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十七章雕像

第三十七章雕像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3656

面對著十一頭銀翼魔狼,秦烈站在隊形前方,高高舉起木雕。

「該停下來了吧……」

秦烈心中默念,氣定神閑的等候著,等候著銀翼魔狼群主動停下。

按照他爺爺的說法,銀翼魔狼認得木雕,只要他出示木雕了,就能從銀翼魔狼的攻擊中逃脫。

他沒有理由不相信他爺爺,所以他自信滿滿,認為銀翼魔狼在看到木雕後,就會主動停止攻勢。

「他這是幹什麼?以身飼狼么?難道他以為銀翼魔狼撕碎了他以後,就會放過我們么?」那名要抹脖子自盡的高家武者,看著秦烈的動作,覺得非常的莫名其妙,喃喃低語道。

「秦烈!你幹什麼呀?快回來啊!」凌語詩驚惶不安,急忙嬌呼,不顧防禦圈的形成,手持靈器雙心環朝著他靠近過來。

「那木雕……應該是一種厲害的靈器,我想應該是這樣。」劉延神情錯愕,旋即反應過來,肯定地說道:「秦烈應該有所憑仗,看他能給大家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吧。」

從結識秦烈起,他就發現秦烈身上充滿了神秘意味,所以想當然的認為高高舉起的木雕,應該是一種極其厲害的靈器,能幫助眾人來抵擋銀翼魔狼地攻擊。

「雕像刻畫的不是秦山爺爺么?」凌峰滿臉詫異,「這怎麼一回事?木雕能擋住銀翼魔狼,不可能吧?」

很多凌家人都和他一樣,眼神都非常古怪,覺得秦烈此刻的動作有點滑稽。

「呃……怎麼會沒停下來?」數秒後,眼見銀翼魔狼速度沒有絲毫減慢,秦烈也愣住了,「不是吧?根本就沒爺爺說的那種效果!這下慘了!」

先前銀翼魔狼離眾人還比較遠,然而,經過這一會兒的疾馳,它們已經近在咫尺!

最先一頭魔狼更是直衝秦烈,狼眼內凶光熠熠,長嚎著猛然撲殺過來。

一股凌厲之極的氣勢,從那魔狼軀體傳來,銀翼魔狼一對寬闊的翅膀銀光閃爍著,竟如鋸齒般給人一種鋒利的感覺。

「秦烈!別發獃啊!」

凌語詩尖叫著,兩手雙心環同時拋出,凝為一片光幕飛向那頭最快的魔狼,要幫秦烈先擋住一擊。

「嚎!」

那頭銀翼魔狼厲嘯一聲,狼爪狠狠拍擊過來,重重擊在雙心環上。

雙心環相互碰撞,傳來一聲金鐵脆響,被一下子拍打地疾飛上天,那些靈力形成的光幕,也在頃刻間潰散。

凌語詩俏臉蒼白,不及多想,立即從後方站到秦烈身前,玉手凝聚靈力出來,要硬抗瞬息即至的那頭被激怒的銀翼魔狼。

她這是要幫秦烈擋住致命的攻勢!

銀翼魔狼的狼眼中凶光攝人,如有靈性般嘲弄看向凌語詩,一對寬闊翅膀撲扇間,雄壯的身軀高高騰飛,在半空滑行著,猛地撲向凌語詩。

似乎年輕嬌嫩的女性血肉,更加令它覺得美味,所以它放棄了秦烈這個獵物。

「你快走!」凌語詩急喝道。

木雕沒有發揮預想的功效,令秦烈很是挫敗,因此愣神了一刻。

等他反應過來後,發現凌語詩電光火石間出手,奮不顧身地沖在他身前,要以性命來幫他擋下那頭銀翼魔狼地攻擊。

凌語詩只是煉體八重天境界,而銀翼魔狼則是二階,相當於開元境武者的實力,她要硬抗銀翼魔狼根本就沒有一絲勝算,這一點從雙心環被擊飛就能看出來。

眼見凌語詩在那頭銀翼魔狼的撲殺下,馬上就要香消玉殞了,秦烈反應過來後,已經來不及取出青翼斧攻擊,揮舞著那木雕就轟了上去。

天雷殛運轉,靈力中混入雷霆閃電之力,不要命地湧入手中木雕。

「轟!」

一股難以置信的狂暴之力,倏然從木雕內爆發出來!

那木雕人頭的一端,瞬間疾射出數十條粗如手指的青幽閃電!一條條閃電如散開的拂塵絲忽然連接成炙烈電網,竟然覆蓋了他身前至少四米空間!

「啪啪啪!轟隆隆!」

閃電激射,雷聲轟轟,從木雕一端爆發出來的電網,陡然釋放出暴烈恐怖的凌厲氣勢!

「嘭!」

那頭銀翼魔狼目顯驚恐,卻無法收住身勢,一下子撞在電網之中。

「嗷!」

一聲凄厲地慘叫,從那頭銀翼魔狼口中傳來,他一身銀色毛髮立即焦黑豎起來,如被天雷轟擊正著,狼身蜷曲著,一頭從半空跌落下來。

「嗤嗤嗤!」

木雕內凝結出來的熾烈電網,釋放出狂暴之極的閃電,一條條青幽閃電如蛇扭結在一塊兒,氣勢暴烈之極!

「噹噹!」

連雙心環落地了,凌語詩都沒有去接,看著又擋在她前方的秦烈,看著秦烈手中木雕釋放的恐怖電網,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的她,當真是百感交集。

「我就說嘛,那小子如果沒有把握,豈敢衝出防禦圈?」劉延點了點頭,深深看向秦烈,說道:「這傢伙果然和我想的一樣,身上充滿了秘密,沒那麼簡單被殺死。」

「還是劉哥高明!」凌鑫真心讚歎。

劉延微微一笑。

「嗷!」

倒在地下的那一頭銀翼魔狼慘叫著,身上依然有細密的電流閃爍著,它站起來後驚恐地後撤一截,看著秦烈手中木雕釋放的電網,沒有敢再次發動攻擊。

尾隨它一併衝擊過來的銀翼魔狼,一見它吃了虧,也急忙停了下來,一頭接著一頭站在它身後,狼眼都瞄向那一片電網熾烈區域,明顯都有些忌憚。

秦烈也呆住了。

他一隻手舉著雕像的兩腿,以雕像頭部對向狼群,隨著他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