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七章幽寂嶺

第七章幽寂嶺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3400

凌家鎮的葯山,僅僅只是極寒山脈一條山脈的分支,處在山脈最邊沿之地。

真正的極寒山脈非常遼闊,蜿蜒千里,極寒山脈許多邊沿區域並不寒冷,有一些特殊山谷甚至四季如春,非常適合靈草靈藥種植。

然而,越往極寒山脈深處,就會越陰寒森冷。

之所以如此,是由於山脈深處有幾座高聳入雲的雪峰和冰川,那些雪峰冰川終年不化,永恆釋放著酷厲冰冷的寒氣,寒氣蔓延開來,就讓周邊山脈也跟著冰寒陰冷。

極深處的雪峰和冰川,是天地禁區之一,傳言盛產許多稀罕靈草寒晶,都是絕世奇珍,是武者夢寐以求的修鍊材料。

自古有稀罕靈草生長的地方,往往都有凶物坐鎮,雪峰、冰峰上也是這樣,盤踞了不少高等階的兇猛靈獸,連強悍的武者都甚少涉足,他們往來極寒山脈的時候,都會主動選擇避讓,不去挑釁上面那些強大的靈獸。

極寒山脈的邊沿和外圍區域,也生長了不少的靈草,有靈獸活動,只是等階都不是很高,分布的也非常零散,想要找尋靈草和獵殺靈獸,需要耗費不少的精力,還要看各自的運氣。

那些區域,才是武者經常活動的地方,星雲閣的武者,還有附近許多依附星雲閣諸如凌家的小勢力,幾乎年年都會在遠離雪峰冰川的區域活動。

大雨過後,山路泥濘濕滑,空氣異常清新。

離開藥山的秦烈,沿著方向往山脈深處前行,褲腳上沾滿了泥漿,小臉卻有些興奮。

這些年來,他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修鍊天雷殛上,從來沒有打破過自己的規律,封閉的厲害。

畢竟只是個十五歲的少年,長年累月的枯燥修鍊後,一朝能夠飛躍林間,禁不住通體愉悅,就連身上的疲憊彷彿都一掃而空了。

「幽寂嶺,應該快要到了,一階的幽影電雕,希望不會令我失望……」

打量著沿途山路,回憶著腦海中記下的地圖,眼見離幽影電雕活動的幽寂嶺越來越接近,秦烈漸漸收斂心中興奮,注意力集中,開始小心謹慎起來。

幽影電雕只是一階靈獸,相當於煉體境的武者實力高度,根據幽影電雕的大小和獸體強大程度,可能實力有一定的差異,但最強大的幽影電雕,也達不到開元境武者的力量級別。

在秦烈來看,殺手鐧為閃電之力的幽影電雕,就算再強大也無法對他造成威脅。

苦修天雷殛多年,敢導引九天雷霆之力入體的身軀,豈會害怕一階靈獸釋放的雷電之力?

他的謹慎,是因為害怕碰到其它種類的靈獸。

半個時辰後,一座古樹茵茵的山嶺緩緩顯現,那些樹木都有十來米高,枝葉茂密,將天際光亮都給遮掩了,導致山嶺有些深幽。

這便是幽寂嶺了。

「咻咻咻!」

飛禽在林間掠動的嘯音,從山嶺深處傳來,間或伴隨著幾聲青年地驚叫和咒罵。

秦烈眉頭一挑,立即意識到幽寂嶺深處有武者和幽影電雕纏鬥,不及多想,他速度陡然極快,直朝著嶺上高坡衝去。

十來顆高大的古木下,一行七名青年武者,背靠著背,手持刀劍彎弓銀錘等兵器,身上衣衫破碎,手臂、胸口處血跡斑斑,正昂著頭揮舞著兵刃,和天上盤旋的幽影電雕做著殊死搏鬥。

七名武者有男有女,都是煉體境界,年紀都不大,衣衫精美華貴,手上兵刃也是靈力激蕩,顯然都是有品階的靈器,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

為首一名青年虎背熊腰,手持赤紅長刀,黑色長髮亂飛,長刀揮舞間赤色光弧炫目,氣勢不凡。

三十多隻幽影電雕,都兩米多長,灰褐色的雕毛,嘴如倒鉤,尾短呈楔形,利爪如錨,額頭有一個青色棱形晶體,電光熠熠,不斷釋放出青幽閃電。

幽影電雕盤旋在空中,靈動迅疾,先以額頭獸核的閃電來襲擊下方武者,一旦那些武者被電擊酸麻,那些幽影電雕便會立即撲上,以鉤子般的嘴,鐵錨般的利爪撕成獵物的血肉,抓的那些人慘叫連連,皮肉分離。

七名武者身旁,已經有五隻幽影電雕被利器刺穿落地,雕毛和血跡散落了一地,七人身上也都被抓的傷痕纍纍,看樣子這場戰鬥持續有一陣子了。

七人團結一致,只要其中一人被電擊,另外六人立即全力保護,拼著自己被抓傷也要維護同伴。

也是如此,幽影電雕並不能一鼓作氣地在短時間襲殺一人,使得這場戰鬥恐怕還要持續下去。

「呸!」屠澤吐掉嘴角雕毛,揮舞著長刀,帶起道道光虹,罵罵咧咧道:「真***倒霉,碰到了這些群居的扁毛畜生,大家都靠緊一點,千萬別散開了,誰如果敢不先救同伴,老子一會兒先活剝了他!」

「屠大哥放心!」

「肯定先救同伴!」

一眾青年咬牙喝道,一個個氣息沉穩,看樣子都經過戰鬥的磨礪,絕不是初出茅廬的雛兒。

一顆古樹後,秦烈眯著眼睛,打量著七名青年和幽影電雕的激烈廝殺,觀察了一會兒他就知道,那七名青年處境並不妙。

幽影電雕這種群居的靈獸睚眥必報,一旦有同類被擊殺,必然會不死不休的糾纏到底!

有那五隻雕屍存在,這場戰鬥不可能善了,要麼七人都被撕裂粉碎,要麼三十多隻幽影電雕全部死絕!

那些幽影電雕和七名青年,勢均力敵,這樣纏鬥下去很可能兩敗俱傷,最終只能活一兩個人,或活幾隻雕。

「嗚嗚!」

雄壯凄厲的雕鳴,忽然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