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十一章碎冰府

第十一章碎冰府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3903

「咻!」

一支銀色飛箭,電芒般划過天空,疾射向冰魄蟒。

在那箭頭即將刺入冰魄蟒額頭的時候,突然銀光鋥亮,靈力外溢,光芒照耀得冰魄蟒深墨綠色的眼睛一花,像是短時間失明了。

然而,就在此時,它張口噴出一口寒霧,寒霧中夾雜著冰渣,正吐在箭頭上。

「喀喀喀!」

疾射出的飛箭,居然如被冰凍了,傳來令人心寒的聲音,飛逝的速度陡然一降。

「啪嗒!」

冰魄蟒甩頭一撞,飛箭竟然無力地落下,根本沒有能給它造成傷害。

被激怒的冰魄蟒,那綠幽幽的小眼毒辣陰森,吐著信子,將沿途灌木撞地紛紛炸碎,瘋狂地飛掠過來。

「小心!」卓茜驚叫,又射出一支銀色飛箭,喝道:「合力宰它!」

屠澤、康智等人紛紛出手。

一片赤色刀芒如長虹飛瀉,從屠澤手持的長刀內暴射出來,轟向迎頭而來的冰魄蟒。

康智哇哇怪叫,一桿金色長槍中,凌厲的金銳之力突突亂竄,閃耀出道道金色槍影,點向冰魄蟒的雙眼。

其餘四人也聚精會神,運轉靈力法決,以風刃、光波、火球從兩側夾擊,配合屠澤三人全力出手。

只有秦烈停留原地不動。

根據幾日交談,他知道屠澤處在煉體九重天境界,離突破開元境只有一步之遙,卓茜和康智都是煉體八重天境界,技藝精湛,戰鬥的經驗也極其豐富。

剩下的四人,也都是煉體七重天境界,算是星雲閣非常出眾的小輩。

一個煉體九重天,兩個八重天,四個七重天,這一股力量合力對付二階靈獸冰魄蟒,只要謹慎小心,是有可能將其斬殺的。

上一回和幽影電雕的戰鬥不算,這次,可能才是秦烈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戰,所以他想先觀摩一下屠澤等人的戰鬥方式,然後再加入其中。

屠澤、康智兩人手持長刀、長槍,正面和冰魄蟒纏鬥,卓茜則是拉遠了距離,以飛箭抽冷子射擊,加上其餘四人兩側的夾擊,那冰魄蟒應付起來顯得極為吃力。

它只能不斷的噴湧出夾雜著冰渣寒水的冷霧,才能在七人圍擊下,勉強抗衡下來。

冰魄蟒最強攻擊為口中寒霧,一旦武者被噴中,立即通體冰冷僵硬,瞬間失去戰鬥力,若是被寒毒侵入,還會有性命之憂。

屠澤七人深知冰魄蟒的可怕之處,都和它保持著足夠的距離,一見它要噴出寒霧,就馬上選擇躲避,絕對不硬碰那些寒霧,這讓冰魄蟒的最強攻勢每每不能奏效。

當中,卓茜等人趁勢攻擊,冰魄蟒被箭頭、風刃、火球、光波攻擊了多次,蟒身上漸漸浮現斑斑血跡,蜿蜒行進間,身形也漸漸不再靈巧,明顯被傷勢給拖累了速度。

秦烈在一旁凝神觀戰,通過屠澤等人的戰鬥,學習到不少東西。

屠澤七人應該不是一天兩天並肩作戰了,他們的戰鬥分工明確,配合的也非常嫻熟,並且極為團結,攻擊的方式也理智。

七人以煉體境的修為,聯手下硬生生把冰魄蟒給消磨的筋疲力盡,蟒身上傷口越來越多,逐漸失去了抵抗能力。

戰鬥很快失去了懸念,在七人不急不緩的消磨中,冰魄蟒傷勢太重,行動也緩慢下來,終於被七人活生生給耗死。

「哎,可惜了一身蟒皮了,二階靈獸的皮,可是有一定的價值啊。」

康智心疼的湊上前來,和屠澤都拿著一個小瓶子,兩人將瓶子內的一種液體,均勻倒在了冰魄蟒的身上。

「嗤嗤嗤!」

冰魄蟒的屍身冒起濃煙,血肉快速地融化起來,看得秦烈心驚肉跳。

不多時,這條九米長的冰魄蟒竟融成一地的血水,剩下一張有很多洞口的蟒皮,一截蛇骨,還有獸核和兩排鋒利的牙齒。

顯然,沒有被融化的部分,就是冰魄蟒身上真正值錢的材料了。

「你小子偷懶了吧?我們戰鬥的那麼激烈,你就在一旁看啊?」屠澤笑了笑,完全沒有責怪的意思,「是不是見我們沒有危險,能輕鬆幹掉冰魄蟒,所以你覺得沒有出手的必要?」

有過上次秦烈獨斗四十多隻幽影電雕的先例,七人都不會覺得他膽小怕事,只當他的袖手旁觀是因為看眾人勝券在握了,所以才會偷懶。

「我經驗太少,想好好學習你們的戰鬥方式,而且你們的配合又太默契,我怕我的參戰反而會影響你們。」秦烈隨意的說道。

「哈哈,太謙虛了你,能殺掉四十多隻幽影電雕,戰鬥經驗怎麼可能少?」屠澤邀他過來,指了指地上的那些材料,豪氣道:「我說過,如果真能找到星辰精鐵,定會好好謝謝你。蟒皮,骨頭,牙齒和獸核,你可以隨意挑選!」

卓茜、康智等人也都微笑著,都不介意屠澤的決定。

秦烈低頭看了一眼,搖頭笑道:「算了,沒有我需要的靈材,我就不要了。」

「咻!咻咻!咻咻咻!」

箭矢破空的厲嘯聲,突地從灌木叢內傳來,一支支飛箭凌厲射出,目標分明就是屠澤一行人。

「噗!」

康智身旁的褚鵬,還沒有反應過來,左肩就中了一箭,被箭的穿透力帶的蹌踉後退,劇痛下嘶聲尖叫。

屠澤、卓茜來不及將冰魄蟒身上的靈材收起,立即紅了眼睛,怒吼著應戰。

秦烈也是悚然變色,眼見那些箭矢呼嘯而來,趕緊抽身退開,找尋石塊來躲避。

好在他在水潭附近遊盪了幾日,對這一塊兒的地形無比的熟悉,立即找到一處石堆,大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