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三章試探(求推薦票~~)

第三章試探(求推薦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3-07-13 07:50  字數:3970

「哎,小妹,你也真是的,我都叮囑過你了,飯後再和父親談論你和秦烈訂婚的事情,你偏不聽,二嬸一家還在飯桌上呢,有些話父親怎麼方便說呢?」

凌家鎮與葯山之間的山路上,翠綠長裙的凌語詩蹙著眉頭,清麗脫俗的臉上滿是責怪之意,柔聲教訓起身旁的少女。

火紅皮甲的凌萱萱如被點燃了火藥桶,發泄式地將身前碎石踢的四處飛射,修直玉腿擺動間,帶起獵獵勁風,哼哼道:「要不是杜飛那混蛋撩撥我,我怎會突然發作?二嬸?那賤女人才不是我們的嬸嬸!」

「小聲點,這話可別亂說!」凌語詩連忙呵斥。

「亂說?你們當我不知道么?」凌萱萱眯著眼,一臉的恨意,冷聲道:「那賤女人嫁給二叔,來到我們凌家鎮僅僅七個月,就生下了杜恆。過了兩年,她回了一趟星雲閣,沒多久,又生下杜飛那混賬,那兩個姓杜的,分明就是她那星雲閣的表哥杜海天的壞種!」

「你都聽誰說的?」凌語詩緊張起來。

「族內武者們私下談論時被我聽到的,你和爹爹、三叔一直瞞著我,是怕我忍不住氣,會惹來麻煩是吧?」凌萱萱眼眶忽然紅了,淚水禁不住泛出,她狠狠擦拭了一下,咬牙切齒道:「二叔絕不是什麼走火入魔暴體而亡!他就是被那賤女人一家給活活氣死的!二叔小時候最疼我了,我早晚要給二叔報仇!」

「哎,原來連家族的武者們,都已經知道此事了,看來凌家早晚會有大變。」凌語詩也是表情黯然,幽幽嘆了一口氣,拍了拍凌萱萱的肩膀,語重心長道:「杜海天在星雲閣地位不低,他本人境界也很高,據說快要突破到開元境後期了。暫時,我們凌家還惹不起他……」

「我知道你和爹爹都在忍耐,我也會忍下去的,等我們突破到開元境,也都進入星雲閣以後,再和他們算總帳!」凌萱萱重重道。

「你能這麼想就好,只要我們姐妹努力,將來在星雲閣有了一席之地,二叔的仇,一定能夠血債血償!」凌語詩點了點頭,繼續往葯山方向行去,心裡卻有些苦澀。

雖然她和凌萱萱都在煉體七重天境界,可她……今年已經十七歲了,要想獲得星雲閣的青睞,她就必須要在二十歲前邁入開元境。

三年時間,從煉體七重天,直接晉級到開元境,談何容易?

凌語詩眼中溢滿苦澀,心裡也是輕輕嘆息,強顏歡笑的說:「爹爹和三叔都在葯山,今天飯堂講話不便,姐姐就陪你找爹爹問問清楚,看看你和秦烈的婚事究竟怎麼一回事。」

「我反正絕對不可能和那傻子訂婚!」一提起秦烈,凌萱萱小臉又冷了下來,「也不知道爹爹到底怎麼想的?那傢伙連話也不會講,魂兒都沒有,我連和他單獨相處一刻都厭煩,根本就不可能受的了他!」

「知道知道,姐姐自然也不願意看到你和他一起,放心吧,姐姐肯定站在你這邊。」凌語詩輕輕一笑,柔聲寬慰。

兩姐妹如兩隻山野美狐,一邊輕聲細語交談著,一邊往葯山的方向行去。

走了一會兒,就在她們快要上山的時候,突地,兩姐妹的腳步停了下來,一起看向從葯山山洞內走出的秦烈。

天色漸漸暗下,和往常一樣,秦烈離開山洞。

相隔了一截距離,他迎面朝著兩姐妹而來,依舊錶情空洞木然,目光永遠散亂沒有焦距,像是壓根沒有看到兩姐妹過來。

「五年如一日,天天往葯山礦洞跑,這傻子屬耗子的嗎?」

平常凌萱萱看到他都是視若無睹,當他是空氣,也談不上反感,然而今天,一見秦烈她就感覺心中騰騰冒火,語氣自然不可能友善。

「你生他什麼氣啊?他什麼都不知道呀,哎,他其實也挺可憐的,現在連爺爺都去世了,就剩一個人渾渾噩噩的過日子。我們凌家,也只是管他早晚兩頓飯,對他別的事情也是不理不問……」

遠遠看向秦烈,凌語詩輕輕搖頭,同情地說道。

「我,我也知道和他沒關係,只是,只是看著他就忍不住生氣……」凌萱萱語塞,年僅十五歲的少女,也不是真的就惡毒心狠,不過是無法接受事實罷了。

就在此時,一道白色身影,陡然從側面林間掠出!

帶著蒼白惡鬼面具的凌家家主,雖然看到兩個女兒也在,但是因為在礦洞內的發現太過驚人,還是決定一探秦烈深淺。

「啊!」

在凌語詩、凌萱萱的驚呼聲中,凌承業如化身惡鬼,狠狠撲向繼續木然行路的秦烈。

眼見白衣身影衝來,秦烈依舊錶情茫然,就連那凌承業的大手遙遙探出,朝著他胸口按來,他還是保持著機械走路的步調。

身子沒有停下,臉上表情沒有異常變化,更沒有出手抵擋和反擊。

「嘭!」

凌承業一掌按在秦烈胸口,秦烈身影猛然暴退數步,旋即穩穩站定,他愣愣看了看擋在路中的凌承業,眼神迷惘不解,像是好奇為什麼這人要對他出手。

這一絲的好奇,也只是保持了一霎,然後他又重新邁步,彷彿已經將凌承業先前的攻擊遺忘,繼續跨步前行。

「什麼人膽敢在我們凌家的地盤撒野?」

「戴面具的鼠輩,你逃不掉的!」

兩姐妹忽然一躍而起,俏臉生寒,齊齊朝著凌承業衝來,兩股不弱的靈力動蕩,令山風都突然呼嘯起來。

山路中,凌承業背對兩個不明所以的女兒,眼神奇怪的看向秦烈……

十五歲的秦烈,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