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章鎮魂珠

第五章鎮魂珠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4388

「呼!」

凌語詩重重呼了一口氣,疲倦地把秦烈放在床上,秋水般的明眸疑雲叢生。

這裡是秦烈常年待著的石屋,共三間房,其中一間空蕩的原來屬於秦山,另外一間是梳洗室。

在凌家鎮,此類石屋非常普通,大多數凌家鎮的武者都居住在類似的房子。

這間秦烈的石室,只有一張石桌兩張石凳,外加一張木床,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傢具。

「姐,剛剛那杜恆怎麼回事?聽說那混蛋最近常常往冰岩城跑,他是不是被酒色掏空身子了,怎會連這傻子都背不動?」凌萱萱疑惑問道。

凌語詩放下秦烈後,先仔細檢查了一下,眼見秦烈胸口綠色掌印漸漸消逝,又將玉指搭在他鼻息停留一會兒,發現他呼吸均勻有力,凌語詩才放下心來,說道:「他應該沒什麼大礙,胸口的傷勢過兩日應該就好了,我們先回去吧。」

凌萱萱一秒都不想呆在這裡,聞言馬上起身,凌語詩旋即跟上,就在離開石室前,她又回頭深深看了一下眼睛緊閉的秦烈。

……

許久後,秦烈忽然從床上坐起來,將房門全部關緊後,他重新回到床上。

昏暗的房間內,秦烈眼睛熠熠生輝,仔細去看,彷彿有一道道電流在他瞳仁中掠過,顯得極為詭異奇特。

「嗤嗤!」

雷電疾動的聲音,漸漸從他體魄內傳來,這一刻,他身上竟流露出一股駭然的氣勢。

就在氣勢積蓄到巔峰的時候,他眉心間一點幽光綻現,一顆蠶豆大小的漆黑珠子從他眉心浮露出來。

漆黑如墨的珠子幽亮幽亮的,猛然一看,就像是他眉心中多出了一隻眼睛。

集中精神意志,秦烈心中暴喝一聲,神情猙獰地去衝擊珠子內的封印。

「轟!」

精神意識湧入封印,如重重撞擊在無形壁障上,他腦袋突然刺痛無比,精神力陡然一松。

辛苦積蓄的氣勢,隨之蕩然無存,他疲憊的依在牆角,嘆道:「還是不行。」

兩年前被秦山喚醒後,他也試過衝擊鎮魂珠的記憶封印,結果和今天一樣失敗了。

隔了兩年,他自覺實力大大增進,本以為有希望衝破封印,可惜事與願違,再一次敗北。

在五年的「天雷殛」修鍊中,他早已磨礪出堅韌頑強的意志,倒是並沒有太過沮喪,很快就冷靜下來,仔細去想今天的事。

「到底是誰要對我下手?爺爺的敵人?」

由於十年記憶被封印,加上秦山也從來不和他多言身份來歷,他沒有辦法獲得答案。

「不管是誰,看來在最近一段時間,是不能繼續保持無法無念的修鍊狀態了,否則等那人再次動手,很可能就是必殺一擊了。」

……

「秦烈沒事吧?」凌家廳堂中,凌家家主詢問兩個女兒,凌承志也在一旁。

「今天那白衣人沒有下殺手,注入秦烈胸口的靈力消散的差不多了,過兩天應該就能恢復了。」凌語詩回答,然後問道:「爹爹,有沒有和那白衣人交手,能看出對方的身份來歷嗎?」

凌承業搖了搖頭,「沒追上,對方的境界應該不遜色我,我也覺得奇怪,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對秦烈動手。」

「爹爹,我今天背秦烈回來的時候,發現……他很重很重。」凌語詩終於將心中疑惑道出。

「很重?比常人重很多?」凌承業神情一動,明顯重視了起來。

「比常人重五倍都不止!」凌語詩嬌喝一聲。

「他身上肯定有什麼沉重的東西。」凌萱萱撇嘴道。

「他身上可能真有什麼沉重的東西,只是男女有別,我不好在他身上仔細檢查。當然,也有另外一個可能……不過說起來太匪夷所思了,我自己都不太敢相信呢。」凌語詩明眸疑惑地搖了搖頭。

凌承業、凌承志兩兄弟對視一眼,都瞧出了對方眼中的驚異,兩人的思緒都集中在凌語詩所言的第二個可能性上,一時沒有答話。

「爹爹,我死也不會嫁給那個傻子!你真要堅持,我早晚都會離家出走,永遠不回凌家了!」就在此時,凌萱萱壓抑的怒火終於爆發,兩手握拳,小母老虎一樣瞪著凌承業。

擺擺手,凌承業說道:「我自然不會讓你真嫁給秦烈,只是秦山對我凌家有恩,我又答應了他,要照顧秦烈到十七歲。嗯,你和秦烈只是訂個婚,走個形式而已,過兩年我就將你們的婚約就解除,你和他不會有什麼瓜葛。」

「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嘛,爹爹怎麼會狠心到去犧牲小妹的終身幸福。」凌語詩笑著鬆了一口氣,「你這丫頭這下子放心了吧?」

「訂婚說出去也不好聽!」凌萱萱板著小臉,哼哼道:「一訂婚就要忍受人家的流言蜚語,還要忍受整整兩年,我可受不了,我會無法集中精神力修鍊!要是兩年的時間,我的境界一隻停滯不前,你們可別怪我不爭氣!」

話罷,凌萱萱氣鼓鼓的,又任性地飛奔離開了。

這句話一出,凌承業、凌承志兄弟神情同時一變,真正被擊到痛處了。

兩兄弟在凌萱萱身上寄託了太多的希望,都期待依靠凌萱萱的超強修鍊天賦,幫助凌家翻身,完成他們內心的理想。

這一切,都建立在凌萱萱的不斷突破中,如果二十歲之前凌萱萱還無法邁入開元境,那麼他們所有的努力都將白費。

兩兄弟愁眉苦臉,唉聲嘆息,滿是無奈苦澀。

凌語詩將一切看在眼底,她暗暗掙扎著,芳心湧出陣陣的痛楚。

許久許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