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十四章被服侍的生活

第十四章被服侍的生活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4316

秦烈神情木然地走在鎮口的石道上。

和半月前一樣,他眼神空洞沒有神采,一身衣衫泥跡斑斑,看起來灰頭喪臉的,顯得頗為狼狽。

在他身後,凌穎一身綵衣,身姿豐盈,明眸流露出強烈的疑惑之意,不急不緩地跟著。

半月前,在秦烈離開藥山以後,凌家家主以為他在山腹,一直急著想見他,就安排人日夜不休的守在葯山的礦洞口等候。

夜裡凌峰看守,白天則是凌穎坐鎮,兩人輪班守著,一等他現身就立即稟報凌家家主。

也是因為如此,對葯山內部充滿好奇的杜恆,一直沒有找到機會深入探查。

而凌峰、凌穎兩人,也被凌承業要求只准在葯山礦口等待,嚴禁他們深入山腹,所以他們到現在也不知道葯山裡面有奇陣庇護。

今天傍晚,凌穎和往常一樣守在礦口,無聊到都要打瞌睡的時候,猛然看到秦烈從極寒山脈的方向回來。

凌穎當時就驚的差點尖叫起來。

她一路尾隨著秦烈,一雙狐疑的眼睛,停留在秦烈身上晃悠著,也沒有瞧出什麼門道來,這讓她心底疑惑更甚了。

「這傻子竟然不在礦洞,而是在極寒山脈呆了半月,他去幹嗎?孤身一人闖入極寒山脈,他是怎麼活下來的?」

凌穎越想越不解,嫵媚的臉上布滿了詫異,首次對秦烈生出了好奇心。

秦烈自然也知道身後的凌穎始終打量著他,他心中不起一絲波瀾,早在快要達到葯山前,他就將兩個袋子妥善藏好,免得身上東西太多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如今一身輕鬆,他也不怕凌家人能通過他身上的物品盤問出什麼。

對凌家人,他談不上有什麼好感,但也沒什麼惡意,他爺孫倆和凌家的關係,在他看,只是一場純粹的交易罷了。

爺爺為凌家修復靈器,換取葯山內部的使用權,幫助他修鍊天雷殛——僅此而已。

和以往的正常表現一樣,他從鎮口進來,無視旁人的目光和非議,徑直往自己的石屋走去。

一個個「傻子回來」的怪叫聲,直接被他過濾掉,因為習慣了,所以完全影響不了他。

不多時,他就回到那三間石屋,石屋顯然被清掃過,乾乾淨淨,秦烈也不在意,關上房門就開始休息。

他的回鎮,讓很多有心人都疑惑莫名,譬如凌承業兄弟和杜家人……

也有人漠不關心,譬如凌萱萱,她依然在演武場內吆喝著,都沒多看秦烈那怕一眼……

「家主。」凌穎棄下秦烈,衣玦飄蕩著,快步來到凌承業身旁,嫵媚的小臉布滿疑惑,低聲嬌呼:「他,他不是從礦洞出來的,而是……而是從極寒山脈的方向過來的!整整半月時間,他根本沒有在礦山裡面!」

此言一出,凌家三人都是神情驚異,對秦烈這半月的行蹤好奇不已。

「知道了,此事不要對別人多言。」

凌家家主沉吟了一下,吩咐凌穎別多嘴,示意她下去,然後對凌承志打了個眼色,兩兄弟加上凌語詩都起身,往秦烈石屋的方向走去。

三人很快來到秦烈石屋門前,由凌承業叩門,「秦烈,我是你凌叔叔,還請開一下門。」

屋內,秦烈睜開眼,微微皺眉,然後快速調整了一下,以茫然的表情將石門打開,放任凌家三人進來。

這五年,有時候凌承業偶爾會過來,那時候秦山還在,他過來都是找秦山修復靈器。

爺爺不在以後,最近兩年凌承業再也沒有來過,這次的登門讓秦烈疑雲叢生,不知道凌家三人的來意。

凌家三人進來後,看到秦烈坐在石凳上,直愣愣地看著石桌上的杯子,似乎那杯子比三人有意思的多……

凌承業仔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忽然說道:「秦烈,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見,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就會永遠這樣。我只是想說……葯山上的靈草靈藥,對凌家來說至關重要,而最近兩年,那些靈草開始大量枯萎,這已經影響到了凌家的基業。」

頓了下,他深深瞧向秦烈的眼睛,並沒有看到異常,無奈下,他只能接著往下說:「如果,如果你能聽見,如果你有辦法,我希望葯山上靈草的凋零能停止。凌家……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損失,還請你真正留心一下這件事。」

秦烈一言不發,繼續看著杯子。

「還有一件事。」凌承業猶豫了一會兒,愈發無奈的說道:「我答應過你爺爺,會照顧你到十七歲,其中一個方式就是讓你和我的女兒訂婚。按照我和你爺爺的約定,最近就應該舉行儀式了,我通知你一聲,是……你和語詩之間。我會儘快安排,儀式就在這一段時間。」

秦烈依舊木然,沒有任何錶情變化,凌語詩卻臉色泛紅,神情羞赧。

「不過我要事先說明,這場訂婚只是為了保護你,只會維持兩年時間。兩年後,不論如何我都會解除婚約,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凌承業繼續補充,沉吟了一會兒,又說道:「你爺爺對我凌家有恩惠,這幾年我們雙方合作愉快,希望以後也是這樣。嗯,不管你真實狀況如何,你的事情我以後都不會多管,大家盡量好好相處就是了。」

話罷,凌承業起身,示意弟弟女兒和他一起離開。

「爹爹,我想和他單獨說幾句話,你們先走吧。」凌語詩垂著頭,聲音輕柔的說道。

凌承業有愧與她,在心底嘆了口氣,點了點頭沒有多言,和他弟弟先一步走出了石屋。

房間內忽然安靜下來,氣氛逐漸變得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