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十四章都瘋了嗎?

第三十四章都瘋了嗎?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3593

「你要看這面六稜角盾?」劉延神情疑惑,不解地說道:「這靈器內部的靈陣圖被破壞了,如今連靈力都無法灌注,這有什麼好看的?」

不但劉延迷惑,凌語詩、凌峰等一眾凌家族人,也都是古怪看向他,不明白他為什麼忽然對劉延那損壞的靈器來了興趣。

「好奇。」在眾人不明的目光中,秦烈淡然說道。

劉延愕然,他深深看向秦烈那張年輕的臉,無所謂的點了點頭,便將那一米高的六稜角盾遞了過來。

「反正已經損壞了,你要看就看吧。這盾牌……是我用兩千貢獻點從閣內換取過來的,那兩千貢獻點,可是我三年的積蓄,如今盾牌就這麼損壞了,想想就覺得肉疼。」

在眾人驚奇目光下,秦烈接過這一面六稜角盾,盾牌入手極沉,給他一種厚重樸實的感覺。

將盾牌放下,他手指摩挲在盾面上的奇異花紋上,感受著紋理,悄悄釋放靈力和一縷精神力探查內部狀況。

精神力逸入其中,盾牌內部的殘破靈陣圖霍然映入他腦海,——那是「聚靈」和「增幅」兩種混合的靈陣圖。

這兩個靈陣圖,和鎮魂珠內的「聚靈」「增幅」靈陣圖相比,同樣簡單粗劣了太多太多。

這段時間,他修鍊的間隙,都在記憶鎮魂珠內的「增幅」靈陣圖。

如今,他已經快要將「增幅」靈陣圖給整個記下來,所以一看到那比他記憶中的「增幅」簡單片面的靈陣圖,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

盾牌內的「聚靈」、「增幅」靈陣圖,充斥在盾內大部分區域,「增幅」則是鑲嵌在「聚靈」內部,他細緻查探後,看清楚損壞的只是「聚靈」陣圖……

其中有一些圖線,因為強悍的攻擊被扭結在了一塊兒,導致靈陣圖靈力的運轉被堵塞凝滯,所以劉延無法灌注靈力進入。

「聚靈」無法運轉,靈力不能導入,鑲嵌內部的「增幅」靈陣圖也失效了,才讓這件靈器徹底報廢。

盾牌內的兩個靈陣圖,在他來看都非常簡單,似乎都只是他所記憶的「聚靈」、「增幅」的一小部分,但也都具備了聚靈、增幅的功用,如果能將扭結的脈絡重新梳理暢通,其中「聚靈」陣圖就能發揮作用,這件靈器也就能重新使用。

秦烈手指摩挲著盾面,微微皺著眉頭,神情專註,暗暗思量著。

劉延等人表情疑惑,只是覺得他的動作很奇怪,不像是認真去看六稜角盾的樣子。

「劉哥,碎冰府的人還在追蹤我們,雖然夜裡他們找上我們會慢上很多,但是我們不能耽誤太多時間。」高宇冷著臉,忽然出聲:「我想我們應該繼續動起來。」

劉延點了點頭,說道:「嗯,的確不能長時間在一個地方逗留。」

「秦烈,你繼續帶路吧,我們都跟著你。」這趟凌鑫主動表態。

沉溺在思緒中的秦烈,被他這番話喚醒,將那面六稜角盾還給劉延,說道:「走吧,我們先離開此地,重新尋一個安全的位置。」

「為什麼由他帶路?」一名高家人不滿道。

「因為在他的帶路下,我們雖然多繞了一些路程,卻沒有遇到一次靈獸群,沒有一名人員傷亡!」凌鑫哼道。

此言一出,劉延和高宇都是目顯驚詫,兩人忽視一眼後,由劉延發話:「好!我們都跟著秦烈!」

「那就走吧。」秦烈皺著眉頭,又是行在隊伍最前方,有時候會取出懷中地圖瞄上一眼,然後重新制定方向。

凌家人緊隨其後,劉延和高宇簡單包紮傷口後,也都跟了上來。

「秦烈這傢伙不簡單。」劉延壓低聲音說道。

高宇沉著臉,哼了一聲,沒有答話。

「暫時不要和凌家衝突,有些事情先放下吧,大家先齊心活下去才是當務之急。」劉延勸道。

「我知道怎麼做。」高宇不耐道。

劉延點了點頭。

秦烈一邊趕路,一邊暗暗思量著,腦海中不時浮現出盾牌內那扭結的聚靈陣圖,想著如果要修復那陣圖,他應該如何去做。

倒不是他對劉延有什麼好感,他只是單純的想嘗試一下,嘗試將這段時間記憶的兩幅靈陣圖給運用起來,看看是不是真的能如他所想的那般發揮出作用來。

這樣,也就不枉費他的辛苦記憶,也好讓他決定要不要耗費更多精力,在後面的「儲靈」、「固韌」兩幅靈陣圖上。

兩個時辰後。

深夜,他將眾人帶到一片古木茵茵之地,說道:「大家在這一塊歇歇腳,你們也將傷口處理一下吧。」他看向劉延和高宇等人,這時劉延、高宇身上還有血跡滲出來。

劉延、高宇沒有講話,停下來各自選擇位置坐下,取出療傷的藥粉,熟練的對著傷口塗抹。

兩個時辰內,他們沒有碰到那怕一頭靈獸,這讓他們相信凌家人所言不虛——秦烈的確能帶著大家規避靈獸群!

「你的六稜角盾,我可以嘗試修復一下,成不成不敢保證。」秦烈悄悄走到劉延身旁,想了一下,認真地說道。

「啊!」劉延猛地抬頭,兩眼發亮,肩膀都微微一抖,激動道:「你是認真的?不開玩笑?」

六稜角盾為凡級五品靈器,是他用光三年掙來的貢獻點換取的,可以配合他的靈訣增強他的力量,被他視為心頭至寶。

損壞後,他也是心疼的不得了,一聽秦烈說能修復,劉延如何能不興奮?

「我不敢保證,只能說可以嘗試一下,也許會一下子給你弄壞掉,以後都無法修復。」秦烈見他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