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二十一章四幅靈陣圖

第二十一章四幅靈陣圖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3776

翠綠長裙的凌語詩,先前在洞口時臉色灰暗,顯得憔悴無神,如今則是美眸熠熠,看起來光彩耀人,嘴角噙著的笑容,也是大有深意,讓人琢磨不透。

「我給你帶了些吃的,先吃飽再說。」將碗碟擺好,她從籃子內把飯菜一一取出,笑吟吟看著秦烈,說道:「你慢點吃,我過去給你放熱水,你一會兒吃完就進來。」她款款進了洗漱間。

秦烈摸了摸下巴,眼神怪異了起來,猜測她在凌承業那邊,應該通過「凌烈」這個名字聯繫起了自己,然後刻意過來試探。

事實也的確如此。

凌語詩也漸漸意識到他的不尋常,經過凌承業兄弟的口風,愈發覺得秦烈可能在故意裝傻,於是便決定來試試他,看能不能通過親密點的接觸來瞧出問題,將秦烈給揭露出來。

不多時,秦烈將飯菜吃個精光,看了看洗刷間門口,苦澀一笑,硬著頭皮起身。

他其實並不怕自身的一些秘密被揭開。

對他而言,之所以還裝瘋賣傻,只是不想沾上凌家的太多麻煩事,不想凌家人過來找他,詢問那些關於葯山內部、關於他爺爺、還有關於他自身的事情。

保持呆傻狀態,就不會有人過來打攪他,他更能專心修鍊。

從現在來看,他想一直這麼保持下去,恐怕會越來越困難,凌家幾人都瞧出了端倪,凌語詩如今都主動過來試探了,他也就知道瞞不了太久了。

「還好,還好現在能隨意進出無法無念狀態,不然今天這陣仗都過不去。」秦烈暗暗想著,吸了一口氣,神色木然進入洗漱間。

熱氣蔓延的石室中,凌語詩俏生生站著大木桶邊上,清雅的臉上帶著淺笑,她將袖子捋了起來,露出賽雪般的潔白手臂,在淡薄水霧中,顯得很是俏美動人。

她一隻手抓著毛巾,另一隻手招呼著秦烈,「熱水放好了,你過來把衣服褪下,先進去好好泡一會兒。」

這陣仗讓秦烈如臨大敵。

不等凌語詩動手,他自己主動將外衫脫下,在那雙美麗眸子地注視下,他又褪下長褲,只穿一條短褲站在門口。

看著他幾乎赤裸的身子,凌語詩明眸泛出動人光澤,芳心微震,嘴角勾起優美的弧度,微紅著臉,輕呼道:「穿上衣服顯瘦,脫下後……挺精壯的嘛,不錯,身材挺好的呀。」

常年艱苦鍛煉的秦烈,外表看起來瘦削,然而真裸露出來,那一身精鍊健壯的身軀就顯露無遺了。

他身上塊塊肌肉非常明顯,極其的勻稱,和他身材的搭配堪稱完美!

似乎,也只有這種精鍊的肌肉,才能將他身體的力量、速度、耐力最協調均衡的施展出來,彷彿肌肉稍減一點就會爆發力不足,肌肉再壯碩一點,又會影響速度和反應力。

身為凌家的大小姐,凌語詩也常常在演武場監督,也看過不少裸露的凌家青年,她暗自比較了一下,就覺得秦烈的身軀似乎更加適合戰鬥,她也說不上為什麼,就是看著覺得很舒服順眼,有種很協調均衡的感覺。

在她稍稍失神的時候,秦烈「撲通」一聲從石階跳入木桶,然後立即進入無法無念的狀態,保持靈魂飄忽,以免被凌語詩給看出端倪來。

「怎麼沒有全部脫了?還害羞嗎?」凌語詩抿著嘴,講這話的時候,也是心底羞赧。

她在秦烈泡入大木桶以後,便拿著毛巾來到秦烈身後,霧氣中,看著秦烈的後背,她臉頰發燙,內心掙扎了一會兒,才咬著銀牙,佯裝鎮定地淡然道:「我來幫你吧……」

話罷,她拿著毛巾的手浸入木桶,毛巾沾上熱水後,就開始幫秦烈擦拭起後背,她柔嫩的掌心,纖細滑膩的手指,會時不時碰到秦烈的後背皮膚,讓處於靈魂飄忽狀態的秦烈,都覺得激蕩不已。

「嘩啦啦!」

凌語詩拿著毛巾,一遍遍擦拭著秦烈的後背,一會兒便轉了過來,到了秦烈的面前。

淡淡的霧氣中,她臉頰泛紅,一雙明眸流露出令人心驚膽顫的光澤,羞赧地抬頭時不時瞥一眼秦烈。

在這種情況下,處於無法無念的秦烈,身體都漸漸有了本能的反應……

他靈魂藏匿在鎮魂珠中,卻能看到他那短褲撐起了一個小帳篷,他下半身完全處在水中,短褲濕潤後緊貼著腹部,那小帳篷的輪廓就顯得無比清晰明顯,顯得……很是高昂亢奮。

「唔……」

凌語詩也不敢長時間多看秦烈,她趴在水桶邊忽一垂頭,立即瞧見了那小帳篷,她臉頰忽然紅的幾欲滲出血來,捂著嘴唇輕輕呼了一聲,明眸中似乎也繚繞起霧氣來。

「呸!」

輕啐了一聲,她不敢再低頭,又抬頭望向秦烈。

她發現秦烈眼睛依然木然,不過脖頸上青筋隱現,條條筋脈繃緊後,還微微跳動著,似乎在努力剋制著什麼。

凌語詩嚇了一跳,趕緊又轉向秦烈背後,簡單幫秦烈將後背擦拭了一下,就有些心慌意亂的退出了洗漱間。

她隱隱覺得,繼續留下來試探秦烈,可能會發生對她很不妙的事情來。

「最近一段時間,我不能經常過來了,我要服用百脈丹來改善體質。」她語氣微顫的,沖洗刷間的秦烈喊了一句,旋即便紅著臉悄悄出去。

一出石屋,被山風一吹,凌語詩腦子一下子清醒過來。

她旋即一臉訝然,捂著紅艷艷的臉,笑著自嘲:「我這是怎麼了呀?我幹嗎要怕他?我過來不就是要確定他是不是真傻嗎?臨頭了,我反而退縮了,可真是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