都有點不敢去看對方的眼睛,好像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擔心被人瞧出點什麼跡象來。

在凌家族人面前,凌語詩還是那個體恤下屬的大小姐,在途中歇息的時候,她會和眾人談論這趟的收穫,交流修鍊的心得。

秦烈則是和以前一樣,一般不主動參與凌家族人的談話,就算是休息的時候,他大多都是木然坐著,眼睛時常還會顯得空洞無神,如靈魂出竅一般……

通過凌語詩的解釋,大家知道秦烈這是修鍊一種功訣導致的,也漸漸習慣了,每次見到他眼睛空洞的時候,還都會露出敬意。

對秦烈的刻苦修鍊,他們非常認同,而且之後他們都漸漸減少講話的時間,一看到秦烈眼睛空洞了,他們都會默默停止交談,也會各自尋找合適的地方凝鍊靈力,淬鍊自己的身體和筋脈。

——秦烈的苦修,令他們感受到了壓力,也間接鼓舞激勵了他們。

「再有兩天就要到家了!」這天傍晚,大家圍在一起吃著干肉,喝著美酒,凌霄臉色興奮,哈哈笑道:「這趟碎冰府損失慘重,我們也算是立下了功勞,還得到了很多戰利品,真是堪稱完美啊!」

「也不知道馮逸死了沒,那傢伙沒死早晚都是個禍害,他要活著,將來我必當親手殺他!」凌鑫冷哼道。

這趟出來的凌家族人,只有凌洋沒有能活著回來,死在了馮家人手中。凌洋是他的表弟,這讓凌鑫對馮家恨到骨子裡了。

「馮家離星雲閣較近,而我們凌家和高家,都離星雲閣比較遠,從寒霧山轉道又將行程拉長了……馮逸如果沒有死的話,從天狼山的方向回馮家,要比我們快很多,他要想搗鬼,可以提前向星雲閣抹黑我們。」凌峰沉著臉。

「抹黑我們?」凌霄一愣,「有劉延在,他怎麼能抹黑我們?更何況還有高家能作證,他馮家還能翻了天不成?」

「他要抹黑我們,說不定會將劉延、高家也都帶上,這麼做當然隱瞞不了太久,但我覺得很有可能……」凌峰說道。

「怎麼說?」凌鑫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