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最後的反擊!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最後的反擊!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2-30 05:24  字數:2463

秦烈感覺到,自己的記憶,靈魂,被索姆爾糾纏的異常零碎。網

恍恍惚惚間,他彷彿覺得自己成為了幼小的索姆爾,在陰森冷寂的陰影暗界痛泣著,為他父親的死亡無助哀嚎。

那時,所有的陰影生命,都對他虎視眈眈,試圖蠶食他的靈魂。

他不斷地躲避著陰影生命,在陰影暗界四處流竄,通過擊殺弱小的陰影生命而逐漸積累靈魂力量,一點點的強大著。

他對世間所有的生命都充滿了仇恨。

這種仇恨,支撐著他,讓他變得越來越強。

他慢慢迷失,屬於他的靈魂記憶,意識,人生的感悟,逐漸的模糊。

屬於索姆爾的經歷和感悟,反而愈發清晰。

這讓他知道,索姆爾對他的影響,越來越深。

「不行!繼續下去,我將徹底失去自我!」

他集中了殘餘的意識,發出了悲愴的靈魂呼喊,想要捕捉所有或許還存在的希望!

魂界。

失去了魂閣的無盡魂海,平靜無波,似乎永遠也不會掀起波瀾。

然而,當他將殘存的靈魂意識聚集,發出最後的呼喊以後,那無盡魂海突生變故!

「哧啦!」

一個巨大的空間縫隙,就在無盡魂海內部洞開,無盡魂海的海水,順著那洞口,急劇流失!

突然間,處在他腦海的魂壇,又滋生出了新的詭變。

深幽漆黑的海水,陡然顯現於魂壇內部,化為一條條細密的溪河,大量地充斥了魂壇。

魂壇內,如今密密麻麻的,交織著屬於他和索姆爾的記憶,感悟,意識,人生的經歷。網

索姆爾存活的時間。一生的經歷,對不同宇宙力量的認識,原本凌駕於他之上。

這導致索姆爾稀釋了他的那一部分靈魂意識。

索姆爾本已經完全佔據了主動。

可是,當來自於魂界的無盡魂海的海水。突然流入魂壇以後,他頓時恢復了一絲清明。

他敏銳的感覺到,每一條無盡魂海衍變的溪河內,都烙印著眾多魂族族人的記憶,生命的感悟。還有對力量的認識。

其中還夾雜著那些魂族至強者,所奴役的魂奴的記憶和血脈印記。

突然湧現的無盡魂海的海水,短時間內,就充滿了他的魂壇。

那些魂族族人的記憶和人生感悟,包括他們魂奴的血脈印記,似乎都有著他的靈魂痕迹。

他掌控了魂族千萬年,身為魂界之主,他和無盡魂海間的聯繫,要緊密深刻的多。

所有無盡魂海海水蘊藏著的異力,記憶和生命感知。都呼應著他,似乎在幫助他的覺醒。

眾多的魂族族人,此刻,都彷彿成為了他的助力。

無盡魂海內的海水,以勢不可擋的架勢,又去稀釋索姆爾的人生感悟和力量認識,讓索姆爾的意識,變得斷斷續續,似乎始終無法整合為一。

他感覺到了索姆爾的恐懼。

「無盡魂海!原來你早已融合了無盡魂海!」

從無數的光紋和絲線中,他彷彿聽到了索姆爾的咆哮。感受到了索姆爾的暴怒。

「那我,就不想著能融入你所有的記憶知識了,我要先毀去你,然後再成為你!」索姆爾歇斯底里的尖嘯著。

他最初的打算。是在奪舍秦烈的時候,將秦烈感悟的力量法則,人生的認識,生命的意識,全部的煉化。

他不但要奪舍秦烈,還想要獲取秦烈的一切。踩著秦烈而獲得這具軀體的所有權。

可是,當魂界的無盡魂海,從魂界飛出,突然淹沒這層魂壇時,他就霍然明白,他想要煉化秦烈的一切,並沒有那麼容易。

「咻咻咻!」

屬於索姆爾的靈魂光紋,驟然發出奇詭異變,種種來自於不同宇宙的法則力量,轟然爆發。

「喀喀喀!」

秦烈的魂壇,發出刺耳異響。

他感覺到,他千萬年整合的記憶,意識,對力量的種種感悟,彷彿被擊潰了。

這種感覺,讓他意識到,他可能會逐漸的消失。

「炎日煉獄!本源深海!」

恢復了一絲理智的他,憑藉著體內完美之血的玄妙,又一次發出血脈的呼喊。

無盡魂海的飛來,讓他明白,和他血脈有著呼應的本源深海,也能被他所用!

炎日煉獄。

赤紅色天空下的本源深海,陡然釋放出深紫色的虹光,本源深海掀起了滔天巨浪。

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就在本源深海底部綻開!

蘊藏著豐沛深淵魔氣的紫色海水,瘋狂地注入那裂開的空間縫隙,從炎日煉獄離開。

「嗤嗤!」

細密的紫色電光,陡然在他魂壇周邊濺射而出。

一滴滴猶如紫水晶的碎小晶體,像是漫天的紫色繁星,開始在他魂壇內部突生出來。

那些紫色晶體,恐怕有億萬之多,內部都彷彿存在著深淵種族的惡魔魂力!

每一個深淵層面,都有著一個本源深海,所有新生的惡魔,都是從深淵通道內濺射出的惡魔印記,與本源深海內的奇異能量糅合,才誕生出一個新的惡魔。

本源深海,既是靈魂的種子,也是孕育惡魔必須的沃土,擁有著深淵種族最本源的魂力!

「呼呼呼!」

魂壇內,八條來自於卡斯托爾的冥河,如紫色電龍般狂舞起來。

那八條冥河,與那些紫色的晶體,隱隱呼應著,似乎在牽引著更多的能量!

也在此刻,以奧斯頓為首的七君主,都感覺到他們所締造的煉獄之中,與他們呼應著的本源深海,都洶湧沸騰著。

他們敏銳的感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