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十九章閉關

第十九章閉關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3552

由於凌承業不再禁止族人前往葯山洞穴,葯山的那些石洞,忽然變得熱鬧非凡。

每一天都有不少凌家的族人,懷揣著信心和希望,去裡面探查,結果都是一樣——無功而返。

連凌承業、杜岐山這類達到開元境的人,都沒有辦法在奇陣內不迷失,其餘人更加不可能成功走入石洞深處了。

隨著一次次的失敗,很多人逐漸改變策略,將秦烈當成了突破口。

然後就有不少凌家人,一早就候著秦烈,和他一道進入葯山,尾隨著沖入洞內,想跟著秦烈的腳步成功闖進洞穴深處。

可惜每每在石洞中,他們都會忽然迷失,無法看到秦烈的蹤跡,石洞中明顯存在幻陣霧陣,能讓進入者看不見身邊的人。

數次後,逐漸有人死心了,雖然心中對秦烈充滿了好奇,但在無法通過他成功後,也就慢慢放棄了。

深知杜嬌蘭心胸狹窄的凌承業,生怕她對秦烈偷偷下毒手,就吩咐凌峰、凌穎每天陪同秦烈進出葯山,防止他路中被襲殺。

凌承業的安排,讓杜嬌蘭一直找不到機會,愈發忌恨凌家人,也將秦烈當成眼中釘。

訂婚儀式完成以後,凌語詩前來找秦烈的次數更加頻繁,有時候一大早就帶著飯食過來,讓秦烈不需要再去凌家飯堂用餐。

傍晚時分,當秦烈回來的時候,常常發現她早一步過來了。

放水,疊被,打掃衛生等家務事,凌語詩乾的越來越嫻熟,她一貫的碎碎念也保持著,讓秦烈對凌家鎮各種瑣事都了如指掌。

有時候,凌語詩會忽然噤聲,會兩手托著晶瑩的下巴,美眸熠熠地看向他,似乎想要看出他心底隱藏著的秘密。

每每這個時候,秦烈都會忽然緊張,他會謹慎保持著神情的木然。

凌語詩會時而失望輕嘆,時而搖頭失笑,讓秦烈猜不出她內心的想法。

秦烈的日常修鍊,沒有因為葯山礦洞的熱鬧發生變化,他依然刻苦的繼續著,從不曾懈怠。

又是一天。

葯山深處的寬闊山洞內,秦烈依靠著一根石柱坐下,屏息凝神,藉助於幽影電雕的獸核修鍊。

在他身旁,有一地的灰色粉屑,那都是獸核力量被吸收乾淨,炸裂之後慢慢形成的。

不知不覺間,從幽寂嶺獵來的四十多塊獸核,已經沒幾塊了,那採摘的冰莖草早先一步耗盡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手中又一塊獸核粉碎成塵粉,他神情肅然,默默運轉著力量。

一絲絲靈力,從他丹田靈海中被調動起來,順著他的筋脈慢慢流動,如涓涓細流般逐漸匯聚向左手臂,旋即靈力在筋脈內陡然加速,如帶起驚濤駭浪般狂猛的沖向他左手食指!

「嗤嗤嗤!」

奇異電流聲,在他食指指腹中傳來,他這根手指被靈力漲的劇痛無比,如被火燒般呈赤紅色。

「嘭!」

洶湧澎湃的靈力,如撞擊在無形的屏障上,無法破出指腹,又忽然倒卷回掌心,讓他左手酸麻之極,一下子失去了知覺。

「還是不行……」

秦烈緩緩睜開眼,搖晃著左手,俊秀的臉上,布滿一絲焦慮無奈。

最近一段時間,他藉助於獸核讓丹田靈海內的靈力充盈了起來,於是就準備衝擊煉體七重天境界,可惜衝擊了幾次,都以失敗告終。

煉體境分為九重天,前面六重天的修鍊相對簡單,主要是聚集靈力,開拓靈海,然後不斷地以靈力溫養血肉,讓筋脈慢慢變得堅韌起來,前六重天的突破較為容易。

這段期間,武者與人交戰的時候,主要依賴身體的強度,還無法使用靈技,也無法做到爆發靈力來傷人或者殺人。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個層次的武者,無法將靈力通過身體釋放出來,不能做到「靈力外溢」。

靈力在體內出不來,就沒有殺傷力,也不能灌注入靈器,大幅度提升武者戰鬥力。

只有突破到煉體七重天,武者才能將體內的靈力爆發出來,通過身體各個部位傷敵殺敵,或者以靈力湧入靈器,發揮出靈器的可怕威力。

這個級別的武者,還能以靈力淬鍊骨骼、骨髓和臟腑,令身體強度更上一層樓。

因此,煉體六重天和七重天是個分水嶺,雖然相差一重天,可是差別卻判若鴻溝。

當時在和碎冰府武者交鋒的時候,他看起來渾身纏繞雷電,可那些雷電並不是真正的「靈力外溢」,而是天上閃電落在他身上,將他靈力導引形成的,那些閃電大多數都是自然之力。

沒有雷霆閃電轟落,他是無法達成這一步的,以後和敵人戰鬥,他不能次次指望碰到雷電交加的天氣,所以必須要儘快突破到煉體七重天境界。

煉體七重天,還能將靈力滲透向骨骸、骨髓、臟腑,也有助於他天雷殛的修鍊。

在很多人眼中,只有跨入煉體七重天境界的武者,才能算得上真正意義上的武者,六重天以下都只能稱呼為武人罷了。

凌穎會欽慕凌峰,也是因為凌峰突破到了煉體七重天,是凌家青年一代少有的真正武者。

「一定要儘快跨過這個門檻!」秦烈休息了一會兒,等左手酸麻感稍稍減弱一點,又取出一塊幽影電雕的獸核來,「還有最後三塊了,必須要早點渡過去了,那些從極寒山脈帶回來的剩餘靈藥、靈石,也需要七重天才能利用起來。」

得自碎冰府武者身上靈丹、靈石,他只是取出了一部分作為聘禮,山洞內還剩下一些,是他給自己留著的。

「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