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星河之心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星河之心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2-20 19:32  字數:2676

擎天城人影如織。

一扇扇域界之門,不斷有異族的巔峰強者進入,每一個都是星河有頭有臉的巨擎。

寬闊的大殿內,已聚集著羽族、骨族、多臂族和星月族各族族長,陸續的,還有更多異族的首腦到來。

「神族的五大族長齊至!」殿外,秦業一聲高呼。

隨後,在陳霖的帶領下,暗昊,寒澈,烈焰昭,曠絕和禹曦,便被帶入大殿。

「神族五大族長!」

很多殿內那些次一級的各族族長,眼看神族五大族長緩緩進入,都神色肅穆。

「恭迎靈族族長深藍,阿薩德!」

「魂族大長老維克到了!」

隨著秦業的吆喝,深藍和阿薩德,還有魂族的維克,也慢慢現身於大殿。

「靈族和魂族!」

「啊,魂族也有族人到來?」

「奇怪,不是聽說魂族和靈族曾侵入靈域嗎?魂族和靈族,應該和靈域眾生不和才對啊?」

「他們竟然也也來?」

各族的族長,看著阿薩德和維克進入大殿,都在竊竊私語。

據他們所知,之前的一百多年,秦烈和魂族、靈族始終在暗中爭鬥著。

天啟更是被靈域視為心腹大敵!

然而,當擎天城以秦烈的名義召集各族族長的時候,靈族和魂族的掌權者,竟非常賞臉的出席。

這讓很多異族族人感到費解。

「轟!」

一股驚天動地威勢,忽地降臨擎天城。讓城內所有的強者氣血泛起劇烈波瀾。

「是大惡魔的氣息!」

「也只有那些深淵大惡魔恐怖的血肉氣息。能夠讓我們的血脈受到如此強烈的震動。」

「竟然,竟然還有大惡魔!」

各族族人議論紛紛。

「我乃煉獄的九幽君主!」

「我是鬼祭君主!」

「我是……」

煉獄的七君主,倏一降臨擎天城,立即將自己的名號報出。

在各族強者驚駭之際,煉獄七君主巨大的惡魔之身紛紛縮小,很快就化為了七個優雅的高階惡魔。

七個只比常人高一頭的惡魔君主,以變幻以後的模樣。相繼走入大殿。

「還是煉獄的七君主!」

「煉獄七君主,竟同時離開了煉獄,簡直是想都不敢想!」

「能讓懶散傲慢的惡魔君主,一起從他們締造的煉獄出來,秦烈的面子……太大了。」

當奧斯頓等七君主,真正在大殿現身以後,所有受邀而來的各族族長,都被驚動了。

包括靈族的阿薩德,魂族的維克。還有神族五大家族的族長。

千萬年來,煉獄的惡魔君主都是長居煉獄,甚少離開他們締造的煉獄層面。

即使離開了,他們也往往是分化出靈魂分身,或者一具血肉分身,幾乎不會真身降臨。

可這次。在擎天城的邀請之下。煉獄的七大惡魔君主,不但是真身而來,還是同時到來!

在漫長的歷史中,七大惡魔君主齊齊出動,這還是首例!

深淵惡魔,魂族,靈族,神族,四大超階血脈種族,因擎天城的邀請。同時現身於此,這似乎奠定了靈域乃星河中央的事實!

從這一刻起,靈域就已名垂千古!

「你們來啦?」

天啟的聲音,幽幽想起,他彷彿突然就現身了,笑看著阿薩德和深藍。

一看到天啟,阿薩德明顯愣了一下,似乎沒有想到會在擎天城看到他。

「你怎麼?」阿薩德欲言又止。

天啟笑了笑,「今時不同往日,陰影生命既然大舉入侵了,我們和靈域便不再是敵人,而是並肩作戰的盟友。」

「不錯。」秦山接話,「大賢者知道我們遭遇了大危難,值此特殊之際,我們理當屏棄前嫌,合力抗衡陰影生命。」

聽秦山這麼一說,阿薩德才放下心裡,然後說道:「法瑞德大人回來了。」

天啟輕輕點頭,道:「我知道,法瑞德那邊……不用過於擔心,自然會有人應付他。」

他沖著深藍微微一笑,「小丫頭,你成長的速度很快,你的很多決策,也甚合吾意。」

深藍微笑著謙虛行禮。

天啟擺擺手,看向眾人,說道:「我在星河的各處,都發現了陰影生命大舉入侵的極限。很多顯現的空間黑洞內,都逸出了陰影暗界。陰影生命這一次的入侵,乃是傾囊盡出,比上一次要猛烈的多。好在,這次大家能聚集在一起,共同商議抗衡陰影生命的辦法,而不是各自為戰。」

「陰影生命並不可怕,只要能找到抵禦燼滅之光的辦法,我們完全可以和陰影生命正面一戰。」

「首要的,就是看看有什麼辦法,能讓我們不懼燼滅之光。」

「天啟大賢者,據我所知,你進入過陰影暗界,並全身而退,你應該不怕燼滅之光吧?」星月族的曼農說道。

「我不怕,是因為我精通空間力量,我能遊走於一個個時空中,從容躲避燼滅之光。」天啟皺眉,「但你們無法和我一樣。所以,還是需要另闢他法。」

「地心源母呢?」曼農道。

「想要融合地心源母,需要大機緣,不是那麼容易的。」天啟搖頭。

「秦浩,你不是?」多臂族的圖坦詢問。

秦浩臉色凝重,說道:「我的方法不適用其他人。」

「那……」圖坦愕然。

大殿內,已聚集了整個星河的巔峰強者,每一個都是跺跺腳,都能讓星河震動的存在。

可如此多的強者齊聚,在談到燼滅之光時,一個個也都是愁眉不展。

「我們有辦法抵禦燼滅之光。」

就在此時,孤身一人而來的維克,淡淡地說道。

此言一出,所有強者的目光,都下意識地匯聚到維克身上。

「魂族……」有人暗自嘀咕。

「維克,你們魂族新任的族長索姆爾,為何沒有來?」阿薩德詫異道。

「抱歉,索姆爾已經不是我們魂族的族長,他……乃是陰影生命聖神的一個分魂。」維克臉色有些陰暗,「我們魂族的族長,永遠都是大帝。如今,大帝……」

「咳咳!」天啟猛地咳嗽起來。

他以奇異的目光盯著維克。

維克和他對視了一下,幡然醒悟,說道:「即使大帝不知所蹤,大帝依然是我們魂族的族長,除非真正證明大帝死亡了。」

「還是說說該如何抵禦燼滅之光吧。」天啟提醒。

維克點頭,說道:「我們和陰影生命的鬥爭,已持續了數百萬年,我們比任何人都了解陰影生命。當然,我們魂族因為比較特殊,只要以本魂形態和陰影生命戰鬥,就不懼燼滅之光。不過,當我們試圖以魂獸的血肉之身,與陰影生命戰鬥時,我們就需要藉助於別的方法。」

「什麼方法?」阿薩德問道。

……未完待續。