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十章煉體六重天!

第十章煉體六重天!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3807

「碰到不該碰到的東西?你指什麼?」

前往山谷水潭的途中,康智扭著頭,胖乎乎的臉上流露出苦笑,顯然有點擔心。

「冰魄蟒!」秦烈皺著眉,道:「水潭附近有冰魄蟒活動,有時候冰魄蟒會去水潭裡洗滌身上泥污,如果運氣太差碰到冰魄蟒,會有些麻煩。」

冰魄蟒是二階的靈獸,堪比開元境的武者,單體的殺傷力比幽影電雕可怕太多了,一口寒氣噴湧出來,煉體境的武者很難承受的住。

凌家的凌峰,當年和凌承志等人在極寒山脈碰到一條冰魄蟒,被噴了一口寒氣後,若非火雲錘及時幫他抵禦了寒氣,怕是早就寒毒攻心而亡了。

結果他活了下來,靈器火雲錘也報廢了,要不是秦山幫他修復,那靈器就徹底毀了。

由此可見冰魄蟒絕不容易應付。

他懷中有他爺爺的雕像,按照他爺爺所說,在一些特定的靈獸盤踞地,那雕像能發揮作用。

只是,那片水潭並不在其中,冰魄蟒也沒被他爺爺說起,雕像顯然用不上。

一聽說有冰魄蟒,眾人也都是神色微變,暗暗心驚。

除屠澤卓茜外,大家都是臉色為難,這時候,又是卓茜冷笑發話:「冰魄蟒是比幽影電雕厲害,不過這靈獸從來不會群集,肯定都是單個行動。一條冰魄蟒和三十多隻幽影電雕相比,哪個麻煩更大一點?我們七人,再加上秦烈,真的就應付不來一條冰魄蟒?再說了,又不一定真會碰上,瞧你們怕的那模樣?丟人不丟人?」

此言一出,眾人訕訕乾笑,也意識到自己的表現有些不堪。

「烈哥兒,這件事和你無關,你不用和我們一道兒。」屠澤沉吟了一下,忽然說道:「你給我們指出方向,我們已經很感激了,沒有理由再讓你一起跟著涉險。嗯,我們在這裡就可以別過了……」

「不,我和你們一道。」秦烈搖了搖頭,略顯稚嫩的臉上,滿是從容平靜,「你們需要我指引方向,而且,我也需要去那水潭找點東西……」

星辰精鐵為凡級七品靈材,傳言這靈材是天上星辰爆裂後,墜落凡塵的零星碎片,將其煉化融入靈器以後,能大大增強靈器的堅韌性,算是頗為罕見的奇物。

然而,他爺爺之所以特別標註那水潭,卻並非為了星辰精鐵,而是為了水潭旁邊石縫水藻中的冰莖草。

冰莖草為凡級五品的靈草,是煉製百脈丹的核心藥草,百脈丹能增進筋脈的堅韌度,讓武者脈絡的靈力流動速度增強,加快武者煉化靈石、獸核的速度。

直接吞服冰莖草,也能達到類似的功效,可以幫助秦烈快速將獸核內的閃電之力煉化,加快他積累靈力的速度。

他甘願一同前往水潭,並不是和屠澤、卓茜的交情有多深厚,而是為了冰莖草。

畢竟,如果他一人前往水潭,一旦碰到冰魄蟒將會立陷絕境,落得個九死一生的下場。

沒有屠澤七人,他絕不會這個階段過去冒險,現在能有七人陪同,他自然想抓住機會。

屠澤等人對他的表態頗為感動,眾人看向他的目光,也愈發的友好起來。

一路交談著,在他的引路下,一行八人在正午時分,終於來到了他所說的山谷。

極寒山脈中類似山谷多不可數,這山谷也沒有名字,可能離雪峰冰川漸漸接近的原因,谷內寒風陣陣,比幽寂嶺森冷許多。

眾人緊了緊衣衫,看著谷內齊膝的雜草灌木,以兵刃劃開一條路,進入山谷內部。

果不其然,山谷中央一個水潭忽然映現出來,水潭旁邊都是茂密水草,淡淡水霧繚繞在潭面上,猛然一看,谷內霧氣氤氳,倒是別有一番秀麗飄渺的風景。

「星辰精鐵就在潭底?」屠澤神情激動地看向秦烈,最後確認道。

秦烈點頭。

屠澤歡呼一聲,也不管水潭深淺冷熱,一頭就扎了進去。

「啊!潭水還真他媽的有點冷!」忽然露出濕漉漉的頭,屠澤爽朗的哈哈大笑,「都進來好好洗個澡吧!在山中這麼久,第一次看到這麼乾淨的水潭,千萬不能錯過了。」

喜歡乾淨素潔是女人的天性,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卓茜,這時候也按捺不住了,嬌笑著,動作優美地撲入水潭。

其餘六人,都是哈哈嬉笑著,一個接著一個沖入水潭,先是洗刷了一下身子,然後就紛紛潛入潭底。

秦烈看了一會兒,見他們已經著手尋找星辰精鐵,也開始在潭邊石縫和水草處遊走。

冰莖草只有小半截手臂長短,往往還有一半夾在石縫,露出水面的部分很少,又常常會混雜在雜草和水藻當中,一般很難發現。

如果秦烈沒有得到他爺爺的地圖,知道這一塊有冰莖草,他就算是在附近活動,不細緻的去挖掘,也很難發現冰莖草的存在。

當然,肯定了這邊有冰莖草,那結果自然就完全不一樣了。

圍繞著潭邊,秦烈不急不緩,保持著從容心態,細心的尋覓著……

不多時,一株不起眼的小草,忽然映入他眼底,秦烈臉色一喜,立即湊上前,小心翼翼地將那一株冰莖草,從一片雜草水藻中扯了上來。

冰莖草整個被拔出,也不過半米長,根莖只有兩指粗細。

冰莖草的草葉呈青褐色,入手微寒,在那根莖草葉上布滿細密的紋線,猛一看就像是遍布人體的經絡,蘊含著某種神秘。

「凡級五品……」

秦烈喃喃低語,將這一株冰莖草紮緊後,收入了腰間皮袋,繼續遊盪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