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二十三章牽手

第二十三章牽手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3229

凌語詩放完熱水,便歡快離開,走前還叮囑秦烈,說明天一早就過來接他。

浸沒在放滿熱水的木桶中,秦烈抬頭看著房梁,皺著眉頭出神。

二階靈獸銀翼魔狼,堪比開元境的武者實力,單個的銀翼魔狼和一條冰魄蟒戰鬥,銀翼魔狼的贏面還要大一點。

最主要的是——銀翼魔狼是群居靈獸!而天狼山,正是銀翼魔狼群的狼窩!

「每年五六月份,銀翼魔狼都會去冰峰朝聖,去面見『岩冰雪狼王』,七月份就會回來。一旦它們回來,看到人類武者霸佔了狼窩……」

在秦烈腦海中,忽然浮現出凌語詩、凌峰、凌穎眾人,被銀翼魔狼群撕成粉碎的血腥畫面……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凌語詩嬌柔的身子,將會被撕成粉碎,他便覺得心煩意燥,再也無法靜下心來。

「看來明天要先去一趟葯山,必須將爺爺刻制的雕像拿到手了,天狼山那一塊……恰恰被爺爺重點標註過。」

秦烈一下定決心,煩躁的心神忽然靜了下來,旋即便躺在木桶內,凝聚精神力,去端詳鎮魂珠內代表著「儲靈」的那一幅靈陣圖。

聚靈、儲靈、增幅、固韌四幅圖,他已經深刻記下了聚靈這幅靈陣圖,現在開始逐步對另外三幅靈陣圖下手。

……

第二天清晨,凌語詩帶著凌峰、凌穎、凌鑫等凌家族人,早早就來到秦烈石屋前。

一身貼身青色勁裝的凌語詩,玲瓏曼妙身姿都凸顯了出來,令不少凌家兒郎都眼神閃爍,有心想多看幾眼,又不太好意思。

「大小姐,你真要帶上他嗎?」

和凌峰一般年齡的凌鑫,身材高大,濃眉大眼,嘴角短須如針,煉體六重天的境界修為,他對凌語詩帶上秦烈很有些意見。

「凌鑫,你少囉嗦!」凌峰皺眉呵斥。

凌鑫對凌峰似乎有些敬畏,聞言撇了撇嘴,沒有繼續多言什麼。

來到秦烈石屋前,凌語詩嬌喝道:「秦烈,我們要出發了!」

等候了一會兒,見屋內並沒有回應,凌語詩微愣,便推開門進去,然後就發現屋內空空蕩蕩,根本沒有秦烈的身影。

凌語詩清麗的臉上,浮露出明顯的失望,她在屋內輕輕咬著嘴唇,幽幽一嘆。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他根本沒認真聽我說的話,也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他聽見了,然後就當作沒聽見吧?」凌語詩一臉苦澀,自嘲地搖頭笑了笑,走出石屋後,她輕輕吸了一口氣,淡然說道:「我們走吧。」

凌鑫眼見秦烈不在,暗暗高興,心道:少了個累贅,會少很多麻煩事。

「大小姐,你不用太在意,家主會另外安排人看護他的。」凌峰沉吟了一下,寬慰道。

「是呀,最近杜家人安分很多了,應該不敢亂來。」凌穎也說。

凌語詩微笑著點了點頭,隨意的說道:「走吧,反正要途徑葯山,我一會兒過去再吆喝一聲,他真聽不見那就算了。」

此言一出,凌峰、凌穎、凌鑫眾人,都流露出詫異不解的神色。

「還不死心啊?難道她真當那傢伙是未婚夫了,真的動情了不成?難以理解……」

眾人暗暗搖頭,看向凌語詩的目光,多了點狐疑之色。

在眾人怪異目光下,凌語詩坦然自若,領頭往葯山方向而去。

太陽漸漸升起的時候,一行十人,來到了葯山山腳下。

看著葯山上一個個礦洞,凌語詩吸了一口氣,用力嬌喝道:「秦烈,我們就要出發了,你到底去不去呀?我們等你半個時辰,你要不來,我們就先走了。」

「時間還早,大家就當歇歇腳了。」回過頭來,凌語詩淡然一笑,也不管大家會不會心生不滿,自己先找了個乾淨石塊坐了下來。

見她擺出這麼個姿態來,眾人也是無奈,只能陪著她等候。

時間一秒秒的流逝,葯山的礦洞依舊不見人影顯現,凌語詩美眸中的失望之色,也隨著時間的流逝加重,顯然心裏面不太好受。

「那傻子能聽見才怪呢……」等候了好一會兒,凌鑫漸漸不耐,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凌峰狠狠瞪了他一眼。

「大小姐,時間已經到了,他應該不會過來了。」凌穎盈盈起身,面朝著凌峰,她慵懶的伸展著纖細腰肢,那傲人酥胸勾起了驚人的曲線,嬌聲道:「凌大哥,我們該出發了吧?」

凌峰看著她賣弄身姿,有些頭疼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大小姐,你看呢?」

「出發吧。」凌語詩語氣低落地說道。

天狼山也在極寒山脈,離高家最近,高家、馮家和凌家一樣都是星雲閣的附庸勢力,天狼山的火晶石礦區,處在天狼山的峭壁處,凡人想要攀登非常困難,一個不慎就會摔死。

火晶石是煉器的一種火源,還是最常見最普通的那種,一點火,火晶石就會熊熊燃燒,提供熔煉靈材的炙熱能量。

按照品質的差異,火晶石的等階也不同,品質差的是凡級三品的靈材,品質好的也只是凡級五品靈材,算不上特別的珍貴,讓星雲閣高階武者來開採,就又顯得大材小用了。

因此,星雲閣就安排附庸勢力的高家、馮家、凌家合力開採,最後統計三家開採的火晶石數量和品階,來以一定數量的靈石作為酬勞補償。

天狼山的方向,和幽寂嶺的方向全然不同,一出葯山就要分道了。

凌家一行十人,漸漸走出了葯山,凌語詩回首看了一眼身後的葯山,心底幽幽一嘆,失望的踏上前往天狼山的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