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二十六章暗涌

第二十六章暗涌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3679

秦烈將高遠的屍體重新掩埋,把周邊痕迹也給抹除掉,沉吟了一會兒,見天色漸晚,就往峽谷走去。

雨漸漸停了。

回到峽谷的時候,他看到凌家、馮家、高家的武者還在岩壁上採礦,那些人各個都被淋成落湯雞,渾身濕漉漉的,不過精神頭還都很旺盛,像被炎陽玉給刺激的不知疲憊。

就連劉延,也沒有像往常一樣躺在山谷休憩,而是來到有炎陽玉的區域,神采奕奕地看著高家、凌家、馮家人在那邊忙碌著,重點提防三家私藏炎陽玉。

對待火晶石的時候,他一直都是滿不在意,那是因為火晶石價值不高,三家都沒有煉器師,不會私吞火晶石帶走。

炎陽玉不一樣。

玄級靈材的價值實在太大了,三家人如果私藏了炎陽玉,可以直接去冰岩城的拍賣行出手,來換取不菲的財富。

因此,劉延必須要認真盯著,免得三家暗中私藏開採的炎陽玉。

「小穎兒,一會兒和大哥多喝幾杯如何?」馮侖咧著嘴,眼中閃爍著赤裸裸的色慾光芒,盯著不遠處的凌穎瞄個不停,「大哥比凌峰可強壯多了,更能照顧你,嘿嘿。」

被雨淋濕的凌穎,凹凸有致的身姿顯露無遺,飽滿的曲線的確惹人遐思。

她一隻手抓著繩索,腳踩著岩壁,豐臀微微翹著,讓旁邊不少高家、馮家武者都是暗吞口水,放肆的盯著她看。

但是敢直接出言調戲的,也只有馮侖一人,高家那邊的武者都沒有多說一句。

馮侖是馮逸的堂哥,煉體七重天的境界修為,之前對秦烈出言不遜後,惹來凌語詩攻擊的就是此人。

被凌語詩當場教訓過,又被馮逸呵斥過以後,馮侖安分了很長一段時間,最近也都沒有出格表現,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突然又放肆了起來。

「你去照顧你媽吧!」凌穎可是一朵帶刺的小玫瑰,瞪著美眸張口就罵,毫不客氣。

「馮侖!你嘴巴乾淨一點!」凌峰在一旁皺著眉頭,也忍不住冷哼一聲。

「嘿嘿,小嘴挺凶的,夠味!我喜歡!」馮侖眼中閃出一絲戾氣,低頭怪笑了兩聲,「希望你能一直這麼凶下去,那樣才有意思……」

「閉嘴!」馮逸冷著臉喝道。

馮侖明顯比較怕他,一縮頭,不再多說什麼。

這時候,他身邊那些馮家的武者,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個眼神都有點耐人尋味,像是都在期待著什麼,和往常明顯不太一樣。

「行了,別爭吵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劉延眯著眼插話,「不錯,今天三家一共得到十一塊炎陽玉,這個價值比我們前段時間的努力……加起來都要多的多!你們三家儘管放心,這次閣內絕不會虧待你們!」

在劉延的吩咐下,三家的武者逐漸從岩壁上下來,落到峽谷後,很多人開始去帳篷內換乾衣服。

凌語詩那一身利落的青色勁裝,也被雨水打濕了,她曼妙身姿也呈現出來,令不遠處的馮逸不時的望過來。

見到秦烈回來了,凌語詩嫣然一笑,捋了捋額前濕漉漉的頭髮,說道:「我先和凌穎換身衣服,一會兒再給你弄吃的。」

她和凌穎住一個帳篷,兩人擠入那帳篷中,悉悉索索換衣的時候,惹得周邊的很多武者心猿意馬,賊賊的目光都掃視了過來,恨不得視線能穿透帳篷,望見裡面的美妙風光。

不一會兒,她和凌穎換了乾衣服走出,凌峰等人也相繼換衣,不多時都聚集過來。

「媽的,馮家的那些混蛋,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嘴臭了起來。前幾天的時候,也都挺好的,現在竟然敢調戲起小穎了!」凌鑫沉著臉,看向遠處馮家的武者,「他們昨天還有一人說身體不舒服,要先回馮家治病,那傢伙我看一點都不像生病的樣子,一定是發現炎陽玉了,急著回馮家報信去了。」

秦烈心中一動,也不由看向了馮家那一塊。

「嘿嘿,你看那傻子!」馮家那一塊,馮侖發現他視線掃視過來,咧嘴怪笑了起來,「就他?還和少爺看中的女人訂了婚……凌家的家主估計也被那傻子傳染了,腦子都出了問題了。」

「嗯,據說凌家被一個姓杜的女人壓的抬不起頭來,凌家的凌承輝……被害死了也不敢吭聲。」又有一人接過話,聲音壓低,譏笑著談論凌家的醜事,不時發出一聲聲讓人心煩意亂的笑聲。

兩家隔了一段距離,馮家那邊的交談聲,時不時能飄過來幾句,讓凌家眾人一個個臉色難看。

「馮家的那些混蛋,這兩天是不是吃錯藥了?」凌鑫一下站了起來,怒喝道:「大小姐,要不要我過去掌他們的嘴?」

「算了,由他們在背後嚼舌頭,不用去管。」凌語詩無力的擺擺手,示意他坐下來,然後也同樣疑惑的說道:「馮家的那些人,從昨天開始,的確有點奇怪了。那馮逸,今天看我的目光……也越來越放肆了。」

「馮家會不會有什麼問題?」凌峰沉聲道。

「能有什麼問題?」凌語詩搖了搖頭,「有星雲閣的劉延在,他們能有什麼問題?馮家和我們一樣,都只是星雲閣的附庸,星雲閣想滅掉一個馮家,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還有那馮凱也在星雲閣內,他們馮家能折騰什麼出來?」

「這倒也是。」聽她這麼一解釋,凌峰也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

秦烈默然聽著,內心掀起了波瀾,隱隱捕捉到了一條線索……

他木然看向對面的馮家,暗暗謹慎起來,知道高遠的身死,很有可能和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